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是什么意思,你说的没错,我七晏的确是那样的人。”

“传言不一定会是真的,有一点我倒是相信。”

莞娘望着那双月牙般的眼眸认真的说,七晏略微挑眉向上扬:“相信我美?这一点我也不可否认,但是你千万别爱上我哦。”

说完,七晏暧昧的朝莞娘眨了眨眼,带着无数的电光冲击着她的心灵 ,不由沉浸在这双漂亮的眸子,一时忘记了伤心。

七晏就像月光下午夜盛放的昙花,美的那么不可真实,带着属于红樱缠绵悱恻的妖娆之态,又有蔷薇的芒刺,看似无害却又致命。

她忽然之间只觉,自己掉入一个绯色红樱的梦境里,与一个人在绯色的花里缠绵相拥,让她忍不住一阵沉沦。

七晏见莞娘黑白分明的眸子染上几分痴迷,心里忍不住冷笑,世间有几个凡人会抵挡过他的美色幻术不会沉迷。

沈君云,墨晚你们所爱的女子也不过如此,方才生出来的好感全都消失殆尽。

七晏将手指中的东西弹了出去,冷香浮散,犹如夜色白昙瑞雪香,莞娘腰间一痛,见是七晏放大了的俊脸笑眯眯的看着她。

湖蓝色的长发犹如上好的上好流光绸缎披在肩后,纤长的睫毛不停的眨啊眨,乌黑的瞳孔满是妖娆的笑意和戏谑,那张俊美的脸似是经过上天刻意雕琢过的美玉,那般无暇。

往后退了几步,琉瓦落下摔的粉碎,莞娘吓得一个激灵,用了几分力道推开了眼前的男子。

七晏毫无防备,绣着昙花蓝底墨釉的衣袖翻飞,划过美丽的弧度,身体直直的往下掉。

噗通一声

七晏掉进水里,湖面泛起波光粼粼,唯有蓝色的衣袍、头发漂浮,一圈一圈泛开很大的涟漪。

莞娘眼睛瞪得大大的先是捂住唇,她只是轻轻用力怎会把人推进水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七晏公子你没事吧。”

莞娘窘红着一张脸,不停的道歉,七晏用了好大的力从水中浮起来,喝了口水艰难的冲屋檐上的女子近乎咬牙切齿低吼:“死女人你还道着什么歉,还不快来救我,我不会凫水。”

他的脸简直丢到了镜源森林,想他堂堂一个精灵皇子不会凫水,第一次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打进湖里。

莞娘见他毫无力气抵在水中央身子再次慢慢下沉,瑰丽俊美的脸庞毫无血色,莞娘想也不想跳下水去,她曾听雀儿说过凤屐池的池水,看似不大不深,但其深也有好几十里,即使会水的人掉下去也是凶多吉少。

但她是修炼成人的鱼,有着莲珠的保护她定要将七晏就上来。

水里无尽深蓝,撕扯她的筋骨做疼,化为鱼尾闭了气息很快找到七晏。

吃力的搂着他的手臂,向上浮去,天蓝色的夜星子交辉,哗啦一声扯着七晏上了岸,大口的喘气。

莞娘用手戳了他的胳膊:“七晏,你还活着么。”

七晏没有回答,闭着双眸躺在地上,一阵冷风吹过莞娘抱紧了胳膊,又拍了拍他的脸颊,:“七晏,你该不会死了吧,要不我把你重新扔回去,凤屐池的水不知其深正好可以适合做身份高贵精灵皇子做墓地。”

七晏咳了两声吐出一些水,莞娘见他的确不懂水性,想起阿娘交给她的方法。

扯开他的上衣,露出光洁细腻的胸膛,双手叠拢按住胸膛稍微挤压,待他完全把积水吐完脸色恢复正常,双手方的离开,轻声道句对不起,拾起玉箫转身离开离开,独留七晏一个人躺在地上吹着冷风。

“阿莞,告诉我你昨晚去了哪里,为什么当值的宫女没有见着过你,那个叫七晏男子扬言要带你走,可是真的。”

蓝衣如墨卷着白底,火红色的绯樱眉记,月牙般的眸子犹如魅惑的狐狸眼,好一个绝美俊色的男子,只不过让他看着很不舒服。

尤其是听到他说莞娘和他发生了关系,怒火上冒差点没让他理智全失。

如果不是在早朝时男子上了大殿说是莞娘和他有染,也不会闹出这般如此大的动静,他有一种想要把七晏关进死牢的冲动都有,但为了莞娘的名声,无奈只得将他带回后宫,方面与莞娘说清楚。

若果她想走,虽然他的心多少会有些难过,但他也还是会放她走。

之前千方百计想要囚禁傅兰雅在他短暂的一生里,可她还是爱上了容戈,活不过三十岁的男人有谁会真心实意想要他在一起呢。

他想,妖娆从生俊美风华的男子不一定会是一般人,莞娘跟着他也是极好的。

就连心里也泛着微微苦涩,让他很是烦躁。

莞娘扶着额头,心中已是头疼不已,昨晚早知道她应该把他淹死算了,何必救他。

抬头,定定的看向墨晚,面上微笑,神色清明:“回皇上,臣妾并不认识他。”

一旁的七晏很快跳脚:“你胡说,你昨晚趁我晕倒时你扒光的衣服,将我全身都看了个遍。”

墨晚的脸色又黑了几分,莞娘在心里彻底无语。

他真的是精灵族的王子么,该不会是给她捣乱的吧,莞娘抬眸,先是一怔,师傅好生单薄,眼神是那般的萧瑟与悲凉,绝望到,是她用任何词汇无法描绘的,望着他:

“师傅,相信莞娘么。”

师傅,你相信莞娘么,墨晚毫无预兆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见是墨晚点头,莞娘莞尔一笑,心里涌上一阵阵感动,转向七晏:“七公子,你身为男子想必也知道女子贞操的重要性吧。”

七晏偏着头略微的想了想,随后不明白的点了点头。

他本是精灵王族的皇子,天生美貌之外便是没有情,他向来受宠,族中也有许多美貌女精灵和他一起嬉戏玩耍,记得有一次他欺负了个女精灵,那女精灵硬是逼着娶她,他觉得一阵厌烦,当场就整死了女精灵。

直到他有一次在人间认识了小百叶,他亲吻了她,也要了她的身子,做过短暂几十年的夫妻,她去世他再也没有爱过任何人。

他清楚的都还记得,小百叶告诉他:“夫君,我死后你定要找个女子照顾好你哦,在以后的岁月不要在记起百叶让你痛苦了,还要不要随意欺负一个女孩子,尤其是拿女孩子的清白开玩笑,你要好好爱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