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头菇并不是什么名贵山珍,所以一行人很轻松就采摘到了。只剩下紫烟草比较麻烦。

紫烟草是名贵药材的一种,性阴,喜寒。将紫烟草投入水中,热水会变成剧毒,冰水会成为补血汤药,温水便会成为香料,可食用。

赵耀隐约记得紫烟草是在山林深处的一个水潭边,那时自己也只是远望一眼而已。

“赵耀,你已经走遍照妖山了么?”奇狼眼见一天时间不到,就已经有两味材料入手,心情大好。而且这一路走来,所遇到的凶险似乎并不如村里长辈说的那么凶险。奇狼把这一切都归功于赵耀,对他越发的崇拜。

“我只在照妖山周围活动,并不敢深入山谷。”赵耀皱着眉头试图辨识水潭的方位,毕竟是很早以前的事。“而且每次上山下山都有固定的路线,所以风险性比较小。”

“山中的精怪真的很危险么?”奇狼天真的问道。

“嗯。我曾经碰见过树人和野猪怪交战,十分凶险。”

奇狼还想问什么,被赵耀一挥手制止了。

“水声?”奇彩蝶耳朵最灵,仔细听了听惊奇地大叫到。

顺着水声,一行人拨开一丛杂草,一汪清澈的水潭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水潭有一面挨着一座小山丘。奇彩蝶听到的水声,就是山丘上流入潭中的小溪流所发出的。

小姑娘被这美丽的景色所吸引,赵耀和道士可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他们绕着水潭走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最后一味材料,紫烟草。

“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赵耀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快下山了。道士开始准备材料熬汤,赵耀则去收集一些柴火准备在水潭边过夜。

在山林之中,如果只有赵耀一个人的话,他是不会选择在水潭边过夜的。一来有水源的地方,一般都会有许多野兽来饮用;二来,露宿在地面上,其危险性远大于睡在树上。但他现在带着几个没有野外求生经验的人,也是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地去收集各种材料,制作各种陷阱来确保一夜的平安。

奇狼早就累得不想动。他把奇虎轻轻放在水潭边,自己也一屁股坐下,闭着眼睛睡着了。奇彩蝶看了看自己的哥哥,又看了看正辛苦削着木条的赵耀。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问道:“耀哥哥,你在干什么?”

“做陷阱。”赵耀将木条的一段削尖,仔细看了一下,觉得差不多就放到一边,开始削下一根。

“戴着面具很热吧,我这里有手绢,借给你擦汗。”奇彩蝶从怀里掏出一张手绢,递了过去。

赵耀看了奇彩蝶一眼,想了一下,这才放下手中的东西。

“不用,你留着吧。”他将牛骨面具往上一推,露出了自己的脸。赵耀没有去接手绢,而是抬起自己的右手,直接用袖口擦了擦额头的汗。

看着赵耀棱角分明的脸,奇彩蝶轻轻松了一口气。

赵耀见了打趣道:“怎么,彩蝶妹妹怀疑我是妖怪?”

被戳破想法的奇彩蝶脸微微一红,没有接赵耀的话头,只是蹲了下来摆弄木条,娇声问道:“耀哥哥,有什么我能帮着做的么?”

赵耀想了想,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对奇彩蝶说:“你去划线吧。这是我做的万兽粉。你把它均匀地洒在这周围,撒成一个圈。”

万兽粉是野外露营的必备药粉之一。它是由多种草本植物和强大动物粪便混合而成的一种药粉。其主要的作用是驱蚊驱虫,对于大部分蛇类也有很强的驱散效果。

奇彩蝶接过纸包,一脸娇憨地跑去撒粉。虽然她不知道这粉末有什么作用,但是能帮上一点忙让她很有成就感。

一路走来倒还不觉得。刚才被奇彩蝶一提醒,赵耀这才觉得热。他不仅身上背负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外面还穿了一套蓑衣。蓑衣可是不透气的东西,可把他给闷坏了。

他走到水潭边把蓑衣脱下,牛骨面具也放在一边。道士正在把材料碾成粉末,抬头看着赵耀说道:“果然是个少年郎,长得还挺俊俏。”

“你要是这么闲的话,待会儿熬了汤过来砍点木头帮我做陷阱。”

“不闲不闲,再说我手无缚鸡之力的,哪里干得了那种重活。”道士一听赵耀的话连连摆手,赶紧低下头做自己的事。

眉匀而健,目神而有灵。虽然只是匆匆打量了一下,道士还是看清了赵耀的面相。最令他感到印象深刻的就是赵耀的眉毛与眼睛。他的眉毛不浓不淡,给人以均匀地感觉。眉体不散不聚,眉峰不锐不立。

中庸么?道士莫名的想起中原文人们推崇的中庸之道。赵耀的眉毛,就是给他这样的感觉。

再说他的眼睛。不似普通人一般浑浊暗黄。黑白分明不说,还很有神韵。总感觉一个眼神里包含了许多种情绪。

这样的眼睛为何如此道士却是知道。一个人如果三宝(精、气、神)充盈,修养时间顺应天时,那么眼睛就会黑白分明。如果这个人言少虑多,那么他的眼神就会充满神韵。因为他的心事没有通过嘴说出来,而是都包含在了眼睛里。这样的神韵,会让人不知不觉的着迷。

两个时辰过去了,夜幕已经降临。忙活了一天的赵耀这才有时间坐在潭边休息。他拿着一根树枝拨弄着火堆。夜露深重,他不想因为着凉再增添新的病患,这会大幅度降低队伍的活动能力。

道士另起了一处篝火,上面架着一个小土锅。云头菇在锅中翻滚着,散发出阵阵的鲜香味。而奇狼三人,至今仍在呼呼大睡。赵耀帮他们找了一些干草铺成床垫,在柔软暖和的垫子上,奇彩蝶几乎是倒下去就睡着了。

“你说你一身的本领都是家中长辈教的,莫非你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道士一边熬汤一边和赵耀闲聊起来。

“只是普通的猎户子弟。”

“哦?很难想象一个猎户子弟能懂这么多东西。”道士却是不信,以为赵耀是在敷衍他。

“我的父亲见识渊博,我只是从他那里学到一点皮毛。”赵耀提起父亲,心中又不免担心起来。父亲现在安全了么?父亲又怎么找到自己呢?要不要过段时间回小院看一下?

“尊上的名讳是?”

“赵闻道。”

“赵闻道......”道士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貌似没有听说过这个人。难道是中原赵家的子弟?

“道士你又是为什么在这个山里?”赵耀拿出不动如山缓缓擦拭着。

“我啊。我是出来找一个有缘人。”火光照在道士的脸上,道士一脸追忆的神情。

见道士说的那么含蓄,赵耀本不想再追问,谁知道道士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大道三千,各有不同。在人界,人们修行成仙的方式不同,初衷不同,传承也不同。

山海楼,是人界有名的组织之一。第一任楼主曾为天道派的一员。后下到人间建立起山海楼。山海楼的人们认为,天者,高乎玄妙难以探究。那么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大地,我们又了解多少呢?

山海楼成员的修行方式便是通过探访天下的名山异地,绘制出精确完整的《山海图》,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感悟从而得到提升。

“随便走走绘制一幅地图就能获得感悟提升修为?”赵耀觉得这种修行方式实在是太不靠谱。既不巩固自身三宝,也不去促成天人合一,这还怎么境界提升?

“这可不是随便走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其中的奥妙,非依此道修行的人所能知道的。”道士骄傲的说道。

赵耀却是不以为意,笑了笑将不动如山放在身侧,理了理垫在身下的蓑衣,准备睡觉。

“那么你觉得偏守一隅不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你就能修行的更快么?”道士觉得自己的理想受到了轻视,想要和赵耀争执。

“天地处处有,何处不修行。”赵耀却是不想和他废话,随便敷衍了一句躺下睡觉。

听到赵耀的话,道士却是笑了。人们都有这个时候,或者说这种劣根性。还记得中原有段时间流行看山看水三境界的故事的时候。就有很多自以为是的凡夫俗子天天故弄玄虚的吹嘘自己。

要么就是看山不是山的人,要么就是看山仍是山的人。总之就没有看山是山的第一层境界的人。而事实上,他们仍处在那一个境界。

就像明光寺老和尚说的那样,当人们知道了放下比持有更有智慧更有境界的时候。他们就会不分对错不论情况地都放下。破执破执,没有执哪里来的破。没有拿起又哪里来的放下?

赵耀的回复也是如此。没有走遍天下,又怎么能说出安守一隅比天下更好的话出来?虽然话没有错,但从他这个少年嘴里说出来就是大错特错了。没有经历过的,不是自己体悟到的道理,就是大道理空道理,没有一点作用。

但一念至此,道士心里又有了一丝高兴。赵耀身上还是带有凡人气息的嘛,这就好。未经雕琢的玉才叫璞玉嘛。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