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他自己也不曾发现自己的眸子也染上了一层伤感。

她说话的时候神情差不多和百叶的一模一样,只是她不是小百叶,他的小百叶已经死了好多年。

莞娘见他点了点头,请问:“七公子,你昨晚是不是在凤屐池见过我。”

“是呀,昨晚就是在那池子,还差点被你淹死了。”

墨晚无声咧嘴一笑,脸色也跟着柔和了起来,莞娘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继续道:“如果昨夜不是你突然出现吓我,我会把你推进池子么,再说我也还不是将你救了上来。”

七晏想了想,挠了挠头喃喃道:“好像是这样,早知道我不应该提前解了你的幻术,让本公子在那冰凉的地上睡了一整夜。”

说完眼神哀怨的盯着莞娘,活像受委屈的小孩子,莞娘的唇角一冷,难怪她总觉得自己好像不对劲,无缘无故的掉进一个桃色的梦里,原来是他使的坏,真是可恶,把他推进凤屐池还算轻的了。

莞娘浅笑,琳琅佩环叮当作响莲步轻移走到七晏身旁。

“如果莞娘是绝情之极的人,定不会冒着女儿家的清白救公子上岸,虽然莞娘不知公子受何人所托,只是,莞娘一直生活都还好,请你也不要带我走,说出污蔑我的话。”

转头又对墨晚:“皇上,昨夜臣妾见月色很好,便来了雅兴靠在树下吹箫,不巧七公子掉进凤屐池,你该相信臣妾的清白了吧。”

莞娘咯咯的笑着,发出银铃般的声响,忽然停止了笑声,师傅如果你不相信我是清白,那么莞娘又该相信谁。

墨晚瞳孔如炬,走她面前揽进怀里,在她耳旁轻道:“如果我不相信你,谁相信你,阿莞,你先下去我有话当和七公子说。”

莞娘微微点点头,看了七晏一眼,拂身退下。

墨晚重新做回椅子上,七晏笑眯眯盯着他,湖蓝色的长发披在肩后,犹如水墨流段,那目光像是熟悉已久。

墨晚不由疑惑的开口道:“你以前认识我么,为何总是这般看我。”

“墨晚,你独独的记着她,却忘记我们了,还冒着天下大不禁娶她为妃。”

“她?我认识你么。”墨晚反问。

“转世后的你已经忘记了所有也包括我闷的友谊,曾经我、沈君云、东华、沉音、你、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在桃林里同看桃花嫣然,在花树下饮酒作乐,好不惬意,我是七晏啊,你以前拔过我的翅膀,还把我踹进湖里,还总是夸我长得很像女孩子呢。”

“沈君云、东华、沉音。”墨晚反复念着,想要想起什么,最终眼神黯然了起来。

七晏毫无顾忌拍拍他的肩膀哀叹:“毕竟你不是他,又怎可能会想起我们呢,墨晚你要好好的活着,既然你现在是人间的帝王,那就是天命,她我不会带走了,你也要好好的活着。”

微微一笑,向窗外翻了出去,直到蓝色衣角消失,墨晚都还思索着。

七晏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究竟忘记了哪些人,他怎么会没有印象,看来有些事情他得打探清楚才是。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