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慕容旭早早的去上早朝,而某懒虫才刚从*上爬起,嘴里含含糊糊的念叨道:“果然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像在将军府中还有野鸟乱叫……”

“小姐……”绿萍从外面打了一盆热水进来,就听见自家小姐那脱线的模样,整天说着不雅的话。

“绿萍哇,你终于来了,快点帮我穿衣服,启儿还在宫里等我一起去耍咧。”郑芷霜她赤脚走到梳妆台旁坐下。

“是……”小姐你没弄错吧?

良久……

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正油走在凝春园内,十分惬意,不是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淡雅脱俗,如仙女一般游走在园内。

“贱人,想渴死本宫吗?怎么这么慢,就在你端来的路上就冷了,真是不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从一个亭子里传来一女子的斥责声。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娘娘饶命啊……”一粉衣宫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母妃,儿臣好饿。”慕容启掩饰他的恨,低语道。

“好饿?没看见本宫在骂人吗?连字都不会写,怎么讨皇上欢心,还想吃东西?想得美。”苏贵妃怒瞪着慕容启。

慕容启咬着下唇,双眸泛起泪花,如果自己亲母妃在的话一定不会这样对启儿,可是告皇父也没有用,这苏妃比自己的母妃心计还深,告也白告。

“来人把采月拉下去杖打五十板,华嬷嬷把把九皇子带下去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得出永诚殿一步,哼。”两个没用的东西,要不是这莲妃生的儿子没用本宫怎会还是个贵妃。

“不,娘娘……娘娘饶命啊,奴婢不是故意这么慢的,娘娘饶命啊。”采月超求饶边磕头,额头渐渐出现血渍,她眼里满是绝望与无助。

“还不快动手,都不想活了吗?”苏贵妃眼里的恼怒又上了一度。

“妈呀,这是不是着火了,热死本小姐了,谁他妈的怒火这么重。”郑芷霜斜着眼看着苏贵妃, 这女人身上的香味怎么这么浓,快恶心死本小姐了。

“大胆,哪来的贱人?”苏贵妃一听就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靠,哪来的疯狗居然学人说话?”骂我贱人?不想活了吗?想怎么死?

“你……华嬷嬷给本宫掌嘴。”苏贵妃的面色煞白,看来气的不轻。

“霜霜姐姐?”慕容启眼里有一抹委屈和担忧。

“是……”华嬷嬷撩起袖子向她走去。

郑芷霜一脸无所谓,也向她们靠近,去到亭子内,这货胆子比本小姐还大,我就不敢欺负我自己,她居然想打我。

“不劳烦这位大奶妈动手,还是我来吧!”正当华嬷嬷抬手就打她时,她出身住止。

“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掌起掌落,没有丝毫犹豫一声比一声响。

“本小姐给你掌嘴,哼。”郑芷霜对着苏贵妃那涂满胭脂的脸一阵狂扇。

众人目瞪口呆,慕容启心中有一丝欣喜,采月跪在地上停止了哭泣,谁都知道苏贵妃野蛮凶狠在皇上脸面柔弱如柳双面派,无人敢惹她,这会这会她居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丫头打了……

“啪”“啪”“啪”她还在继续,妈的,这女人脸居然这么厚。

“住手……住手啊……郑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嘛呀?”李公公闻声来,见这场景忙冲过去住止,哎,这丫头惹这么大的人物,可能活不长了。

“嘶~李公公怎么是你呀,你看我的手都麻了。”郑芷霜可怜兮兮的把纷嫩的小手放在他面前。

“娘娘……娘娘您没事吧?娘娘?”华嬷嬷反应过来后冲上去跪在苏贵妃脚边抱着她腿,眼里满是恐惧。

苏贵妃的脸被打的掌印十分明显,头发蓬乱,嘴角微微出现一丝血,神色呆滞……

“娘娘……”华嬷嬷摇了摇她。

“啊~你个贱人居然敢打本宫?为什么?”苏贵妃尖叫,一个无名小人居然打她,她可是邻国将军的长女,她敢打她?

“为什么?哼,第一你骂本小姐贱人,第二你叫人来打本小姐,第三也就是最严重的一点,启儿,还有她是本小姐的人,你特妈的也敢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