清晨,刚上完夜班的罗阳十分困乏,正要躺在床上睡觉,下午还要和江雪约会,心里美滋滋的罗阳一定会有一个美梦吧?可事与愿违,刚刚进入梦乡的罗阳一阵喧闹的打牌声给吵醒了。

罗阳一看,五个同事正在他所在的寝室里炸金花,场面十分热闹,他无奈道:“你们搞什么啊?没看到我在睡觉吗?到别处打牌去吧!”

一别组的同事说道:“我们寝室空调坏了吗?其他寝室没人在,都锁着呢?只有上你这来玩啦!”

罗阳看到和自己一起熬了一夜的同事大雷也正玩的兴起,便问道:“大雷!熬了一夜,你不困吗?还在这玩?”

大雷无奈地说道:“有他们在哪睡的着,干脆玩两把!反正大休了,下午再睡也一样!”

罗阳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得将耳朵藏在被子里,接着睡。可单薄的被子怎能掩盖得了热闹的叫牌声、起哄声呢!

一个同事向大雷叫嚣着:“我跟你100,开你的牌!我是同花顺,哈哈!看你还不死!”

被窝里的罗阳嘴角微微一笑,自己小声嘟囔着:“哼!我看是你死啦!大雷抓了三张3,呵呵!”

大雷摊开手中的牌道:“哈哈!我是炸弹,三个三,上钱!上钱!”

“还真是三个三”罗阳一把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同事们被罗阳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纷纷指责于他。

“你干嘛啊!我们还以为诈尸了呢?”

“就是!你要么躺好、要么起来一起玩!别一惊一乍的!”

大雷也说道:“罗阳!反正也睡不着啦!起来一起玩吧!”

罗阳敷衍地笑了笑说道:“呵呵!我先看一会!看一会!”

看了两圈,罗阳激动的喊道:“来!来!算我一个!”

“就知道,你小子坐不住!快下注吧!”

开玩笑,罗阳哪还坐得住啊!两圈下来,每个人手里的底牌他都看的清清楚楚!他可以透过牌面看到背后的点数,就连大雷长裤下的红红大裤衩,也能看的到!这感觉真是太美妙啦!待会赢了钱,去女生寝室逛两圈去!

几圈下来,罗阳大杀四方,众人纷纷感叹罗阳走了狗屎运,可谁能想到一个相处时日不短的普通同事,竟然意外开启现实版的外挂!有这样的外挂,是只猪也能赢啦!

这把,罗阳早早地弃牌了,一旁的大雷一把掀开他的弃牌惊讶道:“什么?你三个二也跑!”

“啊!什么?三个二!哎呀!看错了!我以为是一对小二呢!真倒霉!”就在罗阳痛苦地挠着头时,他对面的一同事说道:“倒霉!我看你小子一定是连踩了一百多脚狗屎!我是3张K,竟然没人跟注!天呢?还有没有天理了!三张二都不跟!”

好运到爆的罗阳,成为了大家排挤的对象,这样下去,等于直接送钱给他啊!

“罗阳!干脆你睡觉去吧!我们保证不出声了!”

“就是!我们绝不打扰你,请你老人家休息去吧!”

已经赢了不少的罗阳心情大好:“你们真是的!以前我输给你们的还少吗?不过今天我心情好!放你们一马,有钱啦!陪女朋友逛街去!哈哈哈!”

罗阳肆意的笑容传入众人的耳中甚感刺耳,他们的嘴里同时蹦出了两个字——得瑟!

罗阳已经回去了,可他的摩托车还在单位,他今天要走着回家!原来回家的路上风景如此美妙,他要慢慢欣赏!

商业街上环肥燕瘦,大西瓜、小竹笋,各种青春靓丽的身体,让罗阳应接不暇,不过偶尔也会吃到苍蝇!

一身材臃肿的女子被罗阳不经意间收入眼中:“啊!天呢!我的眼睛,你杀了我吧!”这女子魔鬼的面孔再加上魔鬼的身材,可不就是魔鬼吗?咦!她在向罗阳走来,不会是发现罗阳的异常了吧!

“哎!罗阳!你好啊!”魔鬼女子向罗阳打起了招呼,原来是认识的啊!

罗阳小心翼翼地将视线集中且仅集中在女子的脸上说:“哦!你好啊!张珍!”

原来这个魔鬼般的女子是和江雪一个站点的同事,罗阳他们所在的高速路段共有4个站点,而眼前的女子便是四个收费站四大“站花”之首。不仅相貌“出众”,胃口也出众,曾扬言非高富帅不嫁!

简单的寒暄过后,两人分别,再不分别,罗阳就快崩溃了!

罗阳没有直接回家,反而逛起了商店,他要赶紧欣赏下美好的事物,好驱散浓烈的反胃感!还别说,各商店内的小妹素质还真不错,特别是一些高端品牌,老板们都很有眼光啊!

罗阳不仅是眼睛产生了异能,就连他听力也大大增强,超越常人数倍,就在他胯间鼓胀,口水直流的时候,附近两位女店员的小声议论清晰地传入了他的耳中:

“小瑞,你看那家伙,张的不算帅,但也白白净净的,却一副色狼相,连口水都要流出来啦!”

“就是!老往咱们胸部上瞟!”

“嘻嘻!那还不是小瑞你胸部挺啊!连我这个女人都想多看两眼!别说是那些臭男人了!”

“丽姐,你胡说些什么啊?”

……

罗阳瞬间失去了欣赏的心情,这是怎么了呀?为什么他会这样的饥色!虽说以前的罗阳也有点小色,但他却一直谨守道德、法律的底线,最多是下载一些爱情动作片来解解馋!可今天的罗阳,却利用突发的异能来窥视女色!

重拾羞耻心的罗阳,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十分愧疚,情绪瞬间低落下来。就在他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却无意间发现,展台内一块玉佩中散发着微弱的紫烟。他来到展台前细细查看,原来并不是每块玉佩中都有紫烟,只有极少数几块中才有这奇怪的紫炎。罗阳搜索了一圈,发现一块如婴孩拳头大小雕刻着精美祥云图案的玉佩,这块祥云玉佩中紫烟最为浓郁。

罗阳试探性向面前的店员问道:“这玉佩中紫色像烟雾一样的东西是?”

这位女店员正是之前小声议论罗阳中那个小瑞,她没好气地回答道:“哪有什么紫色烟雾啊?”

这店员看不到,难道只有自己产生异变的眼睛才看的到?罗阳接着说道:“你把它拿出来!我看看!”

店员小瑞虽然有些讨厌这个色男,但身为导购员,却也不能故意刁难顾客,带着些许不情愿,将那块祥云玉佩拿了出来。罗阳清晰地看到,在女店员的手接触到那玉佩的时候,一缕如发丝般纤细的紫烟透过女店员白嫩的小手,向她的身体钻去,再由血管流经全身,当罗阳的目光跟随紫烟流窜的时候,他的目光再次来到在女店员高耸的胸口处。罗阳楞了那么一瞬间,连忙接过玉佩,仔细打量了起来!

虽然罗阳的目光只在饱满处停留了一瞬间,不过还是被小瑞发觉,她愈加觉得眼前的男子可恶了!

罗阳刚一接触到这祥云玉佩,里面的紫烟便沸腾了起来,全部蜂拥而出,挤进了罗阳的眉心处。随之眉心处传来阵阵清凉,直至全身,虽然十分微弱但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紫烟的作用下改善着!

舒服!这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不一会,涌入罗阳身体内的紫烟,消失不见,对其身体的改善也停止了!这紫烟的量实在太少啦!罗阳再次看向手中的玉佩,只见玉佩中的紫烟全都不见了!他摇了摇头,正要放下祥云玉佩的时候,玉佩中一丝极其微弱的紫烟闪现。

哈哈!原来这紫烟是可以再生的!我一定要买下这玉佩,搞清楚这玉佩中紫烟是什么东西!

激动的罗阳询问道:“这块玉多少钱?”

小瑞瞟了一眼,藐视道:“58万!”

罗阳被惊吓到了,缓了一会,才闭上了张的老大的嘴巴,他犹豫了一会,坚定道:“好!我要了!我先付两千元定金!三天之内,我一定来付清全款!”

这次轮到小瑞惊的长大了嘴巴!可这色男的衣着打扮可不像是能买起这么贵重玉佩的人啊!难道真是人不可貌相!

待罗阳走后,店员丽姐走了过来说道:“这色小子,真的要买着玉佩啊?”

“是吧!连定金都付了!”

“付了定金,也不代表真的要买!说不定这色小子是要冒充大尾巴狼,吃了你个大咪咪的小妞,这是男人惯用的招数!”

“你胡说些什么呀!”小瑞被同事丽姐调戏的,低下了羞红的脸,但她的眼神却还不时向罗阳远去的方向瞟去!

“哈哈!这不!已经起作用了,是不是已经开始在想那色小子啦?”

……

已经走远的罗阳却把两个店员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不起!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啦!”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