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染画一惊,吓的都同手同脚的就往后退去,没退两步已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男人冷哼一声,朝幕染画走过来。

因为太过惊讶幕染画用两条胳膊慢慢往后蹭,都没想到应该站起来用脚走。

男子高贵冷艳看着幕染画冷冷开口,“你是谁?!这茅厕是我专用的!你们平民的茅厕在隔壁”声音低沉悦耳,却觉得如呆在零下30度的冬天。

幕染画赶紧爬起来,一脸尴尬笑容,“呵呵,这位公子,不好意思,我这就走”

男子挑高她的下巴,“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幕染画听言,拍掉他的手指道:“这位公子,你种想认识姑娘的方式真的很土。老娘早就用过了,”茅厕你自己慢慢享用,我走了!说完,幕染画急忙的离开了那个茅厕!!

男子在后面叫她,“别着急走啊,我又不是坏人。”

幕染画听了,走的更快。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幕染画敷衍答道,“无名!”。

这时候,寒香寻自家王妃也刚好来到这里,幕染画这时候也看到了自家丫鬟,拉着寒香走出了怡红院。

翌日,花离夕和幕染画进了皇宫,见到了北冥国的王室等众人。

北冥的皇帝正好是不惑之年、强壮之年,黑色的深邃眼眸,俊美非凡的脸庞,举手投足在在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看了叫人难以抗拒那野性的魅力啊。

想来这和北冥国这么强大也有关系。他旁边的女子,北冥国的皇后长的也是那种很精明很有气势的那种。

另一边,还有锦(花似锦)王爷,看起来温和,实则狭隘,为人睚眦必报。

还有年龄最长的王爷花易冷,倒是一身凌厉的气势,看起来很是冷傲,他也是最骁勇的将军,在北冥国也颇有名气。(补充: 对了,离王还有一个外号叫长平王,意为有他在,整个北冥国就会长久太平的意思!因为有那么一个外号,所以我们的离王经常拽的像个250,哈哈)

“离儿,听说你昨晚没有染画入洞房?”北冥国的皇上打量了幕染画一番,眼底颇是不赞同,可母命难违啊!

(PS:这里注明下,前面不是说了,幕家在皇太后那里很受宠吗?蓝后离王唯一怕的就是皇上,而皇上又是个孝子,所以你们应该会明白哈)

花离夕倒是应得干脆,“是。”

随后又对幕染画道:“染画,见过父王。”

对于皇上眼底的眼神,幕染画自然是看的明白,只是既然要在北冥国混,她也懂得入乡随俗,便打算给这个皇上行个礼。

皇上花泽睿一脸严肃道,“染画,你竟然做了离王妃,就应该规规矩矩的,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应该做你应该知道。”

这时候

“皇上,不如让臣妾来和染画谈谈。”皇后又适时地开口。

花泽睿颔首,“离儿,冷儿,还有似锦你们几个也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了,不如陪父王去喝一杯如何?染画就跟母后去好好谈谈。”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