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以为那个冷血的花少会对她心慈手软,但她也从没想过十多年的相处,10多年为他卖命效劳,最後换来的会是一道格杀令。深植人心的格杀命令,教南宫舞的黑眸泛起冰冷寒意。

无所谓!她早已预料。但她也绝不屈服。紧握双拳,是她对心中意念的坚持。

突然,一道来自脖子的凉意,引她回神。

“还是想走?”低沉好听男声响起。

“ 你……”南宫舞愕然转头,惊望一旁教银白月光给映亮的黑影。男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再给你一次回头的机会。”

“你说过只要我完全这次任务你就放过我。”漂亮十指倏握双拳。

“呵呵,男人的话你也相信?”男人低声冷笑。

“你!”她握拳十指关节泛白。她早该知道这世间没有绝对的承诺。

“再说,你不觉得那任务对想离开阎门的你而言,太过简单了吗?”他再笑。

因无法驳斥他的说法,南宫舞愤咬唇。

没错,那任务对阎门中任何一人来说,都太过简单。上官谦虽然也有武功,但在他行动特意低调,也没有任何贴身护卫的时候,对出身阎门的所有人来说,要他的命都像是杀鸡取卵般的简单。

“我说过没有人能活著离开阎门。”那是一句警告。

南宫舞愕然抬头。没有人能活著离开阎门?

“只有死才能离开阎门?”她都还不曾过过正常人的生活,都还没尝过一夜无梦、一觉到天明的完美睡眠,那她怎能如此轻易就死去?

她的愿望是如此的平凡、是如此简单……

……突然,黑影朝南宫舞猛挥出一掌,朝南宫舞直袭而去!“我说过没有人可以活着离开阎门”啪地一声,狠厉拳掌著实击中对方胸口。

“你!”突来的袭击,叫南宫舞猛退一步。阎门少主花少手在空中打了一下响指,一群黑衣人立马出现在眼前。

“把她处理掉”花少冷冷的下着命令!

话声才落,女子哀怨的惨叫声已划破一片沉静山林——

“ 这就是背叛者的结局,你们还有谁想试试!”

处理完背叛者后,走出山林的花离夕,闲着无事,便决定到市集转一转。

“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非常漂亮的猫儿哟!漂亮的毛可以做成披肩,又暖和又好看!眼睛还可以做成明珠哟”

花离夕忽然听到有人这样吆喝。他停下脚步,往那小贩处走去。

小贩叫卖的一只圆滚滚的小猫。

那只小猫儿奄奄一息趴在小贩的笼子里,闭着眼睛动也不动,若非花离夕功力深厚能听到那小东西呼吸时微弱的起伏,还真让人以为它已经死了。

小猫全身纯白没有丝毫杂色既干净又漂亮,小蹄子貌似受伤了,还有点血疤,小猫儿把自己缩成一个圆滚滚的求,安静的呆着。

花离夕对可爱的东西是非常讨厌的,却忽然对这个小猫产生了兴趣!!他想反正也不需要花费他多少银子,花离夕思索了一会儿,立刻上前走到那小贩前,问道:“这猫儿要价多少?”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