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姐,今日做我的女伴如何?”

“那凌总裁……”

“不见不散。”

“诶~……”嘟嘟嘟嘟……挂了?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电梯门,就在他们彼此四目相对的这一刻,‘叮’一声,缓缓打开——

站在电梯两旁的若干迎宾,温柔细语地说了声:“欢迎。

凌瑾言回过神,牵着沐雪儿小巧的手腕,出了电梯。

一进ru豪华大厅,他们两人立刻成为众人所瞩目的对象,一个俊美贵气的男人牵着一个不甚出众的女伴,无疑惹人好奇。

但这不是重点,今日来参加这生日宴会的贵宾,个个都是有一定成就的商人。

他们也都收到风声,凌氏集团的财阀二世子将会出席今日的宴会!

所以,这个神秘男人肯定就是凌氏集团的二世子,也是他们今日必须拉拢熟络的对象。

至于他身边的女伴,或许是他们的意外收获!

“芅儿,岚岚,快过来认识一下!”

楚芅妈妈迫不及待拉上儿子带上儿媳妇走了过来,生怕别人抢了她的头彩。

楚芅一袭白西装依旧温润,秦岚一袭媚紫色的拽地长裙也很美艳,两人走在一起,无疑是最耀眼夺目的一对。

他们朝凌瑾言走来,凌瑾言也牵着沐雪儿走过。

就在彼此能看清彼此时,楚芅皱了下眉,眼里的温暖如春,霎间变成冰雪封天!

至于秦岚,精致的妆容掩饰不了脸上的震惊,狠狠僵硬住!

“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凌氏集团的新任总裁。”楚芅妈妈十分热情地作介绍,等轮到沐雪儿时,稍微尴尬了一下下:“他身边这位则是……他的女伴。”

“女伴?”秦岚稍稍提高声音,看着沐雪儿,冷笑!

“对,她是我今日的女伴,也是我rì后所有宴会的女伴。”凌瑾言薄唇一勾,是一个坏到极致的邪魅佞笑。

“还没自我介绍,凌瑾言。”他主动向秦岚伸出一手,那高高在上的神情,就像王者归来报复她一样。

秦岚脸上春风得意的笑早就没了,她狠狠盯着恶劣坏笑的凌瑾言,勉强挤出一点笑,握住他的手,用力道:“秦岚!”

在沐雪儿看来,凌瑾言和秦岚同是好强好胜的人,她不明白这样的两个人,以前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一直有一双眼看着自己……

沐雪儿知道,那是楚芅。

如果可以,沐雪儿不想抬头面对楚芅,但她答应过凌瑾言,在他身旁,她不能再低头。

逼不得已,沐雪儿还是缓缓抬起了头,对上楚芅那十年如一日的温润眸子,心口还是会痛!

“雪儿,好久不见了。”

那一声雪儿叫得多么温柔,就像他从没有抛弃过她一样。

沐雪儿不明白,为什么他能将温柔和绝情,都做得那么完美?

******************* ******************* ******************* *******************

“好久不见,楚少爷。”沐雪儿淡淡道,语气尽是疏离。

十年的爱情,最后只能化成这一句简单的:好久不见。

楚芅妈妈知道楚芅和沐雪儿过去那一段,最怕他又被沐雪儿这狐狸精给迷惑上,连忙分开他们:“芅儿,你别只顾着和沐雪儿说话,还有其他人呢!”

楚芅看向凌瑾言,温吞道:“我认识你。”

显然,他早就认出凌瑾言就是一年前想要抢婚的那个男人!

凌瑾言从容一笑,并没多说,但大家都是聪明人,楚芅的话,他也肯定明白。只有楚芅妈妈,摸不着头绪。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凌瑾言打了个响指,逸杭将之前就准备好的钻石首饰,递给他。

凌瑾言把精美的锦盒递到秦岚面前,轻蔑道:“打开看看。”

秦岚冷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几经挣扎才接下凌瑾言递来的‘不怀好意’。

她随便打开锦盒一看,高傲的神色刹那间难看起来!

宝蓝色的锦盒里,是蒂芙尼品牌的戒指。

以前她曾对凌瑾言说过,她的生日礼物,必须要蒂芙尼出品的戒指。

但那时的凌瑾言太穷了,他满足不了她的要求。

而现在,他将这份礼物送给她,分明就是想羞辱她!嘲笑她当初选错了对象!

秦岚抽搐着眼角,好强笑道:“蒂芙尼的戒指,我从以前就收藏得够多了,现在,我已经对它家品牌,失去了兴趣。”

“这一款是市面上还没发行的限量版,当然,发行了,你也未必买得到。”凌瑾言咧嘴轻笑,牙齿划出白森森的光,轻松反击。

秦岚‘啪’一下重重阖上锦盒,皮笑肉不笑道:“那就谢谢你了!”

“不用,不过是一样小玩意而已。”凌瑾言挑起好看的眉,语气带着冷意!

凌瑾言和秦岚针锋相对,让就站在他身边的沐雪儿有点不自在。她本来就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上流宴会,这里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偏偏她现在又是凌瑾言的女伴。

而且,她还有些饿了……

沐雪儿暗地里挠了挠凌瑾言的手心,想让他赶紧找个地安顿她,她可不想陪他走完整场宴会!

兴许是被沐雪儿挠得有些痒了,凌瑾言忽然轻笑出声。

他低头愉悦看她,细心询问:“饿吗?”

沐雪儿不好意思点头,但她确实饿了,原本这时候,她应该在楼上吃朋友的结婚喜酒的。

凌瑾言正准备叫人来的时候,楚芅妈妈立即自告奋勇,“让我来吧,我带她去用餐区吃饭。”

凌瑾言定看了楚芅妈妈三秒,才不冷不热道:“我才刚刚哄完她,你可别让她再受到委屈。”

楚芅妈妈干笑,连连保证不会,才带着沐雪儿离开。

秦岚受不了凌瑾言在她面前待别的女人好,冷眼看他,问:“你很在意她吗?”

“嗯,很在意。”凌瑾言笑着回答!

在商界,男人有男人的世界,女人也有女人的圈子。

沐雪儿虽然已经躲在用餐区,但还是有不少女人找她嘘寒问暖又熟络一番。不过,她们目的都一样,话题全奔着凌瑾言去!

在她们眼中,沐雪儿是凌瑾言身边唯一‘亲近’的女性。所以她们认为,要拉拢凌瑾言,捷径就在沐雪儿身上!

不一会儿时间,沐雪儿就收到一大堆头衔吓死人的卡片!

什么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啊,哪家的千金小姐啊,还有一些官员的夫人。

反正,只要是女性,似乎都对凌瑾言很感兴趣!

沐雪儿虽然不是凌瑾言真正的女伴,但她是一名很尽职的员工,所以这些女人给她的卡片,她一张不漏照单全收了。

等离开的时候,她再把这些交给凌瑾言,至于凌瑾言会不会联系她们,呵呵,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很热闹的样子嘛。”

秦岚拿着高脚酒杯,优雅走来。她看着被众女包围的沐雪儿,红唇划起一抹傲慢的笑,就像高贵的公主。

“我想和她单独聊聊。”秦岚没有问沐雪儿的意愿,只是简单对她身边那些女人说了下。

那些女人好似有些忌惮她,没多说什么,都散了。

但沐雪儿一点都不想跟秦岚单独聊聊,她站起身,刚要离座的时候,秦岚把手上的高脚酒杯,重重放在她面前,摆明就是不让她走!

“你想聊什么?”沐雪儿仰起头,想让自己显得硬气一点,哪怕她跟秦岚,根本没法比!

秦岚是标准的模特身材,穿上高跟鞋的她更高挑出众,比沐雪儿整整高出一个头。

她挡在沐雪儿面前,高傲看她,谑笑道:“我叫秦岚。”

沐雪儿看了秦岚一眼,平静道:“我知道。”

今天是秦岚的生日,所有人都是为了她来的,秦岚才是这宴会的女主角。她知道,她当然知道!

一年前,她就知道了……

“但我不知道你名字。”秦岚说。言下之意,就是说沐雪儿不过是一株无名小草。

沐雪儿装听不出秦岚的讽刺,不亢不卑道:“我叫沐雪儿。”

‘嗤’,秦岚就这样当沐雪儿面优雅冷笑出声,“我听婆婆提起过你,你猜她都说你些什么?”

沐雪儿沉默了,再说下去,她只会自取其辱而已。

“她说,你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我知道你和楚芅以前有一段,只是没想到你和瑾言也有一段。不过,你真的是瑾言的女伴吗?”

秦岚打量沐雪儿就像打量动物园的猴子一样,她珠光宝气的手摸了摸沐雪儿身上的衣服,随即嫌弃道:“你这身衣服,太粗糙了!是哪个设计师设计出这么上不了台面的衣服?”

相比秦岚的一身光鲜艳丽,沐雪儿这身衣服确实上不了台面,也太过暗沉。

沐雪儿下意识扯扯衣袖,淡定道:“不是名师设计出来的,只是件普通衣服而已。”

秦岚不屑勾唇,看着沐雪儿的拘束,又问:“那值多少钱?”

“不值多少钱。”沐雪儿老实道。她这身衣服不过是从普通店里买来的,能值多少钱?

反正再怎样也比不过秦岚,她有自知之明,这个风头出不了就是出不了!

“我也觉得是,你这身衣服几百块就能拿下了。所以我才说你不可能是瑾言的女伴,他对自己的女人一向很大方的,从以前到现在,一直也是。你看——”

秦岚扬起自己娇贵的手,其中中指那只戒指,就是刚才凌瑾言送她的礼物。

她笑着看沐雪儿,讽刺道:“我这只戒指的价值是你这身衣服的100倍,羡慕吗?”

沐雪儿想笑,她也确实笑了!她是羡慕秦岚,但不是羡慕她手上那只戒指!

“如果你只是想和我聊这些,那恕我不奉陪!”

沐雪儿想离开了,她实在没有心情跟楚芅的妻子比较这些有的没的。

更不愿意当她和凌瑾言之间的炮灰。

但沐雪儿太单纯了,她低估了秦岚的坏!

当被秦岚泼溅一身红酒时,沐雪儿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敢置信道:“你在干什么?!”

“你很嚣张嘛,我有让你走吗?”秦岚沉着漂亮的脸蛋,优雅把玩手中的高脚酒杯。但冷不丁一下,她将酒杯砸向沐雪儿——

‘噼里啪啦’的声响,是酒杯破碎的声音!

沐雪儿猝不及防跌倒地上,柔嫩的手心被玻璃碎扎出血,但她却没感到疼,只感到恐惧!

她恐惧地看着神色冷艳的秦岚,恐惧地颤抖着、喘息着!

秦岚欣赏着沐雪儿恐惧的表情,愉悦地笑了,嫌恶道:“我讨厌你,你不但不要脸,还很不自量力!明明什么都不是,却还想跟我争。你争得过我吗?”

沐雪儿是真的被吓坏了,她长这么大从没遇到过暴力的事件,刚才她要躲慢一点,那酒杯就要砸到她头上了!

这边的动静实在太大,很快,凌瑾言就闻声赶来!

他看到沐雪儿一身狼狈地坐在地上,小小的身子颤抖不停,就像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样!

凌瑾言猛然就怒了,瞪住秦岚,冷声质问:“你对她做了什么!”

“是她自己绊到脚跌倒的,不怪我!”秦岚面不改色地说谎!

凌瑾言危险眯眼,悍然警告她:“秦岚,你最好不要动她!”

******************** ******************* ******************* *******************

秦岚睁大眼睛,死死盯着一脸冷酷的凌瑾言!

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第一次,凌瑾言竟然为了一个不相关的女人而警告她!

就因为这个沐雪儿吗?

秦岚发狂嫉妒地笑了,看着凌瑾言,赌他还在意她:“你不相信我吗?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这里有摄像头,你大可以去监控室看录像!”

凌瑾言俊脸绷紧,冷眼看她,决绝道:“你就笃定我不会去看是吗?”

“凌瑾言,不要让我恨你!”秦岚气得发抖,眼眶渐渐红了,一向高傲冷艳的她露出了脆弱一面。

她知道,只要她这样子,凌瑾言就不会生她气,也不会再怪她。

他会像以前那样,走过来狠狠吻她,然后原谅她,和她和好。

但凌瑾言却只是冷笑一声,看着眼眶红红好不脆弱的秦岚,冷冷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他走到沐雪儿那儿,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套在她抖瑟的身上。

看到沐雪儿惊满脸的惊恐,凌瑾言知道,她是真的被吓到了。他太过了解秦岚了,她从来就不是好人,她是个坏女人,也正是因为这样,以前他才会如此迷恋她。

逸杭和楚芅爸妈也赶来了,一看到被凌瑾言拥入怀里的沐雪儿,以及一旁的秦岚,逸杭就皱眉了,“发生什么了吗?”

“哎呀,雪儿,你怎么了?”楚芅妈妈也注意到沐雪儿的狼狈,心里惊了惊,这下是又受到委屈了?

楚芅妈妈想过去看看沐雪儿有没有哪里伤着了,但她一接近,就遭到凌瑾言喝退:“不要过来!”

凌瑾言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冷若寒冰,“这次宴会让我感到非常不愉快,以后再有你们楚家的宴会,不用再来邀请我。”

楚芅爸妈一听,顿时就着急了,这是拉拢不成,反成黑的节奏?

可是,凌瑾言不听他们解释和挽留,对怀里的雪儿说:“雪儿,我们回家。”直接打横抱起沐雪儿,就走了。

临走前,他只对秦岚留下一句话:“我相信秦小姐的人品和人格,这一次意外,我不追究你责任。”

看着凌瑾言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抱着沐雪儿离开。秦岚嫉妒得发狂,她刚要追上去,却被楚芅捉住了手臂!

秦岚低声喝道:“放手!”

“我都看到了,是你做的。”楚芅平淡道,手上力气却加重!

秦岚暗吃一惊,但立即就冷静下来,驾轻就熟道:“那又怎么样?楚芅,我才是你妻子。我和你才是同一个世界同一条船的人,你该保护的人也是我才对。”

“这是第一次。”楚芅抱住了秦岚,就像丈夫抱住心爱的妻子一样,他在她耳旁,温柔道:“但事不过三。”

沐雪儿手心被玻璃碎扎破了好几处,凌瑾言想带她去医院包扎,但被她拒绝了。

无奈下,凌瑾言在路上找了间药店,买了点绷带和消毒药水,在车上给沐雪儿包扎。

绿林路上,一辆豪华轿车停在马路边,逸杭和司机就站在车外。

车里头,凌瑾言皱眉看着沐雪儿笨拙挑出带血的玻璃碎,不悦问她:“为什么不去医院?你自己会弄吗?”

“有人会因为这么点小伤去医院的吗?”沐雪儿瞪了凌瑾言一眼,没好气道。

她现在是一肚子怨气,兔子被逼急也得咬人了!

凌瑾言挑眉看了眼沐雪儿嫣红的手心,确实只是小伤,但是白嫩的皮肤点缀上点点血色,有点刺眼!

凌瑾言勾勾唇,口不对心道:“看你刚才那吓坏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受了多重的伤。”

“我怎么知道她会突然拿东西砸我?再说,我躲慢一点,头上就要开洞了,能不吓坏吗?”沐雪儿红着眼睛,觉得自己无比委屈。

凌瑾言靠着舒适的沙发,大爷似的问:“疼吗?”

“疼倒不疼,就是有点麻烦!”沐雪儿一边摇头,一边眯眼挑出玻璃碎。

“笨手笨脚。”凌瑾言解开袖子的钮扣,卷高雪白的衣袖,淡淡道:“手拿来。”

听到凌瑾言要帮自己,沐雪儿也顾不上她和凌瑾言之间的尴尬关系,一脸傻笑把自己小小的手掌递给他。

她实在不会弄这个,刚才把针都戳进自己肉里了,可疼死她!

车内灯下,凌瑾言微微低头,仔细帮沐雪儿挑出扎在肉里面的玻璃碎,他长长的睫毛颤颤轻垂,配上他那一枚泪痣,说不出的俊美,就像画一般。

沐雪儿看得有些呆了,不一会时间,凌瑾言就已经帮她挑出所有玻璃碎,干净利索,效率惊人!

“哇,你真厉害!”沐雪儿看着自己没再流血的手心,一脸佩服。

凌瑾言没看沐雪儿的傻样儿,他看着车外,大方道:“说吧,你想要什么东西,我给你买,就当是今日的报酬。”

沐雪儿眨了眨眼,顿了顿,不太懂凌瑾言的意思。那如果她想要一栋房子,他也给她买吗?真的什么条件他都答应吗?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沐雪儿虽然笨,但好歹还是有脑子的,她才不相信有这种好的事情呢!

想了下,她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轻声问:“那你可以请我吃饭吗?”

凌瑾言蓦然转头看她,俊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就这么简单?”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会和别的女人一样,开出天价,要昂贵的名牌,要漂亮的首饰。

“对啊,就这么简单,不过地点由我来定。”

沐雪儿正低头擦着消毒药水,所以并没看到凌瑾言看她深沉的表情。

为了方便,凌瑾言先让逸杭和司机打车回去,自己开车载沐雪儿去吃饭。

看着正绑着绷带的沐雪儿,凌瑾言问:“你想去哪里吃饭?”

“嘿嘿!”沐雪儿笑得有点傻,但又带点奸诈味儿。

她小手一指,给凌瑾言指了一条不大光明的……小巷。

于是,来这儿吃宵夜的人都能看到,一辆价值百万的豪华轿车开进了这条偏僻窄巷。从车上下来的一男一女,男的俊美尊贵,衣着不凡。至于女嘛,也算得上是小家碧玉。

于是,那些人很自然而然就在想了。这可能是一对年轻夫妻,而且还是一对有钱的夫妻,只不过偏偏来这穷、逼地方吃饭……

阿婆大排档还是十年如一日的生意好,沐雪儿是老顾客了,那些老伙计都认得她,直接带她到老位置。只不过,时不时会偷瞄她身边的凌瑾言,心里对沐雪儿,充满佩服!

这小姑娘看起来长得普普通通,但带来的公子哥儿一个比一个矜贵!

以前那个温润的贵公子是不见来了,但现在这个,来头更猛的样子!

大排档内,木桌木椅看起来有点脏兮兮的感觉,但沐雪儿十分爽快就坐了下去,然后抬头,充满期待看凌瑾言。

沐雪儿本是想看凌瑾言不自在,又尴尬的样子!

结果人家身经百战,非常淡定从容就坐了下来,还熟门熟路地拿热茶洗碗筷,显然就是个老手!

见沐雪儿不得瞪穿他的样子,凌瑾言冲她邪魅一笑,戏谑道:“这里我很熟,我以前就经常来这。”

沐雪儿一听,小脸都垮了,觉得自己又干了件蠢事。

“你一个有钱人,来这里吃饭干嘛?”

凌瑾言脸色不改,淡淡道:“别装蒜,我一年前是什么身世,你会不知道?”

沐雪儿楞了楞,她一直认为凌瑾言不是真正的穷人,顶多就是被家族赶出来体验低层生活的皇子。

但仔细想想,凌瑾言的身世确实神秘,以前从没有人听过他名字,也是最近一年,才知道凌氏集团有这么一位财阀二世子。

那以前的凌瑾言,都在哪?

沐雪儿看了看凌瑾言,把脑袋瓜凑过去,好奇问:“那你和秦岚来过这儿吗?”

“她从不来这种地方。”凌瑾言笑了下,有点冷!

沐雪儿十分理解地点头,她也觉得是这样,那么冷艳高贵的一位公主,要她来大排档,还不如杀了她呢!

“对了,这些给你。”沐雪儿从包包里拿出一沓精致的卡片,全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有能力的人的身份象征。

她将这些全交给凌瑾言,也算是完成她今日的任务了。

以后,她和他,就是两清了。

凌瑾言无视沐雪儿递来的一沓卡片,眼也不眨冷淡道:“这些东西对我没用,你下次不用理会。”

下次?沐雪儿糊涂了!怎么还有下次?她可没有说要一直当凌瑾言的女伴啊!

沐雪儿张张嘴,斟酌要怎么讲清楚,但这时菜陆续上桌了。

沐雪儿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瞬间又熄灭了,呐呐看着一桌海鲜,无语!

凌瑾言看她一脸迟钝的样子,说:“下次再带你去别的地方吃,这次就先吃这。”

沐雪儿娇小的身子抖了抖,仰头看向凌瑾言,样子既无辜又委屈。

别了吧,又下次?不是两清了吗?!

凌瑾言不知沐雪儿委屈什么,但下意识想要给她更好,于是,脱口而出道:“下次带你去豪园。”

沐雪儿一听,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在A市谁不知道豪园,在那儿吃顿饭随随便便都要五千块。要吃得好一点,没个一万块也结不了账。

现在沐氏紧张的很,哪有闲钱给她这位私生女“二小姐”吃喝拉撒,

沐雪儿 没再说话了,只是一个劲埋头苦吃。她也嚼不出这些海鲜的味道了,只是想快点吃完这顿饭,然后回家睡个蒙头大觉,忘掉今天的所有事情!

吃完饭离开的时候,沐雪儿又开始恢复胆儿小的本性,低头低脑地跟在凌瑾言身后。

凌瑾言打开座驾的门,看了眼腕上的表,对沐雪儿说:“上车,我送你回家。”

沐雪儿眼盯地面,声如蚊:“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上车,别让我说第三遍!”凌瑾言俊眉一挑,霸道本性显露无疑!

沐雪儿咬咬唇,迅速抬头看了凌瑾言一眼——

“总裁,再见!”

然后,她转身拔腿就跑了,好似生怕被凌瑾言捉到一样!

沐雪儿这么明显的意思,凌瑾言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

她想要两清关系,那他就满足她好了,反正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已!

不过,她也真是蠢,放着他这棵大树不靠,非要两情关系,哼,随便她!

看着沐雪儿渐跑渐远的身影,凌瑾言挑高的眉毛渐渐沉下,越皱越紧,眼神也如深渊般。

最后他冷冷地哼了一声,毅然上车,开大马力,豪华轿车犹如火箭般,一下子就飙得老远!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