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一道紫色雷电划过了天空,将厚厚的云层劈成了两半。紫色雷光印照着一间廉价出租房,而在这间房内,一名九零后青年正在电脑前疯狂的敲击着键盘,嘴里还骂骂咧咧道:

“卧槽,德玛你丫是肉咋躲在提莫后面?”

“擦……安妮你出神马饮血啊!!”

“我靠!盲僧,你TMD咋被努努打爆了!?”

夏风控制蛮王开大艰难的冲出了包围圈,奋力的向草丛中钻去,心中还抱有一丝拯救世界的幻想。但这时,出了六神装的剑圣传已经送到了中枢水晶前,以他二点五的攻速,没砍几秒系统就响起了一道提示音:

“——defeat(失败)!”

“哎!”夏风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中枢水晶前六神装的剑圣,又看了看自己的队伍一阵无语,“又输了,怎么今天尽遇到一些坑货?”

“而且都已经连输十把了,我这也算是前无古人了吧,呵呵~”

夏风自嘲的笑了笑,话语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苍凉感,失败这个词语从他记事开始仿佛就成了他的代名词。夏风呆呆的坐在电脑前,又像往常一样习惯性的点起了一根烟,回想起以前的日子,脸上不觉划过一道泪痕。

轰隆!突然,天空再次一道巨响,将夏风惊醒了过来,与此同时一道雷电劈向了屋顶。夏风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将手中的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气愤的说道:“老子就不信下把还会输!

而这时,因为廉价出租房的屋顶没有避雷措施,高压电流通过网线传到了夏风的那台二手电脑上,再加上夏风的手中还残留着泪水,一接触到电流便被狠狠的吸住了。

夏风的全身开始闪烁着刺眼的白光,一股烧焦味混着血腥味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而此时夏风脖子上的一枚黑色人形吊坠在触碰到他的血液之后,开始出现许多密密麻麻的红色小点,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吸力。电流开始疯狂的涌入黑色玉佩之中,连空间也开始扭曲,一道道空间裂缝出现在了夏风身旁..

——

天罚大陆,强者为尊,群雄并聚,三足鼎立!

天龙帝国,真武帝国,日月帝国,分别占据了天罚大陆的北方,东南方,西南方。三大帝国所占领土几乎相同,成三足鼎立之势,相互抗衡,互不侵犯。

不过,除了三大帝国之外还存在着一些强大的家族,宗门。其中有的超级势力连三大帝国也不会轻易招惹。

此时,在天龙帝国的帝都龙城之内,正举行着十年一度的天龙会,比之地球的春节还要热闹许多。到了这天,人们都会纷纷出门,去观看或者参加一些活动。

而天龙帝国的帝皇也会在这天举行盛大宴会与众多活动,令帝国范围内的人们争相前来。

其实天龙会这天还是各大家族向帝都进贡的日子,而这也是他们向帝国展现己方实力的一个机会。只要谁的贡品好,便会得到帝皇的赏赐,而更重要的是有机会扩大己方势力的领土!

天龙帝国范围内有八座主城,三十六座大型城池,七十二座小型城池,分别由帝国册封的王侯掌管,而这些王侯大部分都是各大家族中的人。哪个家族掌握的城池越多,得到的资源也就越多,诞生强者的几率也越大,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一个强者的价值不可估量!

夏家是天龙帝国四大家族之一,排名最末。掌握了一座主城,五座大型城池,十二座小型城池,而只有掌握了一座主城的家族才能被排进四大家族之内,天龙帝国四大家族不仅仅只是一个荣誉,更重要的是四大家族拥有帝国资源分配的优先权。

所以帝国内的许多的家族做梦都想成为四大家族,而排名最末的夏家无疑是处在了风尖口上。

夏家掌握的主城名叫墨星城,比之一座大城的占地面积还要大五倍不止,横跨十万公里,而且物产也是十分丰富,不过这只是八大主城中排名最末的一座城池。

这时,在墨星城门前,一个白衣少年此刻正坐在地上呆愣愣的望着那快要下山的红日,夕阳西下,一轮红日将天边的晚霞与整个世界都映成了红色,红色的山,红色的树,红色的天空,这个少年本来身穿白衣,但在这红色的世界里却似换上了艳装,似是对它十分的眷恋。

“我穿越了?”少年一脸惊奇的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自言自语道。还伸手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嘶~真痛。”少年眉头一皱,望了望四周的人群道:“看来是真的穿越了,不过,怎么会这样?”

少年双手抱头,蹲下身来,狠狠的撕扯着头发,似乎显得十分的痛苦。

“这么离谱的事怎么可能会出现!?”少年面目狰狞的低吼道,仿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穿越这种事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无疑是巨大的福泽,但在少年这里,反而却成了巨大的折磨,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奇怪的事。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地平边上如镶金边的落日,此时正圆,光芒四射,刺人眼膜如梦似幻,好不真实。

“不,不行,我要回去。”少年有些疯癫的说道,这时最后一丝残阳打在了他身上,与暗淡黄的土地融为一体,金光璀璨,吞天沃日。

“我,一定要回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突然,白衣少年猛的抬起了头,死死的盯着夕阳旁那仅剩的一丝曙光,目光就像一匹恶狼一般,蕴含着永不放弃的信念。

过了一会儿,少年的心情仿佛平静了一些,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呆呆的立在城门前,眼神迷茫。

这时的少年心中虽然已经坚定了信念,但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中,他根本不知该何去何从。

不过就在少年最迷茫的时候,一道抱怨声传入了他的耳中将他惊醒了过来。

“喂,你这个人挡在这里干嘛,不知道城门快关啦?”

白衣少年闻声转身望去,发现一个肥脸大耳的胖子正在恶狠狠的盯着他。

他身上穿的衣服不算太华丽,走路的时候也有些弓着腰,眼光看别的人都有些闪躲。看来是一个胆小怕事之辈。估计他是看到少年一人独自站在这里,衣履破旧,想来表现一下优越感。

有办法了!

少年心中闪烁,目光忽而变得凶狠起来,一步迈上前去,凶神恶煞,直接劈手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衣襟,下一刻,串进了一个小巷子中,将那胖子也拖死猪一般的拖了进来。

少年的动作很快,外面只看见人影一闪,那一脸肥肉的胖子就消失了踪影..

那胖子猝不及防之下,直吓的浑身的肥肉都在哆嗦,一个劲的求饶还不敢大声:“大……大爷,小的上有老下有小,这个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少年眉头一皱,道:“告诉你,我说什么,你就答什么。”

“是,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胖子听到少年的话,抖抖索索的抬起了头来,不过当看见了少年的样子,他的眼神骤然收缩了一下,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并且再次低下了头。

而少年一直都在注视着胖子,当然发现了他的奇怪之处,于是,少年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了。”胖子语气有些颤抖,好像有些害怕面前的少年。

“快,给老子说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少年突然变得凶狠起来,“详细些,若是有一点点不详细,老子抽出你一身肥油点天灯!”说着,少年两手交握,一阵骨节咔嚓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配合着凶神恶煞的目光,简直让人吓破了胆。

对付这种人,就只有用这种办法,少年深得这方面的精髓。

胖子吓得身子一软,烂泥一般的瘫在了地上,脸上鼻涕眼泪的纵横交错。裤裆里淋淋漓漓,前后同时爆发,一阵臭味传出..

半个时辰之后,少年捂着鼻子从小巷子里疾步走出,走出好远才终于长长地、使劲的呼吸了一口空气。

到后来,那胖子不知是受到的惊吓太严重导致了肠胃不适还是怎么地,直接就是一边不住的放响屁,一边抖抖索索的介绍。

让少年郁闷之极!

不过还好,少年总算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了,还有这个世界的粗略情况。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