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妖村的中央,一个四四方方的平整石台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村里的几十户人家都聚集在这里。大人们忙着置办流水席,小孩们则在其中穿梭,玩闹。

小茵手里拿着两块糕点,偷偷摸摸地跑到奇狼身边。她伸手拉了拉奇狼的衣袖。

“奇狼奇狼,快看,好吃的糕点哦。”小茵献宝一样将手里的糕点高高举起。出乎她意料的是,奇狼不似以往的热情,反而故作沉稳地点点头。

奇狼正襟危坐地说道:“小茵,这些糕点是流水席上的吧。快点放回去,别和个小孩儿一样瞎胡闹。”

小茵把手缩了回去,恋恋不舍地看着手里的糕点,她咽了口唾沫说道:“可是,以前每年我们不都是这样玩的么?而且这些糕点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奇狼一脸鄙夷地看着小茵,他挺直了背脊说:“以前我还是个小孩儿,不懂事。现在我已经长大了,马上就要参加成人仪式了。你快把糕点放回去,一点礼数都不懂。”

奇狼说完,正好瞥见礼台上的父亲和大哥看向自己,他赶紧挺起了胸膛,神色严肃。

“哦。”小茵垂着头,一脸的失望。她的肚子发出了咕咕的响声。

“吃货。”奇狼低骂一句。小茵一下子羞红了脸,快步从整备区离开了。

整备区是接受成人仪式的小孩儿们休息的地方。由于仪式很复杂,所以这些小孩儿要在整备区好好待着,随时待命。

奇狼斜着眼看了一下和他一起接受成人仪式的小孩儿,。他们大多是贫困的农户子弟,身上穿的顶多是新做的衣服,并没有像奇狼这么威风。奇狼心中更是骄傲了,他仔细地拍了拍胸前的皮甲,确保它没有沾染上什么脏东西。

“成人仪式开始!肃静!”礼台上一声锣响,村民们都纷纷入座流水席。整备区的小孩儿们都激动的脸庞通红。

奇威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放下奇彩蝶,交给大儿子奇虎牵着。

奇威石走到礼台前方,向四周拱了拱手说道:“今年的成人仪式,还是由奇某人主持,乡亲们不会看腻了吧。”

“哈哈,一村之长,该由你来主持。”

“就是就是,该由村长你来主持。”

台下一片笑声。照妖村的成人仪式,其实是由奇威石一手建立起来的。在奇威石当上村长之前,这里的村民根本没听说过成人仪式。在当时村民的眼中,打猎,吃饭,耕地,生子,这便是日常生活里最重要的四件事。

“既然如此,那么就话不多说,直接进入正题吧。”奇威石一挥手,从石台左右两侧走上五名衣装整洁的精壮男子,他们手里各自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的东西也不尽相同。

“受礼男子入场,家中长辈入场。”奇威石说完,自己也从礼台走了下去,来到石台之上。人群中走出十几个中年老农,他们都是受礼孩子的长辈。

整备区里的孩子们也站了起来,排着队登上石台,在石台之上跪成两列。

“受礼!”奇威石高呼一声,从五个托盘中各取一物,随后来到奇狼的身前。其余长辈也是如此,他们拿了东西后来到各自的孩子身边。

玄石,腰束,手缚,短刀,朱砂。

这是照妖村成人仪式里用到的五样礼具。玄石是照妖山上的特产,石头呈玄色,细看似有纹理,看久了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沉迷其中。故称为玄。寓意着受礼男子沉稳内敛,如玄石般坚韧难测。

腰束则是中原武术名家传下来的规矩。他们用一束特制的长巾扎在腰间,寓意生命不息,内气不散。

手缚是巫文化的产物。一小匹绢布缚在右手腕上,寓意着抑恶扬善。在巫文化中,右手是充满力量与邪恶的手,是邪恶之手。

短刀是猎人们身份的象征,象征着受礼男子的身份,以祈求猎人先祖们的保佑。

朱砂也是巫文化的一种。据说朱砂通灵,能直达上天。受礼之人要将朱砂涂在眉间,女子一点,男子一竖。当然,在照妖村,女子是没有成人仪式的。毕竟在这个时代,人们重男轻女的观念还很严重。

奇威石仔细地将那一抹朱砂抹好,眼睛湿润了起来。

“爹。”跪着的奇狼看着父亲,自己也忍不住哽咽。不知不觉间,曾经意气风发的父亲已经这么苍老了。两鬓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以前一直被奇狼忽略的这些岁月痕迹,在此刻变得无比清晰。

“小狼。你长大了,以后要像个大人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奇威石摸着奇狼的头。这小子,也只有跪着的时候才摸得到他的头了啊。

“爹放心,孩儿明白。”

奇威石满意地点点头。

咻!

奇威石虚空一抓,手一翻,一支翎羽箭出现在奇狼面前。

“爹,这是?”奇狼看得目瞪口呆,爹什么时候会变戏法了?

奇狼抬起头,却看见奇威石一脸凝重地看着村头方向。

“桌子怎么在动?”坐在流水席旁的村民们看着桌上的杯盘,从微微的颤动变成剧烈的震动。

众人都坐不住了,纷纷站了起来。奇狼也站了起来,被奇威石拉到了身后。

“村长!马!有马队!”离村头最近的那一桌村民已经看清了什么。奇威石眯起了眼睛,脸色越来越差。

“小狼。让你大哥带上你娘和你妹妹去村西头找赵耀父子。我没来找你们,你们不要回村。”

“为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快去!”奇威石已经看到了那一批马队。赤红的战袍,统一制式的皮甲,泛着寒光的马枪。

这不是马队,而是军队!

他来不及向奇狼解释。奇威石转过头对奇虎使了个眼色,自己跳下石台迎了上去。

奇狼一步三回头地看自己的父亲,终究还是来到奇虎身边,将父亲交代的话转述给大哥听。奇虎看了看远处父亲的背影,抱起奇彩蝶拉着奇狼往自家方向跑去。

骑士们已经勒马停下,泛着寒光的马枪将村民们远远隔开。领头的骑将背上背着一把长弓。看来刚才那一箭就是他射出来的。

“在下奇威石,照妖村的村长。不知各位来到这里有何贵干。”奇威石双手抱拳,换上一副笑脸。

骑将看了一眼奇威石手上的长箭,嘴角扬了扬,一脸桀骜地说道:“没想到这种偏僻的小山村还藏着一位武艺高强的人啊。”

奇威石矜持地笑了笑说道:“武艺高强不敢当,只是空有一身蛮力罢了。”

骑将哼了一声,马鞭扬了扬说道:“我们是中原楚家的飞火骑,来你们村找一个人。”

奇威石没有听过楚家的名号,毕竟他从未去过中原。但他不敢懈怠,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问道:“不知你们要找何人?”

骑将从怀里拿出一卷画像,展开了放在奇威石的眼前说道:“剑圣赵轻爵。你可见过?”

奇威石定睛一看,这画上的男子甚是年轻,村中应该没有这么年轻的外来人。再仔细一看,又觉得眼熟。这长得,为何与赵耀又几分相似?

奇威石的心中一阵慌乱,画像上的剑圣赵轻爵莫非是?

奇威石虽然心乱如麻,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他摇摇头说道:“村里并没有这个人。”

骑将把画像收了起来,他故作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你看你们这些山民,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骑将一挥手,“杀,我们自己找。”

“住手!”奇威石大骇。但他的话语并没有什么用。身后的红衣骑士们得到了骑将的命令,一边催动着战马,一边来回穿刺着马枪,如同收麦子一般,顷刻间便倒下了一片又一片的村民。

“畜生!”奇威石一跺脚,身形暴涨。他左手按住马头向上一撑,右手化掌为拳击向骑将。骑将右手一伸,正好握住奇威石的拳头。

噗!

骑将一脚踹在奇威石的胸口上,奇威石一口鲜血喷出,被踢倒在地。

“区区炼体阶武者,也敢放肆。”骑将翻身下马,缓缓抽出腰间的马刀。

“村中成年男子保护老弱先走!”奇威石大吼一声,又从地上蹿起,扑向骑将。

骑将屈身半蹲,马刀从奇威石的腰部斜上一撩,带出一串血珠。

一错身,骑将收脚跟步,转身又是一刀。这一刀自奇威石的背部斜向下劈出,刀痕深可见骨。

“天杀的禽兽!”

意识消亡之际,奇威石似是听见了刘阳父亲刘大谷的怒吼。他艰难地回过头,一个套索正甩在骑将脖子上。

加油啊,刘脾气。

这是奇威石最后一个念头,随后,意识便被无边的黑暗所吞噬。

刘大谷一个套索出去,猎刀随后就跟上。他瞥见奇威石重重倒在地上溅起厚厚的一层灰,但他无能为力。他只能将这一腔怒火寄托于这一刀之上。

骑将被套索套住了脖子,套索上石块的力量将他的身子带的一偏。骑将还没稳住身形,一道刀光便直劈而来。

“喝啊!”骑将开声一喝,腰一扭,强行将身子移开了几寸。猎刀沿着他的左肩一路向下,直砍到腰间。虽有皮甲防身,猎刀还是入肉三分。

“去死!”骑将稳住了身形,右手一个上撩,刘大谷的咽喉处被划开一个口子,倒地身亡。

“屠村!一个都不要放过。”

将套索扯下来的骑将捂着左肩下达屠村的命令。

红衣骑士们领命,骑乘着战马加快了屠杀的速度,照妖村顿时血流成河。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