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晚回到天界,俊秀仙侍迎上而道:“墨晚仙君,广华上仙请你过府一聚。”

沉音找我过府一聚?墨晚在心底叹气,罢了,一千年都没有见过面,就当是去看看故人。

墨晚再次招来云彩,离开仙府,云袖飘然冷风吹着他的脸,勾起云淡风轻的笑意。

他感觉天界太过于清冷,清冷的可怕,天上的女仙千千万万,想做他墨晚的妻子多的更是数不过来,但仙界的女子着实无趣的很,让他倍生无聊。

身为天界最为闲散的墨晚上仙,掌管凤云笛永守天界和平之外,一有时间跑到凡间,弹弹琴吹吹箫,听听折子戏,与佳人共赏明把酒诗聊。

碧峡湾的那条凤凰鱼看起来挺好玩的,真希望它能快点到三百岁,三百年对凤凰鱼修成人形来说的确是漫长岁月,如果是公的,他就烤了吃肉,如果是母的,她若是喜欢也可以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跨族师徒恋。

墨晚忍不住自己恶寒了一下,他都不知道那条小鱼活不活到三百岁都还是个问题,世间几十万年孕育而出的凤凰鱼,死了也怪可惜。

墨晚想着忍不住笑出声来,身子忍不住颤抖着,险些从云头掉下去。

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去了沉音仙君之后,喝了醉生欢一睡就是四百余年,那条凤凰鱼也会是他的十世情劫。

下界已过四百年,碧峡湾还是一如当初那般没有多大的改变,那只凤凰鱼也到了也已经一百多岁,来碧峡湾的人越来越多了起来,不复百年前清静的与世隔绝。

藕花莲叶,鱼戏乌篷小船,渔翁摇着小船,采莲女歌声清丽悦耳悦耳,浣纱女洗着绫纱,映着清丽的容颜,时而蹙眉,时而浅笑。

一条橙红的鲤鱼的游在水中,鱼鳞如火泛着好看的光,宛若游龙,戏在藕花中。

潜在水底,凤凰鱼两个鱼眼鼓的大大的,黑乎乎的虫子落在它前面不远处,毫不犹豫拍着鱼尾游了过去。

那是蚯蚓,蚯蚓啊,美食中的美食。

凤凰鱼一百岁才有灵识,天生爱吃,可以为了吃的不顾性命,喜爱美好的事物,尤其是美男,经常自耍小聪明,经常死在渔翁的鱼钩下,在鱼类史上被称为因食被人类玩死的鱼。

此时的凤凰鱼并没有预料危险正向她靠近,鱼饵入唇连它一起带了上去,苦苦挣扎鱼唇一阵疼痛,离开的水让它莫名的慌张,闭上了鱼眼,它知自己已经落入名叫渔的手里。

一双粗糙的大手把它长长的鱼钩取下来,刺痛消失抚摸着鱼鳞,沙哑的声音由衷感叹道:“真是一条漂亮而高贵的鲤鱼,鱼尾就像火一样,送给娘子定会很开心。”

多数渔夫的声音忠厚老实,脸上挂着痴憨幸福的笑意,凤凰鱼在心底嚎叫。

老娘不是一条平凡普通的鲤鱼,老娘是一条高贵会发光的鲤鱼。

只听见渔夫嘶哑的声音在度响起,这鱼看起来不似凡物,卖到市场去定能卖个好价钱,到时给娘子买个簪子也是极好的。

凤凰鱼索性直接不在挣扎,任命闭上了鱼眼,买到市场它还能活下去吗?亏自己一向自诩聪明这次栽在小小蚯蚓上。

阿爹阿娘,其他鱼姐妹,碧峡湾,小鱼儿要永远的离开你们了。

竹子编织的鱼篓,一下一下不在板动。

“老伯,这鱼一百两,我买了怎么样。”

不同于之前沙哑的声音,凤凰鱼睁开了鱼眼。

白袍男子温润俊美,皮肤宛如白玉,一头乌发用白玉冠挽起,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犹如春日里的绯色桃花,带着温润的笑意。

它心里一怔,这男子是它用任何词语都无法描绘的,虽然不若绝世风华,却也是如玉美好。

如果上天再给它一次机会,它定不会贪吃,带它修成人形之后定会好生报答这位美男。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