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好痛。

赵耀像是看了一场电影,袭风与若水的那段对话显得那么的真实。根据两人的对话推测,那是第一次三界大战时期吧。

赵耀难以忘怀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他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打量着四周。这里已经不是那个无路可走的山洞。他像是来到了某个道人隐居的洞穴。石床、石桌、石凳,墙壁上甚至有雕刻出来的花鸟草木。

赵耀从床上坐了起来,确认自己没有什么大碍以后往洞穴外走去。洞穴外面,是另一个洞穴。如果刚才那个洞穴看起来像是卧室,那么这个洞穴毫无疑问就是客厅。赵耀觉得十分诧异。有谁会在山的内部开凿出这样的一个石府呢?卧室客厅一应俱全,莫非还有其他的洞穴?

“袭风。”熟悉女子的轻呼声让赵耀一愣,他缓缓地转过身,一妙龄女子正站在他的身后,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若...若水?”女子正是赵耀梦中的若水天神。若水听到赵耀叫自己的名字,喜极而泣。在赵耀错愕的时候扑进赵耀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袭风...呜呜呜...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等你等的好苦啊。”

“等一等,我,我不是袭风。”赵耀将双手举起,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他也算是明白了一件事。眼前的这个女子,以往的若水天神将自己错当成了袭风。

“你别说话。静静的听我说好么?”若水将头埋在赵耀的肩头,似乎是冷静了下来。

袭风与若水下人界的决定让仙界大为震动。不同于以往下人界的那些小仙,这一次下人界的,是两位天神。这是执心派的态度?还是仙界的态度?清修派众人也坐不住了。如果这个时候他们还不做点什么,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于是清修派差遣了怒雷天神与寒霜天神下人界,同袭风若水一起,镇压魔界势力,帮助人类夺回沦陷的土地。

胜利的天平因为四位天神的加入开始向人界倾斜。人界终于站稳了脚,开始向魔界发动反击。

“袭风,东边的小魔已经被我清理的差不多了。看来这次我要快你一步。”怒雷人还未至,声已先到。袭风坐在人族的中军大帐里,听到怒雷的声音,放下了手中的毛笔。一抬头,正看见怒雷撩开帐帘走了进来。

“快坐。”袭风露出了笑容。在清修派中,怒雷算是一个异数。他不似清修派其他人那样古板冷漠,虽然脾气暴躁了点,但有一副热心肠。怒雷与寒霜紧随着自己而来,虽然是奉命剿魔,但终究是帮了自己大忙。

也正是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若水,袭风,怒雷三人的关系越来越好。寒霜却是个冷冰冰的性子,只顾杀魔,不会有一句废话,连寒暄都不屑为之。

“南方莫非是有什么变故?”怒雷疑惑的问道。

四位天神,各自选有一个方向剿魔。怒雷管东方、袭风管南方、若水管西方、寒霜管北方。按照以往的进度来看,四个方向的推进都应该完成了才对。寒霜不回中军大帐,是性子使然,三人早已习惯。若水则是因为西方是魔族势力的老巢,因此推进速度缓慢。但为何南方的推进却迟迟没有进展?

“南方的确是出了一点变故。”袭风说着,有些为难地皱起了眉头。

“哦?是什么麻烦?”怒雷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吹了吹茶叶,随口问道。

“向南方推进的先锋部队总是会出无端消失。但是派下仙去探访原因,又迟迟得不出结论。”袭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样的事情发生多了,实在是太伤士气。”

怒雷将茶杯放下,微微一笑道:“魔族的人手段诡异。让人凭空消失也不是什么太离奇的事。袭风你只管让大部队一路推进。伤几个人不影响大局的。”

“我只怕不查清楚这前因后果,待大部队推进过去以后会后院失火。”

“嗯,你这样说也是有道理。”怒雷手扶下巴点点头。

“我想亲自到发生事故的那几个地方看看,也许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袭风终于定下办法,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我陪你去看看吧。反正东边的小魔都清理的差不多了,进展很顺利。”

“如此甚好,有你陪我同去便是万无一失了。”

次日一早,两人便踏云而去,来到南方推进的最前线。

出事的地方大多在偏僻隐秘的地方。因为接近战线,袭风和怒雷都收起了神位威压,避免泄露自己的行踪,引来魔族势力的大修行者。

两人站在一处山谷里,袭风蹲下来仔细查看小道上的痕迹。

“看这脚印的形状,的确是人族先锋部队的制式装备踏云靴。”袭风说完又皱起了眉头,“可是脚印为什么到这里就没有了?也没有灵力残留的痕迹。”

“也许是用了其他的秘法吧。”怒雷站在袭风背后淡淡地说道。

“就算是用其他的秘法,也需要灵力来催动。不可能毫无痕迹的。”袭风摇摇头,否认了这种可能性。

“如果是法器呢?”

“法器?”袭风恍然大悟,的确有些法器具有特殊的功能,最重要的是使用以后不会留下灵力波动。因为灵力在注入法器以后,就会转化成为另一种能量。可是能让这么多人一起消失或者说被转移的法器,按道理来说应该不多才对啊。

猛然间,袭风想到一种可能性。他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心里极不平静。

站在他身后的怒雷轻笑一声道:“怎么,想到了么?”

“能让这么多人瞬间消失的法器,我知道的,只有雷域囚环。”袭风一脸淡漠地转过身来,而他看见的怒雷,没有慌张,没有羞愤,更没有诧异。而是一脸嘲讽的神色。

“果然是你。”袭风痛苦地闭上眼睛,“为什么?”

“一个死人,不需要知道为什么。”

“勾结魔族,你置仙界于何处?”袭风想不明白,为什么怒雷要这样做。身为十天神的怒雷,根本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有些事呢,做了以后不单单对一方有利。”怒雷像是阐述一个及其平淡的道理,“杀了你对魔族可能有利。对仙界,未尝不是有利的。对我,也是有利的。”

袭风的眼睛猛地睁开,“清修派!”

“哈哈哈!”怒雷却没有回答袭风,一拳直奔袭风胸膛而去。

袭风双手虚托,正是结风盾的起手式。出乎袭风意料的是,他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自己的神力被封印了!

也正是这愣神的一瞬间,怒雷的拳头重重击中袭风。袭风像颗炮弹一样被击飞,一袭白衣也被鲜血染红。

“迷神香,一点小把戏。”怒雷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囊,给袭风看了看。

迷神香是一种罕见的香料。它是由迷神树的枝干碾磨以后,配以特定的其他香料混合而成。迷神树生长在灵气充沛的地方,它的成长不需要水分或者营养。唯一需要的,就是大量的灵气。它就像一个无底洞一般,鲸吞着周围一切的灵力。因此,迷神树的枝干可以用来做储魔道具。它磨成的粉末配合特定香料所散发出的香气,可以暂时阻断吸入者的灵气运行。而迷神树的果实,被称为恶魔之果。服食了恶魔之果的人,一辈子都与修行无缘了。通过修行所凝聚的灵力,都会被恶魔之果改造后的丹田吸收。是真正的无底洞,一辈子不可能结丹。

“刚才的一击已经废掉了你的神格。如果你现在自断经脉,还能赶着去投胎。”怒雷将香囊收回了怀里,却没有对袭风下杀手。

“怎么,怕我自爆神元?”袭风嘲讽地对着怒雷一笑。

修行到了袭风若水这样的境界,力量已经不单单是从肉体上体现出来。即使不能借天地之势,不能凭借强悍的肉体创伤敌人,也能通过燃烧引爆元神来重创敌人。只不过这样做的后果便是魂飞魄散,彻底地消失在这个世界。

“袭风!”

怒雷一惊,转身看去,若水正从西方飞驰而来。但过了一会儿,怒雷又转惊为喜,他哈哈大笑,双手一搓,浑身泛起雷丝万缕。“来得好!省了我去找你的功夫!”

“你去死!”见袭风如此惨状,若水伤心地哭了出来。她右手高举,附近水潭中的水冲天而起,凝成一条水龙,仰天长啸,声势惊人。

怒雷却是不惧,迎着水龙直扑过去,手心一颗雷球越聚越大。

吼!

水龙面目狰狞地咬向怒雷,怒雷却是丝毫不动容。一甩手,雷球从水龙口中进入,贯穿整条龙躯,噼里啪啦的雷暴仿佛撕裂了空间,重重击中巨龙身后的若水。

“同为十天神,你的能力却是远不如我的。”

被击落的若水浑身焦黑,雷电的力量让她半边身子直接麻痹。怒雷毫发无损地站在十米开外。

而水龙咬碎的,不过是一个分身。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