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果属于山珍的一类。椭圆如桃,通体呈赤色,具有健阳补气的功效。在这修行的一年里,赵闻道除了指导赵耀武技,还会教导他学习各种古籍,闲暇之时更会向他讲解自己这些年来的见闻。

“在中原地区,赤果除了可以用来入药,有的炼丹师还会将它做成药丸,名为赤丸。这种药丸入口即化,能在短时间内提供大量的真气。有些走偏门的武士就会利用赤丸来释放一些平时自己无法做到的武技。”

赵耀想起了自己手里正拿着《万草集》,父亲指着赤果图案谆谆教诲的场景。

越是名贵的东西,想要获取就越困难。想要获得赤果也是如此。此时的赵耀一行人,就趴在灌木丛里,盯着十米开外的一串赤果。

“果然有异兽守护啊。”道士仔细打量着那一串赤果,嘴里啧啧称奇,“看那皮色,大概轮回百次了。好东西,好东西。”

赤果一年结一次。如果果实被摘掉,那么就会马上枯萎,再也不结果。如果没有被摘掉,那么这种果实就会在春时开花,夏时结果,秋时满叶,冬时凋零。静候着第二年的轮回。每轮回一次,来年所结出果实的表皮上就会多一圈淡淡的黑色圈纹。

“我去处理掉那些异兽,你,老实点。”赵耀拿出不动如山,出发之前还不忘警告一下道士。

道士赶紧赔笑,眼睛却没有漏掉赵耀换刀这一小动作。

守护赤果的异兽是一群猴子。和普通瘦小猴子不一样的是,眼前的这些猴子浑身都布满了伤痕,甚至有一只猴子瞎了左眼。斗战猴,是山中奇兽一类。生性好战,喜食肉,猴血燥热却又能乱人心智。是制作昂扬药剂的主要原材料之一。

赵耀一走出灌木丛,猴群便骚动起来。一声尖锐的长鸣,猴子们从四面八方攻向赵耀。锐利的爪牙是它们进攻的武器,即使是落单的老虎,如果遇到一小群斗战猴,也会被撕得粉碎。

按照道理来说,被围攻的话应该快速跑动避免腹背受敌。但赵耀却深知,以自己的速度,是无法摆脱在山林中高来高去的这些生物的。因此他干脆以静制动,只在极小的范围内活动。

赵耀的挥刀斩击刀刀到肉。配合腰部的扭动与步法,十几只斗战猴硬是没有一只能近身。更重要的是,虽然斗战猴们都身经百战皮糙肉厚,却往往在中了一刀之后就倒地不起,只能在地上翻滚挣扎。

如何让刀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赵闻道告诉赵耀,首先做到举重若轻,然后做到举轻若重。

用不动如山斩木桩的时候,父亲要求每一刀都要尽全力劈砍。刚开始的时候只能斩上十几刀,等到一年过去,自己便能斩上一百多刀。这就是举重若轻的训练。再后来,赵耀开始将刀法带入到日常生活中去。他一有空就单手握刀,上下低频率的晃动。动作虽小,但重复上千次,上万次,平时手臂上锻炼不到的地方就会酸胀。习惯以后,赵耀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对于不动如山的控制力又进一步增强。这便是举轻若重。

所以尽管斗战猴皮糙肉厚,尽管赵耀挥出去的每一刀都不算很快,但其中所蕴含的冲击力,不仅是惊人的,而且赵耀能够自如地操控它。

几息时间以后,地上躺满了吱吱乱叫的斗战猴。赵耀确认了一下周围环境,的确无危险后,这才缓缓走向赤果,着手采摘。

吼!一声咆哮从赤果后的丛林里传出。

赵耀被吓得倒退两步持刀待战。

丛林被破开,一只高约三米的斗战猴王直冲而出。脸盆大的拳头转瞬即到。赵耀举刀格挡,却被一拳直接轰趴在地。还没缓过一口气来,斗战猴王的拳头就如雨点般落下。

轰隆隆!

赵耀一个侧滚堪堪躲过这一阵拳头雨。即使不回头看,凭借飞扬的尘土与震颤的大地赵耀也知道这是多么可怕的打击力量。

万幸没有伤到腿。赵耀心里暗暗庆幸。如果刚才伤到了腿,赵耀连挣扎的机会都不会有,直接被猴王按着一顿胖揍,绝对会被打成肉泥。

但他心里也清楚,在这山林里,自己是绝对跑不过猴子的。因此还没跑出两步,他就将手放在疾火之上。阳光忽然被一块巨大的影子遮住,赵耀几乎是下意识地转身,拔刀就斩。

疾火出鞘,带出一串火星。

锐利的刀锋直接无视猴王胸前厚厚的肉甲,翻起一条深深的血肉刀痕。

吼!

猴王没想到仅仅一个照面自己就受到这么重的伤。胸前的炙热与疼痛感让它彻底陷入愤怒之中,它高高地人立而起,双手握拳准备直砸而下。赵耀却是抓住这一空挡欺身上前,一脚蹬着猴王的左腿,借势跳跃起来。疾火自下而上斜撩上斩,刀锋就像切豆腐一样丝毫没有停滞,干净利落地完成既定动作。

嘭!

猴王巨大的身躯重重倒在地上,触目惊心的道痕让躺在地上的小猴子们瑟瑟发抖。它们怎么也想不通,连山熊利爪都抓不透的猴王肉甲,怎么就像纸糊的一样被人一划就破。

残留在疾火刀刃上的血液被瞬间蒸发掉。血腥的气味弥散开来,就像是无言的死亡通告。原本躲在树上看热闹的小鸟们被这诡异的氛围所震慑,纷纷振翅离开。

“啧啧啧,真是一把神兵利器啊!”道士忍不住从灌木丛里走了出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赤红的疾火流口水。

跟在他身后的奇狼与奇彩蝶神色比他还不堪。奇狼的眼里充满了对赵耀的崇拜之情,而奇彩蝶则是看英雄一般地看着他。想必这种惊心动魄生死一线的战斗已经彻底刷新了他们两人的世界观。

“现在应该没什么危险了,道长你去摘赤果吧。”赵耀将疾火还刀入鞘,他并不喜欢这种引人注目的感觉。道士还是恋恋不舍地看着疾火刀鞘,赵耀却是不理他,捡起不动如山,走向猴王。

“你这是要干什么?”道士见赵耀从腰间掏出一把短刀,毫不留情地直插进猴王的头颅。

“我看看它有没有妖丹。”

“你不是不杀生么?”道士只见猴王抽搐一下,身体彻底不动了。

“我什么时候说了自己不杀生?”

“木刀活命!长刀...长刀...杀生。”道士话一出口才发现,赵耀的确说过木刀活命,但是他也说过长刀杀生。一路上看着赵耀只用木刀开路,甚至和小猴子战斗时都故意留它们一条性命,道士也下意识地将赵耀归在了善类。

赵耀见道士哑口无言了,只是轻笑。自顾自地在大头颅里翻找妖丹。

妖丹是妖兽修炼所凝结的内丹。就像人修炼会结金丹,魔修炼会结魔丹。结丹证明该生物能化气为神,凝神为丹。是今后肉体自成乾坤的基础。丹和肉体是息息相关的。这种结丹的修炼方式是以肉体为鼎炉的思想为根基。这种思想认为,无论是婴儿还是幼兽,刚出生之时总是充满了灵性。

那是因为初生的生物,还没有被五谷杂粮七情六欲所玷污,先天之本充足,鼎炉完备。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其成长之时,难免会滋生各种各样的欲望,过度消耗自己的先天之本。

用眼过度伤神,多言碎嘴伤气,淫邪猥亵伤精。而这三者正好是生命之本,因此纵欲过度的生物且不说无法修行,连寿命也会有所缩短。

翻找了一会儿,赵耀失望地叹了口气。果然妖丹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本来赵耀是想,这个猴王看起来这么高壮,攻击性又强。说不定是一头异兽。没想到终究也只是普通的一只猴子而已。果然是林深多精怪,海广物自奇。

“赤果我摘到了,这些猴子怎么处理?”道士扬了扬手中的袋子,示意已经把赤果装进去了。又看了看四周躺着瑟瑟发抖的小猴子们,询问赵耀。

赵耀抓起一把泥土,搓了搓手,弄掉血迹。他瞥了道士一眼,说道:“让它们自生自灭吧。”

道士听到赵耀这个回答,发自真心地笑了笑说:“既然如此,我们就继续赶路吧。还差两味材料。”

赵耀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左边道:“老规矩。你和我一起走,奇狼你们跟在后面。”

看着赵耀仍旧是对他一脸戒备的样子,道士无奈地叹了口气,老老实实走到赵耀左侧。

但赵耀并不知道,此时道士的心中和他表现出的平静迥然不同。道士地大脑飞速运转着,思考着自彼此相遇后,赵耀的一举一动。

带着两把刀,木刀活命,长刀杀生。木刀的刀法敦厚不乱,长刀的刀法简单直接。更让人吃惊的是,这个少年看起来也了解一些山珍海宝的知识。不仅能一眼认出赤果,还提前知道赤果会有异兽守护。这种知识储备,如果是中原子弟倒也能理解。偏偏他只是个山林猎手。

道士摸了胸前,一册厚厚的书本静躺在那里。

再等等吧,再等等,道士这样劝解略微心浮气躁的自己。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