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云龙的脸色从惊奇渐渐的变成恼怒,再由此变成了暴怒,一道道手腕粗的雷蛇从他体中释放出来,向四周散去。雷蛇所过之处,全都变成残垣断壁,方圆百里都变成了一片焦土,这就是强者的实力!

夏云龙心中怒气翻滚,他完全没想到夏风这个废材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从他手中逃脱,而这次,竟然连人影都看不到了,这令他非常气恼,自从他成为强者以来还从未这样被别人戏耍过。

“不行,我不能再让他逃脱。”夏云龙口中喃喃道。

他将左手缓缓的抬了起来,放在了额头处,一道紫色的元气从他的额中散发出来,逐渐将整只左手给包裹住。夏云龙神情放松,左手手指慢慢向西北方指去。

过来许久,夏云龙的双眼睁开了,左手也放下了,神色开始变得狰狞起来,低声吼道:“哈哈,没想到你竟然跑到哪里去了,这次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说完,只见夏云龙又是化成了一道雷光向西北方冲去,看他是样子,好似已经找到了夏风的所在地。

这时,在凌云城外的妖兽森林中,一名身穿破烂白衣的少年正浑身浴血的倒在地上,周围的妖兽都虎上视眈眈的看着晕倒过去的少年,但在他旁还有一个老人在守护着他的身体,从老人身散发出的气势令它们不敢靠近。

这时老人的心里是非常的后悔,本来是想给夏风运输水属性元气治疗他的,但没想到他输入得越多,夏风。流出的鲜血就越多,吓得他赶忙停了下来。

“咳咳咳。”

突然,夏风开始不停的咳嗽起来,嘴中不断的涌出鲜血,老人眼神复杂的看着夏风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过来一会儿老人缓缓的站起了身来,周围的妖兽都警惕的后退了一步,眼中凶光闪烁。但老人只是看了一眼,下一秒便起身跃起,朝远方跑去。

周围的妖兽看着老人的方向,愣了愣,随即又惊喜的看着夏风,在它们眼中,夏风已经变成了一道美味的食物了。

“嗷!”

一只黑色凶狼率先向昏迷中的夏风扑去,尖锐的爪子带着呼呼的风啸声即将刺入夏风身体中,而就在这时,一只厚大的熊掌一下子扇了过来,将黑狼打得拦腰打断。黑狼悲伤的嗷呜了一声,撞在了一颗大树之上。

“吼!”

黑熊站在夏风身旁,向着周围的妖兽大吼,仿佛在宣告夏风是它的猎物。周围的妖兽都惧怕黑熊的实力,不敢上前,但也没有逃走,也许是还想分一杯羹。毕竟夏风的肉体蕴含的大量的血肉精华,对于它们来说,这可不多见,光是流出血液就令它们垂帘三尺了。

黑熊恶狠狠的看了周围的妖兽一眼,好似在警告它们不要上前来,接着,黑熊又满是贪婪的望着夏风身体,好像这是一道美味的食物。

黑熊将它那厚大的熊爪缓缓举起,猛的向夏风刺去,就在这时,一道青光闪过,击在黑熊那只爪子上,强大的力量一下子就将黑熊击飞了出去。

这时,夏风其实已经有些清醒过来了,但却不能够行动,连说话都不能。他微微张眼,见到了一名少女正站在自己身旁。那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身粉衫,笑靥如花,手中把玩着一把一尺长的绿色小刀。

少女蹲坐在夏风的身旁,看着夏风浑身欲血的模样,口中喃喃道:“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啊,不会是被仇家追杀吧?”少女一只手撑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眉头紧蹙,好似在想什么很难的事。

“哎呀,算了,我还是把你带回去吧,不然你就会被这里的妖兽给吃了。不过,不知道师傅会不会骂我,他一直警告我不要接近陌生人。”

少女自言自语的说了几句后便将夏风背在了背上,但这一动作又将夏风伤口撕扯开来,夏风正欲要叫出口时,突然一缕熟悉而又陌生的幽香传入了他鼻中,不知为何,他一闻到这缕幽香,心就逐渐的变得宁静起来,陷入了沉睡之中。

与此同时,在凌云城中,夏云龙正脸色阴沉的走在街道上,左手手指上还有二丝紫色雷电在闪烁着。

突然,夏云龙手中的一丝紫色雷电光芒大盛,周围的人见到他都离得远远的,露出了敬畏的神色,他们可不敢去招惹一名强者。

夏云龙见到手中有一丝雷电放出光芒,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这一丝雷电发生反应表示他要找寻的人就在附近。

一丝雷光闪过了夏云龙的眼眸,他向着雷光指引的方向望去,哪里,一名白发苍苍,身上还染着鲜血的老人正走在街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夏云龙的存在。

“哈哈,抓到你了。”

夏云龙大吼了一声,化成一道雷光迅速向老人冲去。一手将老人的脖子掐住,眼中凶光大盛,说道:“快说,夏风在哪里?不然我杀了你!”

“呃呃呃~”老人的脸涨得通红,几乎喘不过气,想要发声,但都没能说出口。

夏云龙这时也反应了过来,掐住脖子的手稍微放松了一些,道:“现在可以开口了吧,快点说。”

“呼呼。”老人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苦笑着说道,“夏风已经死了。”

“不可能,我的追踪术还锁定着他,他根本还没死,你这是骗我。”

“他深受重伤昏迷了过去,我将他独自扔在了妖兽森林中,他现在肯定都被妖兽给吞吃了。”老人再次苦笑的说道。他知道自己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哼,你还想骗我,看来……恩?”

夏云龙的手突然将老人放开,惊讶的看着自己左手手指上的二丝雷光,其中一丝依旧是光芒大盛,直指着老人,但另外一丝却隐隐变得有些透明,好似马上要消失了。夏云龙清楚,只有追踪的人即将要死去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难道那小子真的死了。”夏云龙喃喃道。

“不,我不信,我不甘啊!”夏云龙突然朝天大吼,“云飞啊!哥哥对不起你啊!没有亲手将那小子杀死,啊——”

长吼了许久,夏云龙终于停了下来,看向瘫坐在地上的老人,突然残忍的一笑。老人见夏云龙的这一笑,心中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你是驭风门的人吧!”夏云龙突然开口道。

老人心中一沉,脸色一下变得惨白,迅速摇头说道:“不是,不是。”

“呵呵,不用解释,我们夏家的情报网比你想象的要强大很多,要不是你们驭风门,我亲爱的弟弟也不会死去,接下来,我要让你们驭风门覆灭。”

“不要啊,这一切都是我个人行动,与驭风门无关。”老人急忙说道,面色惨白,不断的请求道。

但夏云龙并没有将老人的话听进去,而是看着自己手中那丝逐渐消失的雷光,心中的怒气越发的膨胀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同样苍老,但却又略显年轻的身影出现在了夏云龙的背后。

“云龙,跟我回去吧。”这时,那道身影开口道。

夏云龙转身望去,脸上扯开了一丝异常难看的笑容,“原来是你啊大哥,好吧,正好我有事要和你汇报。”

“恩?”

夏鹰空愣了愣,他没想到这么容易夏云龙就会跟他回去。

“你不去追杀夏风了?”夏鹰空问道。

“那小子已经死了,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夏云龙淡然的回道。

“死了!”夏鹰空有些激动的说道,“是你杀死的?”

“不是我。”夏云龙摇了摇头,咬牙说道:“我倒希望是我,但我连他尸体都还没找到。我的千里追踪术已经失效了,以夏风的实力,除非他死了才会解除。”

夏鹰空听到夏云龙的话,脸色突然变得惨白,身体摇摇欲坠,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大哥,你到底怎么,这个夏风作为家族的叛徒,本就该死。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一直都在护着他。”夏云龙有些痛心的说道。

“不,你真的不明白,夏风很特殊。”夏鹰空有些无奈的说道。

“到底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值得你这样。”夏云龙语气有些激动,他打算这次一定要问清楚。

夏鹰空面色有些挣扎,但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道:“夏风并不是夏家的子孙。”

“不是夏家的子孙!”夏云龙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对,夏远山当初还没成为族长时,出去历练了一段时间,结拜了一位大哥。而夏远山的这位大哥我曾经见过,实力深不可测。而夏风则是他寄养在夏远山这里的,现在你明白了吧。”

“原来是这样的。”夏云龙显得有些吃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夏鹰空一字一句的说道:“现在,我先把这个人带回去,你负责去找夏风,记住,无论他是死了或者还活着,都要带回来。”

“是的,大哥我明白。”夏云龙恭敬的说道。

“恩。”

夏鹰空点了点头,将老人提起,起身向远方飞去。而夏云龙这时嘴角却露出了一丝阴笑,低声喃道:“哼,即使他没死,我也会让他变成一具尸体的。”

如果夏鹰空听到夏云龙的话,一定会非常后悔,他本以为这个跟随他多年的兄弟还会像从前一样听从他的话,但他却没有料到夏云飞的死对夏云龙的打击有多大,这一次事件,已经使他们兄弟之间出现了一道裂缝,并且越加的扩大了。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