莞娘被他灼灼的看着,满面一羞春光沱沱颜如凝雪嫣如绯霞。

“皇上……这是”他的视线太过于灼热,让她忍不住化身为鱼钻进池子中。

墨晚略微挑眉脱下外衫,伸手拔掉她头上的发钗,散弄青丝铺在龙榻上,喉结滚动无比邪魅:“我是你的夫君,一个帝王和一个后妃除了吃饭游玩之外,那便是行周公之礼,享受鱼水沉欢还能做什么,阿莞莫不是连这点都不知道吧。”

莞娘的心一沉,这是他第一次说道帝王后妃,眼里涌起慌张如春雨里凋零水泽润润的梨花,她从未想过和师傅行什么鱼水之欢,不行,她要想办法阻止。

“阿莞,朕的耐心是有限的。”

“师傅不可,我们不能……”莞娘的话语还没有讲完,就被他死死的堵住,辗转吸允,夺取她唇中的芳香和空气。

莞娘瞪大了眼眸,轻纱漫漫,死死的看着那双墨如黑玉的眼眸幽深无比,她的眸底带着浓浓的情火占有欲,最终闭上了眼眸。

如果你想要的我给你,这本该是我在千年前欠你的。

莞娘只觉在一阵欢愉的疼痛中攀上了云端,汗泪水交织,浅浅低吟,她破茧成蝶。

一夜灯火阑珊云暖月夜,月光娇羞躲在云后,为这夜更添一份神秘朦胧的神采。

祭司府中,月明皎皎,一颗火红色的流星划过,引得群星更加璀璨,北清殁一袭白衣望着皇宫的方向,黝黑沉静的眸子在黑夜之中犹为孤寂,只听见他一声低叹:“流火凤星,祸兮云兮,天降福泽。云国的灾难终是来了,莞娘我到底把你送进宫是对还是错。”

莞娘醒来,已不见墨晚的影子,身上的青紫和疼痛提醒着她昨晚所发生的事。

雀儿和鸣儿偷偷的红着脸低头不说话,似是等她醒来。

莞娘终归是女子,皮薄,唤了她们下去打热水。

柔嫩的花瓣,她泡在水中润了她的青丝,轻嗅花瓣闭上了眼眸。

帝王之爱,雨露均洒披泽天下,博爱无双,这本是常理。

我以为我这一生只有傅兰雅一个女人,可是我发现我错了,有了晚桃和无数妃嫔,可我还是遇见了你,我终不能像曾祖父那般只有一个皇后,琴瑟和鸣安渡一生。

在这皇宫中,我把我的半生都给了天下和百姓,只剩下还未枯死的这颗心就放在你那里,把当我是普通平凡的男子,只是你的夫君,好好度过我不多的一生,这当是我最后的留恋与不舍。

箫,师傅给她的碎云箫,被她遗忘在凤屐池旁了,虽然师傅的转世赏赐了许多珍器古玩,唯有流云铃和碎云箫最为重要,不行她的找回来,流云铃被她忘在祭司府中,她不能在弄丢碎云箫了。

急急忙忙拿过纱衣,快速的穿起,光着脚丫子向外跑去。

打开门迎上雀儿错愕的眼神:“娘娘怎么了,天气凉了怎么光着脚丫。”

莞娘抓住雀儿的手,询问:“你有没有看到一支青绿色的玉箫,上面刻有一朵祥云花纹,它对我来说很重要。”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