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幻镜一闪,出现几个男子围攻一黑衣女子,不远处躺着一个满身伤痕的老人。

“爷爷?尘?”郑芷霜在玄幻空间内惊呼出声。

慕容旭皱了皱眉,他目光淡然而带着冰冷,流泄如水般的清雅。她到底是谁?是否有目地?她到底从何而来?他想起那日从天而降的她。

“芷霜,快带着焚幽链离开,不要管爷爷。”躺在船板上的老人弱弱出声。

“爷爷你放心他们不是我的对手。”她如斯镇静,十分自信的说:“霜霜,听话把东西给我,我就娶你,乖。”带头的一个男子带着友好的笑容柔柔的开口。

“尘,你好脏,我知道和琴的事,你真的好脏,娶我吗?你他妈不配。”翠眉微扬起些许笑意,却侵着微微的凉意。

“听话就留着她,搞不定就弄死她,尘你还等什么?”一女子的声音传入耳中却不见人。

“琴,别躲了,我早就发现你了,路还长,别太猖狂。”

“芷霜,在想一想吧!”那男子拿出手枪,神情有些复杂。

“不可能!”音一落,她冲上前一个后旋踢把手上踢落,又一个扫腿,那男子瞬间“嘭”的一声倒在地上。

周围的人上前围攻,四打一,她的每一招一式都干净利落,使她处于上风。

“噗”地上的老人忍不住喷出一口血,他强撑着自己站起来。郑芷霜一听就往他爷爷那边看去, 暗处的某人见她分心就冲了出来猛的一推就把她推入海里。

“芷霜。”

“芷霜。”

两声惊呼声出入她耳中,又见带老人拿起身旁的力猛的往手上一划后冲向郑芷霜掉入海里的地方。

“爷爷,噗,爷爷你怎么也?”郑芷霜把头伸出海面就见浑身是伤的爷爷拼命向她游来。

“尘,开枪,快。”船上的女子向一男子命令道。

“霜霜,到了后好好活,爷爷会在天上保护你。”那老人的血围绕着他俩四周的海水,只见一阵刺眼的蓝光一闪什么都没了。

“幻镜怎么黑了?”在玄幻空间中的郑芷霜有些不知所措,原来她是这样穿越的,她的泪轻轻划过他的脸颊。她绝望的坐了下来。

她……..到底有多少秘密不为人知,刚才他什么也没看懂,她到底是谁,慕容旭面色微沉,也顺着坐下来,因为他的手不能放开她的手。

幻镜一直在闪动却没有出现新的图片,只有一只幽蓝的灵蝶在飞舞。

“请向,当年林皇后为什么会对本王致之不理?”慕容旭的冷眸盯着飞舞的灵蝶淡淡地问。

“我的主人可以发现这个十几年前的秘密。”一声听不见男女的声音响起。

“那…….我要怎么做?”郑芷霜面色不佳,耳边嗡嗡作响,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有种断片的感觉。

“嫁给他。”

“什么给他?我怎么听不清,我的耳朵好像出问题了?”她艰难的摇了摇头。

“主人,你灵力不到百分之十所以开始不舒服。”

慕容旭的眼神在些诧异和复杂,真要把她也拉入这潭深水之中吗?冷若冰霜的他淡淡地看着她。

“我爷爷在哪?”强撑意志开口。

“对不起,查无此人。”

“怎么可能,你骗人,骗人………”她几近嘶吼。

“你冷静点。”慕容旭皱着眉冷着脸开口。

突然“嗖”的一瞬间,玄幻空间消失了,两人就退出了玄幻空间,回到了酒楼的雅间内,他们的手被一股力量弹开,郑芷霜手心的刀口瞬间愈合,她双脚刚落地就顺着倒在了地上。

慕容旭看着倒在地上的郑芷霜,眼神有些恍惚,一脸阴寒,几秒后,他把东西收好,弯下腰环住她的纤腰把她打横抱起走出雅间,打算亲自送她回府。

郑芷霜的脸色发白,连嘴唇也有些发白,她的三千青丝落下,即使她装男装也知道她是女的,慕容旭一定是故意的。

她在幻境消失的那一刻感觉全身无力,双眼皮沉重,什么也听不见,就顺着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志。

————————————————————————————————————

“我…….我……是不是眼花了?”一个大妈揉了揉眼,惊讶的道。

“什么啊?”一个不解的问。

“你看,那个不是战王爷吗?王爷居然抱着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那大妈往他身后指了指。

“天啊!”那人惊呼,然后拉着大妈往旁边靠了靠,他可不想冲撞了那个冷血无情的战王爷。

在街上的人只敢默默地让路,默默的看着。连大气都不敢喘,那气氛真是难以想象。

慕容旭抱着她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抱个枕头一般,其实他在抱起她的那一瞬间心跳有些不太正常。

一个在暗处一直看着他家王爷的一举一动,早以惊得一片空白了。王爷属下不是一直都在吗?属下不是一直都很闲吗?为什么要自己动手抱郑小姐?王爷不是最讨厌女人了吗?怎么会……….

战王府的几个皇上赐的侍妾和和亲的公主从来都没离王爷近十米过,还不许她们在府中乱走,脏了王爷的地方,这会儿为什么不嫌弃郑小姐呢?而且还那么惬意?这还是那个生性洁癖的王爷吗?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