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耀睡觉的姿势正是道家的蜇龙法。道士自然也知道这种睡法。

“蛰龙无声还有声,声声说与心中听,神默默兮气冥冥,蛰龙虽睡睡还醒。”这首《渔夫词》正是描述蜇龙法的。

道士摇摇头,看来赵耀对自己还是不放心啊。现在的赵耀正处于半睡半醒的阶段,而用这种方法休息,其休息效果还远远比普通睡眠要好。道士又添了一把柴,自己也不说话,盘坐调息了起来。

由于万兽粉的效果,今夜除了能听到些许蝉鸣蛙声,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美好。一阵微风拂面,赵耀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微风就像女人的手一样那么温柔,那么令人眷恋。他坐了起来,随着风去的方向走了过去。

道士仍然在打坐,奇狼三人依旧在熟睡。没有人注意到迷迷糊糊渐渐走远的赵耀,他甚至没有带上不动如山和疾火。

“袭风~袭风~”风中似乎有女子轻声的呼唤。

此时的赵耀其实并没有完全的丧失理智,他仅仅是觉得就像做梦一般。理性让位于感性,凭借自己的感觉行事。离开营地很不好,道士也许会有坏心,奇狼三人有可能遇到危险。这些理性的问题如果在平时,会成为主导赵耀行为的决定性因素。但在此刻,这些问题才刚刚浮现在脑海,便又被风带来的温柔感受所淹没。

当赵耀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山洞之中。虽是山洞,壁上的石头却是如翡翠一般莹绿莹绿的,将整个山洞都照亮了。

发现不对的赵耀转身就想逃走,自己应该是被山中的妖魅迷惑住了。能够迷惑住自己心智的精灵,自己实在是没有胜算。

一转身,赵耀就傻眼了。身后根本就没有路,依旧是石壁。三面石壁,只有一面是水晶琉璃墙。赵耀想了想,干脆就地坐下。

他不想丧失主动权,不想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袭风~袭风~”那女子的低吟又隐隐约约的在耳边响起。赵耀此次没有让感性支配自己的身体,他手掐子午,开始听息静心。

听息是道家静功的一种方法。闭上眼睛,放缓呼吸。一边将呼吸频率降到最低的同时,一边尝试用心去数一呼一吸的次数。九次一圆,九圆一乾坤。这样的方法要做到心无杂念,心中只有数息时候的计数。

也许是数息真的起了作用,那若有若无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就没有了。正当赵耀暗暗庆幸的时候,整个山洞都剧烈摇晃了起来。细小的石块被震落,洞中的藤蔓也开始胡乱挥舞。水晶琉璃壁突然光芒大盛,刺得赵耀睁不开眼睛。

“袭风?袭风?”

听着女子的呼唤,袭风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

“若水?”袭风认出了眼前的女子,砸吧砸吧嘴,翻了个身子继续睡,“你别摇我,让我再睡一会儿。”

“咯咯,袭风你个大懒虫,早课又不做了么?”若水右手拿着自己的一撮长发,搔弄着袭风的脸庞。

啪!

袭风一双手掌拍住若水的脸,将她的嘴都夹得嘟了起来。

“哈哈,若水你现在的样子真可爱。”

“泥个嗒坏淡!”若水嘟囔不清的抱怨着,一双小手锤在袭风的身上,撒娇多过惩罚。

“好了,不闹了。如今天下大乱,也不知道我们能独善其身多久。”袭风轻抚着若水的头,若水也靠在了袭风的怀里。

“袭风,我们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不去管其他不好么?”

“哪有这么自私的天神?嗯?”袭风有些宠溺地捏了捏若水的鼻子,若水不服气地哼了一声,转过头躲开了。

袭风掌管天下的风属性,擅长风元素的法术。若水掌管天下的水属性,擅长水元素的法术。

在仙界,一共分为三个流派,天道派,执心派,清修派。

天道派:以追求鸿蒙之时的混沌之力而存在的仙界流派。性淡薄,崇尚自然,掌握能影响三界的重要法则。一般不插手三界之间的事,潜心修炼,以维护天道秩序为己任。

执心派:凡人修炼成仙会经历七情六欲阶段。大部分人通过绝情绝欲来度过这一阶段,却有少部分的天纵奇才反其道而行之,坚守本心,随着心而走度过这一阶段。行事随心所欲,亦正亦邪。这少部分的人往往都是执心派的子弟。

清修派:成员仙人居多,多为薄情寡欲之辈。他们信奉万事万物自有其规律与法则,探求万物的法则并遵循它,是这一派人的毕生追求。他们企图通过掌握万物法则取代天道派执三界牛耳。

袭风与若水都是执心派的成员。他们虽然身为仙人,但是在度过七情六欲阶段时,并没有选择斩断尘缘。而是凭借着彼此的爱意得道成仙。他们不仅是仙界令人羡慕的一对眷侣,自身的修为也是极高。两人都隶属十大天神,分别获得风神位与水神位。

“三界大战已经持续了一年的时间,据说魔界已经攻陷了人间界大部分的领地,生灵涂炭。”袭风突然提起人间的现状,两人的情绪都低落了。

自远古时代结束以后,仙、魔、人界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仙界所处的位置于九天及其以上,灵气充裕,资源丰富;人界处在地表比较繁华的地带,并且有自觉的天下之主的意识,因此可以认为是大地之王。

相比于其他两界,魔界就混的有点惨了。所谓的魔,成形有三种途径。一是远古时期就遗留下来的执念与污秽之物,修炼出了自己的灵识,并且能不断成长;二是其他物种的堕落,比如仙界的仙人因各种原因堕落为魔,人界的凡人因为执念而堕落成魔,都是有可能的;三是某些灵性事物侥幸吸收或者接触到了灵力充沛的事物,吸收以后成魔。

远古时代,先贤甚多。不论是人间界还是仙界,人们都本性质朴,没有那么多的执念与邪念。当时的魔界就想一屋肮脏的一角一般,既不显眼,又不影响大局。

但远古时代结束以后,人们杂念与欲望日渐膨胀,魔界的势力也慢慢地壮大。它们不满足于躲在肮脏贫瘠的角落,想要占有人间富饶美好的土地与资源。更有一些强大的魔提出征服人间打上仙界的口号。

一年以前,潜伏已久的魔界终于对人界发起了侵略。由于魔界生物的手段诡异残忍,人界的主要迎战势力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仅仅一年时间就丢失了大片的领土。仙界自然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也在近期派出了许多仙人下人界辅助人族反击,但效果似乎并不理想。

琉璃窗外又是数道流星划过,那是仙人们疾行时的姿态。

“这是第十批下人界的仙人了吧。”袭风喃喃自语道。

“据说魔界这次的势力很强,而且有几个已经成型的大魔,很是棘手。仙界即使派了这么多下仙去辅助人界,也是杯水车薪。”

“天道派的人怎么说?”

“哼,那群死木头有什么好说的。只要没有动摇到天地乾坤的根基,想来仙界就算是换了主人他们也不会在意。”若水性子跳脱,一直和那群一心维持天道秩序的天道派众不对付。

“清修派和执心派呢?”袭风没有在意若水使小性子,又问了其他两派的态度。他们两人虽然属于执心派,但两人很少与其他人交流。执心派内部的组织也十分松散,成员们大多随心所欲的生活。隐居的有之,在人界游历的人亦有之。因此袭风才会有此一问,如今的执心派,对于魔界的事到底怎么看。

“清修派认为,人界和魔界的事情,就该由他们自己处理。一群缩头乌龟,只知道躲在安全的地方借由修炼来延长自己的性命。”若水的鄙夷之色毫不掩饰,但话头一转,又换上了一副疼惜伤心的神情。“这次援助人界,就属我们执心派出力最大。前九批派下人界的仙人共八十一位。其中执心派的七十五位,清修派的六位。七十五位仙人中,下仙六十四人,中仙十一人。”

“若水你为何伤心?”袭风不解地看着若水。即使执心派出力最大,若水也不该是这种神色。

“下界的八十一位仙人,现已身陨过半。其中大部分都是我执心派的成员。”若水说道这里,再也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每年执心派所吸纳的新成员本来就很少,远不如清修派。这一次身陨如此多的成员,无疑是大伤元气。

“若水。我决定了,我要下人界。”袭风露出坚毅的神色。这个决定他考虑了很久。他知道一旦做出这样的决定,若水与他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将不复存在。但是就在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袭风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他和若水也是从人界飞升上来的,以前也是凡人。如果自私的只顾自己,他会觉得不好受。

“袭风你......”若水瞪着小眼睛望着袭风。袭风的心事她又如何不知道,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么。“我和你一起下人界。”

袭风对着若水轻轻一笑,两人十字紧扣,遥望天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