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宗族祠堂,一张十尺长的墨紫檀桌上正坐着夏家的八大长老,这里如果让外人看到一定会惊讶无比,因为只有在夏家面临重大危机时这八大长老才会聚集在一起。而更重要的是这八大长老全都是达到元神境的强者,要知道整个天龙帝国的强者数量不会超过三位数。

整个宗族祠堂的气氛压抑不已,每名长老的脸上都带着挥之不去的阴霾,其中更有一个面带愤怒之色,眼神锐利,仿佛隐藏着无尽怒火。

“砰!”

那名愤怒的长老终于坐不住了,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使以坚固著称的墨紫檀木桌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大哥,我建议撤掉夏远山的族长之位。”愤怒的长老开口道。

被这名长老称之为大哥的是一个白发飘浮,但却又略显年轻的老头,他抬起头微微看了在场长老一眼,手指以一种奇怪的频率敲击着桌子。

“当当当..”

在场长老的眼神都随着这声音聚集在了那一根敲击桌子的手指之上,包括那名愤怒的长老。也不知过了多久,这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在场的长老们也瞬间反应了过来,惊奇而畏惧的看着他们的这个大哥,其中一个忍不住开口说道:“大哥,你的幻音之术练得越加的炉火纯青了,可能在整个天龙帝国你的实力可以排进前三十吧。”

老头闭口不答,随后望向了刚才那名愤怒的长老,道:“云龙,撤掉夏远山是不可能的,我们夏家已经是处在风尖口上了,在我们后面有许多的大家族都在窥视着我们四大家族的位置,我们需要一个超级强者来震慑住他们,而夏远山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大哥,难道这夏远山这小子比你都还厉害?”夏云龙忍不住说道。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夏远山确实要比我厉害得多,在十年前他的实力就能排进天龙帝国的前三十名,而这次闭关他很有可能突破到分神境。到那时即使我们撤掉了夏远山的族长之位,以他实力也可以重新成为族长。”

“他的二儿子夏风犯下了这么大的罪过,难道就没有一点处罚吗?”夏云龙不甘的说道。

“云龙你不要意气用事,这孩子的事情很复杂,不是你想的那样。”

“MD,夏鹰空你这些年当大长老当秀逗啦,一个小娃娃而已,能有多复杂。他杀了我的弟弟夏云飞,我必须要他偿命!”夏云龙终于忍不住,朝着夏鹰空大吼道。

夏鹰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即使他修养再好,被别人指着鼻子骂也不可能没有怒气。

夏鹰空低沉着声音,掩盖着愤怒说道:“夏云龙,你难道忘了夏家族规了吗?需要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候要长老与夏家族长共同投票,每名长老拥有一票,族长有两票,票数多的方赢得话语权,同票的话族长由掌握话语权,违背者,斩!”

夏鹰空的一个斩字使整个房间内出现一种严杀的气氛,夏云龙的脸涨得通红,咬着牙不甘的说道:“好吧,我可以不找夏远山麻烦,但夏风那小子必须死!”

“云龙看来你还没懂我的意思。”夏鹰空摇了摇头道,“夏风非常特殊,你不能伤害他。”

“那被他盗走了避风珠怎么办?这次天龙会我们可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我会想办法。”夏鹰空似乎也感到有些为难。

“呵呵。”夏云龙冷笑了一声,“难道把你的本命灵器送出去?”

“哼!”

突然,夏鹰空浑身散发出一种摄人的气势,直压夏云龙,身上的一袭白衣无风自动。夏云龙当然也爆发出了自身的气势与之对抗,但他的头上却不断的掉落下一滴滴冷汗。

“夏云龙,我是看在你们一派为夏家做了许多重大贡献才一再忍让你。你不要得寸进尺,不然出了事情谁也救不了你。”夏鹰空淡淡的说道。

夏云龙的实力始终是比不上这个夏家的大长老,但他还是勉强的对抗着,艰难的抬起头来,道:

“夏鹰空,老子不服。凭什么你这么护着他们,我就是要杀了夏风那小子,谁也拦不了我。”

“好的!”夏鹰空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无比,冷冷的说道:“云龙恭喜你成功的激怒我了,这么多年我没出手看来你已经忘了当年的血鹰了,今天我就以大长老的身份执行家法,你不要怪我。”

这时,周围的长老并不打算上去帮助夏云龙,反而幸灾乐祸的看着夏云龙艰难支撑的样子,夏云龙这一脉的人仗着实力强大没少欺负他们的子孙。而且当年夏鹰空外号血鹰,只要他真正出手必定是非死即伤,即使他们上去调节也没用,反而乐意见得这样的情况。

“哈——”

还没等夏鹰空出手,夏云龙竟然率先爆发了,全身都笼罩着紫色雷光,形成了一个一丈宽的护罩。

夏鹰空右手成鹰抓状,瞬间突进到了紫色护罩面前,撞击在了雷光护罩之上,鹰抓同时顺势抓出。强大的力量撞击在了护罩之上,使护罩瞬间破裂,而就是这时,夏云龙竟借着这股冲击力打破屋顶飞向天空,转眼间化成一道雷光消失在天际。

周围的长老的惊讶的看着渐渐消失的雷光,一道愤怒的话语传入他们耳中:

“夏鹰空你别得意,等我杀了夏风再回来找你一决胜负。”

看着雷光远去,夏鹰空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知道这夏云龙除了杀掉夏风之外还想得到避风珠,对于修炼风属性的武者来说这避风珠是他们的克星,而他自己就是修炼的风属性元气,如果夏云龙得到了避风珠回来,那么他还不一定打得赢了。想到这,夏鹰空也坐不住了,全身灰白色元气涌动,向着夏云龙的方向追去。

这时在一山洞之内,夏风正带着一名浑身浴血的老人向前走着,不时的回望着后方,好似在忌惮着什么。

“你说那名强者能找到这吗?”夏风朝老人开口道。

老人皱着眉想了一会儿,道:“如果他学会了某种追踪秘术花点时间应该可以找到我们。”

“不过他只能探查到大概位置,现在应该还找不到我们。而且从这出去应该是月星城,在哪里有通天阁的分部,我是通天阁的白银会员,可以去此寻求庇护,以夏家的实力应该不敢得罪通天阁这种庞然大物。”老人说道。

不过就在这时,夏风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半蹲下身子,四处张望,仿佛在警惕着什么。周围一阵寒风吹过,带起呼呼的风啸声。

“怎么了?”老人低声问道。

“不知道。”夏风警惕的说道,“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咝咝咝~~”

突然,一道奇怪的声响传入夏风的耳中,夏风一听到这动静,全身寒毛竖起,迅速向左方跳了一步。

“砰!”的一声,夏风刚才所站的地方瞬间出现一个一尺长的大洞。

这是..

夏风的眼瞳顿时一阵收缩,惊讶的看着大洞内的那只生物。

一只浑身漆黑背生云状斑纹的大蟒蛇正盘踞在洞内,看样子大概有十尺多长,嘴上的利牙闪着寒光,锐利异常。

“小心了。”夏风对着背后的老人说了一声,他现在已经无暇保护老人了。

“刷!”的一声,巨蟒全身扭动,用尾巴向夏风扫了过来。夏风连忙闪躲开来,再次与巨蟒拉开了距离。夏风皱着眉打量着巨蟒,不确定自己能否打赢它。

突然,巨蟒从洞中爬了出来,盘成一圈的身体直接扭曲着前进,向着夏风而来,蛇信咝咝作响。

夏风看到如此巨大的蟒蛇游走过来,心里也是有些紧张,深吸一口气,待它稍微近了一点便再次逃开,与它游走。而巨蟒突然一下提高了速度,这么庞大的身躯速度竟一点也不慢。

这时,夏风突然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站在哪里,手臂垂放,双眼直直的盯着巨蟒,一刻也不放过。

就在巨蟒还离夏风一臂距离之时,夏风双拳一握,全身自然而然的猛烈一震,接着啜口长啸,先是一声虎吼,随后便是经久不息的长呤,一下子就震得巨蟒顿时停下了动作。

云从龙,风从虎。

当夏风这一声虎啸的响起之时,巨大的音波在洞中回响,似乎在整个山洞中引起了一场旋风,背后的老人都感觉到了一种腥风铺面的虎啸,心在刹那之间就莫名其妙的提了起来。

“龙吟虎啸功”!

这是夏风前世挑战武当时学到的功夫,乃是借助内劲摩擦喉管,震荡全身血液,声波似虎啸龙吟,可以出其不意震慑敌人。虎乃是百兽之王,而龙比之虎更高一级,瞬间发出的虎啸龙吟功可以对巨蟒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长长的龙呤之声,回荡在整个山洞之中,在长呤完毕之后,夏风的衣服都飘荡起来,似乎全身都有气流散发出来。

他穿的是一件宽大的黑褂子,此时全身筋肉这一下撑起来,条条抽动,似乎在衣服里面放了许多条刚劲的蟒蛇。

夏风脚下一动,一臂的距离,简直是瞬间移动一般,直接一个大胯步便到了巨蟒的面前,一掌弯曲成爪,如长臂猿猴,抓向了巨蟒七寸处,似乎这一下,就要把巨蟒灭杀了!

夏风本是瘦小的手掌突然变得粗大无比,条条筋肉似蟒蛇一般抽动的手臂,让人毫不怀疑,别说是一条巨蟒了,就算是柱状的青盘大磨石,也要一下拧断。

这一招之威猛,配合先前的虎啸龙呤,简直到了一种如火车冲撞的地步,势不可挡。就算是先天境的高手,恐怕也挡不下这一招!

但巨蟒似乎是有了灵智一般,短短的时间内便清醒了过来,蛇眼死死的盯着夏风这一爪,眼中没有丝毫的波动。可就在这一瞬间,巨蟒的身子突然诡异般的一扭,躲开了夏风的这次攻击。不过这还没完,正当夏风吃惊之时,巨蟒再次向夏风飞速冲来,这一下,夏风是无论无何都躲不开的。

电光火石之间,夏风面对巨蟒凶猛的攻击,不闪也不避,双脚向下沉,手腕一拧,手掌外撑,如推磨一般,画了一个小圆弧,将巨蟒推了开来。

“大摔碑手”!八卦掌的一种用劲手法。

“八卦如推磨,太极如摸鱼,形意如捉虾。”八卦掌有很多内劲的运用方法都是在推磨中领悟出来,当年夏风为了练八卦掌在家中准备了硕大无比的石头磨盘,两掌推动起来,转得飞快,有的时候转猛了,甚至可以扯断木轴,直飞出去。这种爆发出至刚,至勇的内劲手法就被称为“大摔碑”

“嗡嗡嗡,嗡嗡嗡!”

夏风这一推,手掌微旋之间,发出一种强烈的旋转之声,就好像是巨大的磨石在飞速旋转。一听这个声音,就感觉到了在这一掌之下,任何东西都要被磨碎,碾压成粉末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