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赵耀被窗外的鸟鸣声吵醒。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晚才起床。以往的这个时候,他已经将饭菜做好,独自一人上山打猎。他奇怪地看了身边的疾火一眼,隐隐约约记得昨晚做了一个关于它的梦。难道今天起得那么晚也是因为它么?

“耀儿,起床了没。”门外传来父亲的呼喊。

“起来了。”赵耀应了一声,急忙起来穿衣服。穿戴完毕的他向疾火伸出了手。但他仔细想了想,还是收回了手,只带着不动如山出门。

赵闻道坐在石桌旁,桌上放着一盆稀粥和几碟小菜。他瞄了一眼赵耀手中的不动如山,赞许地点点头。

“父亲,孩儿起来晚了。”

“没事。”赵闻道却是一点都不惊奇,他指了指桌上的饭菜,“快坐下吃吧,为父许久没有下厨了,也不知道做的饭菜还好不好吃。”

赵耀看着桌上的饭菜,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他有多久没有吃过父亲亲手做的菜了?两年还是三年?他端起碗筷,认真的咀嚼每一口饭菜,熟悉的味道合着童年的回忆一起涌上心头。

“父亲做的和当年一样好吃。”赵耀低着头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

“那就好。”赵闻道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晃眼,当初还在襁褓里的孩子就已经这么大了。“耀儿,你一边吃一边听为父向你介绍心武技。”

见赵耀点了点头,赵闻道便姗姗地向他介绍起来。

天下是怎么样的?人们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然而他们都知道要追求仙道。因为只有仙道才能让他们的寿命长久,也只有仙道才能让他们变得更强。

鸿蒙之后,伏羲一画而分天地。鸿蒙之力散开的,化为奇山宝海。聚集的成为一个个远古神灵。慢慢地,世间演化出了人、妖、仙、魔。

又过了许久,远古神灵渐渐退出舞台,远古(上古)时代终结。

人、仙、魔三界成形,并因为种种矛盾爆发出三界大战。这场战役以仙界的惨胜,人界的归附,魔界的衰落收场。此为先贤时代。在这一时代里,无数先贤哲人如璀璨的星辰般崛起,绽放光华。

人如何成仙?先贤们集合数千年来的经验大致将其分为以下几个阶段:炼体—炼气—炼神—筑基—金丹—七情—六欲—凝神—渡劫—化仙

而武技,便属于以武入道者用来修炼的方式之一。他们将天地之间的感悟演化为武技,通过练习改进这些武技来推演天道的法则。

“既然如此,什么是心武技呢?”赵耀已经吃完了饭。他听父亲介绍了这么多,却还没提到心武技,不由得出声询问。

赵闻道微微一笑,指着一只飞过的小鸟说道:“中原地区有名家魏女剑,擅长模仿燕子飞行。”

赵耀只见赵闻道从石桌下拿出一把木剑,双脚一踏便飘身而出。最为奇异的是,赵闻道就像真的燕子一样,在空中飘飘忽忽,随着风的流动而上下。

“这便是魏女剑的身法——飞燕。耀儿觉得如何?”赵闻道收剑站立。

“轻快,就像真的燕子一样。不过父亲你的身体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好了?是痊愈了么?”

“喝了这么多年的汤药,身上的伤势好的七七八八了。”赵闻道将木剑插在地上,“耀儿你且看好,魏女剑身法的最高境界。”

赵闻道凝神屏气,赵耀也是目不转睛。只觉得一阵风过,赵闻道衣袖一摆,两只手就像燕子的翅膀一样展开,身子旋转着螺旋状急速上升。攀升十几米,赵闻道一个折返,又螺旋着急速向下。

“父亲!”赵耀眼见父亲离着地面越来越近,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忍不住喊出声来。也正是赵耀话音刚落,赵闻道身子一扭,堪堪贴着地面滑翔而过,完好无损的站在赵耀身前。

“父亲你可吓死我了。”

“耀儿你也太不相信为父的实力了。刚才的身法,你有什么感触。”

“传神。比之前演示的身法还要神似。”

“心武技就是这样的一个武技。不需要形似,而是神似。不要在乎所处的环境如何,而要注重自己的心境为何。”赵闻道认真地向赵耀解释心武技的特点,赵耀只觉得自己似乎是推开了一扇门,但自己在门内了么?

“父亲,那我怎么修习心武技呢?”

“你学的是刀法。我们赵家并没有家传的刀法,但是中原各名家的刀法为父都略有了解。那些是招式,不是你主修的方向。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你只需要用心练习基本动作即可。”

赵闻道拔出插在地上的木剑,“你跟着我的动作挥刀,我在一旁纠正。”

赵耀拿出不动如山,按照父亲的动作一板一眼地挥动着木刀。正如赵闻道之前所说的,这些动作都是最为基本的挥刀,撤刀,格挡,撤步。

但赵闻道却十分看重这些基础的东西。不仅耐心地讲解每一个动作的优势和劣势所在,还严格按照标准规范着赵耀的动作。

时间匆匆,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

照妖村内,此刻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山村里的孩子,成年都会比中原地区的孩子要早。十五岁,成年的男子便要参加成年仪式。和中原地区的文礼授冠不同,山村里的成年礼是授予成年男子猎刀,甲盾,套索等打猎用的器具。这一套礼法是根据成年武礼改进而来的。相传在先贤时代,那些贵族的子弟,尚武的世家便会为他们的孩子举行武礼。这些孩子将会被授予家传的宝剑,甲胄,骏马等战场上用的器具,以彰显其武力的强大与可战沙场的美好夙愿。

“爹!快看,我这一身皮甲好看不。”奇狼穿着一身新皮甲,在奇威石的面前张开双手显摆着。

“让你平时多锻炼身体,好好的一副皮甲,穿在你身上也撑不起来。”奇威石嘴上虽然这么说,眼里的喜悦却怎么也掩饰不了。他的二儿子今天终于也成年了,他长叹了一口气,心中莫名的惆怅。

“二弟,今天的比武大会,你可要好好表现,不要丢了奇家的脸面。”

说话的正是奇家大哥奇虎。奇虎身材魁梧,和奇狼形成鲜明的反差。奇狼听向来严厉的大哥这样说,吐了吐舌头,跑出客厅炫耀自己的皮甲去了。

“父亲。住在村西头的赵耀父子已经一年多没有出现了,要不要派人去看看?”奇虎见奇狼跑了出去,也拿这个跳脱的弟弟没有办法。转身和奇威石讨论起正事来。

“赵耀父子啊。”奇威石沉吟了一会儿。他对赵耀的父亲赵闻道还是有印象的,挺儒雅的一个中年人,只是身体不太好,给人体弱多病的感觉。“你怎么关心起他们父子俩了?”

“毕竟赵耀曾经救过二弟一命。”奇虎是个直来直去的人,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怎么说。

“你还记恨刘家父子。”想到刘家那一根筋的性格,奇威石也是头疼不已。这么多年过去了,刘家却还对他当上村长这件事耿耿于怀,处处给奇威石使绊子。“等这次成年仪式结束了,带上小狼去村西拜访一下赵耀父子吧。”

“父亲也要亲自去?”奇虎有些诧异,他的本意是随便找个村民去看看就好。

“礼节不可失。你毕竟是小辈,难道让你代表我去拜访他们父子么?”奇威石板起了脸,这个大虎什么都好,就是有些不通礼节,难以成器啊。

“爹。”一脆生生的声音从门口传进了客厅。两人循声望去,年仅九岁的奇彩蝶只露出半边小脸,倚着门扑闪着眼睛往里看。

“哈哈,彩蝶,今天怎么有力气到处跑啊。”奇威石看见自己的女儿,高兴的哈哈大笑,走到门外一把抱起奇彩蝶。

“爹,刚才二哥说大哥惹您生气了,让蝶儿来哄你。”奇彩蝶环抱着奇威石的脖子,“爹不生气,彩蝶带爹去吃好吃的。”

“奇狼这个臭小子。”奇虎听到彩蝶的话,哭笑不得地低骂了一句。

“哈哈,彩蝶,你是自己想吃东西了吧?”奇威石揶揄道。

“哪有。”被戳穿心事的奇彩蝶脸一下子红了,她只好撅着嘴撒娇,“爹,你就说你去不去吧。”

“去去去,我家彩蝶说的话,爹哪敢不听。”奇威石转过头,“奇虎,你去把奇狼找回来,别让他到处乱跑错过了成人仪式。”

“好的,我马上就出去找。”

奇威石点点头,抱着奇彩蝶往厨房那边走去。

奇家的三女儿奇彩蝶,是奇威石来到照妖村以后的生下的孩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奇彩蝶从小就体弱多病,好几次都险些夭折。因此在奇家,奇威石对奇彩蝶的宠爱远胜于两个儿子。也正因为常年在家静养,奇彩蝶并没有同年纪的玩伴。大哥和她年龄差太多,二哥却又喜欢捉弄她。于是养成了她不善言辞羞于见人的性格。

“哎。”奇虎想到妹妹的情况,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父亲为了三妹的病情也是到处求医问药,心力憔悴,只希望二弟成年以后能够懂事一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