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间,只见幕染画从椅子上噌地一声站了起来,抓起地板上的凤冠的就往大门扔。

一边扔还大骂道:“花离夕,你给本姑娘听着,你今晚别想进门,睡我的床,你敢进本姑娘的门,睡本姑娘的床,本姑娘让你绝后!”“你别以为你是个离王就拽得跟250似的,本姑娘不怕你!也不稀罕你,就算北冥国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你!!

书房内,花离夕的眉头在听到幕染画这番泼妇的骂街之后,皱的可以放好几只苍蝇了!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在此时更是阴沉到了极点!

而身边一直站着研磨的恨玉也在听到他们家王妃这番如泼妇骂街的之后,流了一声雷汗!

“这是幕染画的声音吗?”花离夕带着几分怀疑的口气问道!

刚才那是幕染画的声音没错?!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他难以跟平时听到的弱智傻傻的的女人联系在一起!花离夕?呵呵,她敢直呼他的名字?胆子还真不小,他进她的门,睡她的床,她就让他绝后?有句话她说对了,他宁愿绝后也不愿意上他的床!!花离夕的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冷笑!

“回......回王爷,是王妃的声音!”恨玉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简直不可置信啊!

好意外啊,她加王妃一直以大家闺秀,文静,弱懦出名的啊,上次王爷说退婚,她还自杀了!可这次他竟然叫王爷不要上她的床!!这也……

花离夕的眼神依旧冰冷,想到幕染画,他的眼里便多了份厌恶!却也对幕染画刚刚那番话好奇起来!(你说男人是不是犯贱啊,你对他好,他看不见。你对他恨,对他坏,不理不睬,他就着急,妈蛋,让我想起了我那个极品前任啊)

花离夕放下手中的书,他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便看到幕染画把凤冠已经扔的五分四裂了,接着又把新房的被子啊、盖头帕扔出来!

“寒香(幕染画的陪嫁丫鬟),把这些被子全部让花离夕抱回去,本姑娘可不想和她洞房花烛,他今晚要是敢踏进我的房间,爬上我的床我就让他绝后!”幕染画站在门口,喊的脸和脖子都红了!

幕染画喊得爽快,却只见寒香一脸便秘的看着自家王妃,终于吞吞吐吐的“王......王妃,王爷他.....他以前说退婚的时候,就发誓就是成亲以后也不会碰你,就算碰 青楼 女子也不会碰你,那时候因为王爷要退婚,你还自杀了……!”

“卧槽......?”幕染画的额角落下了好几根黑线!不过想到花离夕以后都不会碰她,立马笑的好灿烂的跟一朵花似的,“哈哈……真是太好了!”说着又把自己扔了的被子,凤冠都捡起来放到自己房间!

而她说的这句话,惊了一堆人,惊到了了站在花离夕身边的恨玉,就连花离夕他自己都因为幕染画这句“真是太好了”而感到不可思议!

说实话,眼前的幕染画除了外表之外,真的让他很难将先前的那个幕染画联系在一起!完完全全不同的性格,黑眸透着几分探究看着新房里的幕染画!!这根本就不像幕染画!还是她......她想玩什么把戏?嘴角再一次冰冷地勾起,他的眼里透着一抹深意!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