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才正式开始呢……沐雪儿是你先惹上我的,你只能是我的猎物,游戏才正式开始呢……

高级宽大的总裁私人办公室里

女人仰卧在高档的红木办公桌上,对面老板椅上的男人修长的手指在女人性感的翘臀上移动,女人探下身,啃吻着男人性感的薄唇,随后攀附在男人模特般的好身材上,一双美腿迅速地夹住男人健美地腰,两人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甜腻荼蘼的气息散发在整个空气中

“瑾,我们结婚好吗?”漏*点过后,满脸红云的女人抚摸着男人完美俊逸的脸庞,小心翼翼地探问道。

男人抬起头,冷冷地望着女人,忽然邪魅地笑了,“你忘记游戏规则了?”要和他结婚?开玩笑,他要的只是这样的情人关系,他付钱,女人付出身体,各取所需,没有任何承诺,也没有任何责任。

“可是可是我是真的爱你啊?而且我们交往了这么久,不是吗?”秦岚精致的脸上写满了疑惑,毕竟,她是他身边最久的女人,足足有七八年多了,虽然他身边还有其他的女人,但他每个月依然会找她。而且他也确实对她不错,只要她喜欢的东西,不管价格多高,他都笑着一掷千金,她当然以为他对她也是有爱的,谁知

“那是因为你遵守游戏规则!”凌瑾言打掉秦岚抚摸他的手,有些厌恶地说:“没想到你跟其他女人一样妄想嫁给我,不自量力,曾经在你的婚礼上,我就曾经告诉过你我的决定,可是现在,别忘记你自己的身份了,做我的妻子,你还不配。”说完嘲弄地看了看已经流下眼泪的秦岚,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拍拍她的脸,“如果你现在收起你那虚伪的眼泪,我还会跟你留在我身边的机会。”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秦岚再也忍不住,泪流不止,“我是真心爱你的呀!”

“可笑!”他不会忘记她曾经对他的背叛,对他的讽刺,凌瑾言穿好衣服,坐在老板椅上,给了秦岚一个无比寒冷的眼神,轻声说道:“跟我在一起,只需要绝对的忠诚和服从,我不稀罕你那廉价的爱!”

冷冷的一句话,已经宣告了他的无情!

“瑾~,我不相信!”秦岚不死心地拼命摇头,“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爱!我们在一起七八年多了”

“哦?”男人丝毫没有动容,依然是冷冷地回答:“已经七八年多了了么?看来这半年多的宠爱,让你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哈哈!你!你是一个恶魔!”秦岚怒极反笑,起身退后几步,大声地冲他叫道:“凌瑾言,你根本不是人!你是恶魔,你怎么可能会爱呢!你不会爱,你也不会有爱的资格!”

凌瑾言酷酷地笑了,不置可否。

秦岚快速地穿好衣服,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不忘记丢给男人狠狠的一句:“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真爱!”

“砰”地一声,大门关上了。

凌瑾言点燃一支烟,猛吸了一口,任那尼古丁充斥着他的充斥着他的体内,望向落地窗中浮现的自己:他拥有仿佛精雕细琢般的脸庞,凛冽桀骜的眼神,醉人的桃花眼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左耳上的一颗彩虹黑曜石耳钉,和他的眼神一样闪着犀利的光芒。

自己,真的像她说的那样,是一个恶魔吗?真的永远得不到真爱吗?

他嘲笑了下镜子中完美的自己,冷冷说:凌瑾言,你是一个恶魔,恶魔,不需要什么狗屁真爱!而他只需要在黑夜之中慰藉自己需要的人就ok了,什么狗屁爱情他不需要,你不去踩在别人的头上,别人就会踩在你的头上,天堂和地狱,没有选择的权利,只有被选择的命运,而他就偏偏不信命运的恶魔

******************* ******************* ******************* *******************

“楼兰。”他拨通了一个新欢的电话,他的女人何其多,秦岚现在也只是其中一个而已,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瑾~”楼兰握住电话的手有些颤抖,“人家好想你喔。”甜腻的声音绝对让任何男人都抗拒不了。

“立刻来我公司。”他抿唇笑了,没了她一个秦岚,他还有很多女人,服从他的女人!

“人家这就来~!”楼兰欢呼雀跃地回答。

凌瑾言随即摁了电话

“瑾~快点~快点~!”是楼兰欢愉的吟哦声,“人家受不了了~!”

“如你所愿。”男人收紧双腿,正要加快冲刺,却被人打断。

“总裁,凌先生打来电话说”话没说完,显示这位秘书小姐也发现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对不起总裁!我不知道您”她小声地道歉。

“马上滚出去!”凌瑾言停止动作,该死!谁让她闯进来的。

“是,是!”秘书吓得腿直发抖,立马退了出去。

他起身,整理起自己有些褶皱的高级定制西装。

“瑾~怎么停下来了嘛,人家还想”楼兰欲求不满地娇声说道。

“出去。”他冷冷地说,被秘书这么一打扰,他“性”致全无。

“瑾~不要这样对人家嘛!”琳达不死心地撒娇道。

“我会让人打一百万到你账户上。”凌瑾言看着她,就不相信有女人不在钱面前妥协的。

“我这就走。”楼兰迅速地穿好衣服,笑话,现在走还有一百万可以拿,如果惹他生气可就不好说了。

“瑾~再见了,想我就找我哦~”临走之前不望抛个媚眼过去。

凌瑾言坐在老板椅上,拨通了秘书长的电话,“来我办公室一趟。”

“总裁,您找我?”逸杭恭敬地问道。

“那个新来的秘书”他从不记得新来的秘书,因为他换秘书跟换女人一样。

“她不小心闯入您的办公室,已经向我说过了,她知道错了。”逸杭替秘书求情道,听说这个新来的秘书家里有个重病的弟弟,而且毕竟培训一个新的秘书是很麻烦的,她可不想总是招聘新人。

“开除她!”凌瑾言毫无表情地说。

“总裁!您不能开除我啊,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秘书推开办公室的门,对着凌瑾言哀求道。

原来,她一直在门口偷听!

“我有叫你进来吗?”凌瑾言帅气的脸上满是愤怒,“滚出去!”这个不识抬举的秘书,居然敢在他门口偷听,真是大胆!

“总裁,我弟弟生了重病,需要很多的钱,我真的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啊!”秘书继续不死心地说。

“该死!保安都在哪里?给我把这个该死的女人拖出去!”他愤怒到了极点,这个女人真不知好歹!

“总裁,对不起!”闻声而来的保安连忙上前把吵闹的秘书拖了出去。

“你是一个恶魔!凌瑾言!你是一个恶魔!”秘书在门关上的前一刻大声地叫喊着。

“总裁”逸杭艰难地开口。

“明天招聘新的秘书。”他吩咐道。

“可是她家里有个生重病的弟弟,真的很需要”逸杭继续求情,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我说了开除她!”依然是冷冷的语气。

“可是,总裁”她又犹豫地开口。

“我说开除她,你没听清吗!”逸杭皱皱眉毛,他公司又不是慈善机构,“再忤逆我的意思连你一并开除!”

“是,总裁,我知道了。”逸杭心里叹了口气,总裁的决定真的是改变不了。

“还有,是不是凌枫打过电话?”他可不愿意叫他大哥,除了在有人的时候。

“是,凌先生刚刚打电话来,说是凌老爷子希望大家回家吃个饭,大家团聚团聚。”

“没空,拒绝了。”

“可是……”逸杭一抬头就看见总裁犀利的眼神,“是。”

刚才被打断,现在也完全没有了性致,他倒是挺怀念那只小野猫身上的味道只可惜被她给逃了,两次了,原来她的男朋友是楚芅,秦岚的未婚夫,现在的丈夫,呵呵!现在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 ******************* ******************* *******************

 沐雪儿搭着公车回到沐家,刚走进大门,就看到林管家已经在门口站得直直的,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在等她吧?

可是,好像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吧?为什么一向对她很冷淡的林管家会专程在大门口等她回来?

“林管家……”在沐家,沐雪儿一向没有大小姐的脾气,她也明白自己并不是真正的沐家大小姐,至少与那位骄纵刁蛮的沐家大小姐沐雯雯比起来,在外人眼中,她沐雪儿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所以,她心里自有分寸。对这个家里的人永远都是温和地笑着,做什么事情都是低调到尘埃里,不管是以前读书还是现在到公司去帮忙,她从来都是自己坐公交车去。

虽然公交站离沐家有些远,不过,她乐于每天这样走一段路,就当是锻炼身体好了。

“小姐,太太让您回来后马上到起居室去找她。”一向对她面无表情的林管家把沐家名正言顺的大太太的话传到后,欠了欠身就要退下。

虽然沐雪儿在沐家不受待见,但是身上流的总归是沐家人的血脉,人也是沐老爷亲自带回来的,表面上的客气功夫怎么样还是要做到的。

“林管家,大妈找我有什么事吗?”雪儿小心地询问道。沐太太林珍一向对她能少看一眼决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更不要说现在还让管家到门口来等她了。

“小姐,太太的事情怎么会我们这些下人说呢?你还是自己去找太太吧。”林管家丢下这句话,没有再看雪儿一眼就退了下去。

雪儿低下头抚了抚穿了一整天又挤了公交车而有些微皱的及膝套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往二楼的起居室走去。

“你一定很奇怪,你妈生前的房屋产权证为什么在我手上?”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林珍淡淡地说:“你爸过世前,把公寓的产权证交给我,说等你大学毕业后,要我转交给你。”“不过你也知道,沐氏企业从你爸爸过世后,就经营得不是很顺利,这几年的负债不断增加,你身为沐家人,多少也该出一点心力,不是吗?”

林珍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看一眼连坐着都在紧张的雪儿一眼。她的目光一直盯着放在桌面上的那个已经打开的活页夹,里面夹着的正是有着雪儿与妈妈的名字连在一起的公寓产权证。

她再恨,再不满,也无法抹去这个事实,那个她一直以为很顾家的男人,那个她一手扶持起来的男人,背叛了她,跟在外面的女人有了孩子,甚至还瞒着她给别外面的女人置房产,虽然这栋小小的公寓比起当年还在鼎盛时期的沐家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活该,那个女人没有这个福分,在女儿7岁的时候就生病死了,然后沐雪儿在十岁的时候被接回了沐家,冠上了沐家的姓。

“那……是要把公寓卖了吗?”那栋小小的公寓里,有着许多自己与妈妈的回忆,虽然那个回忆只到她七岁的时候,但是,如果可以,雪儿不想它被卖掉。

“这间小公寓能值多少钱?卖了它对沐氏企业的债务根本没有多大帮助。”

雪儿松了口气,抱着一丝希望问说:“那,这栋公寓是要留给我的吗?”偷偷望了一眼表情严肃的林珍,不敢伸手过去拿本来就属于她的东西。

因为她不明白林珍特意找她来是什么用意,又没打算卖掉,那么是要把公寓交给她的意思吧?可是她的表情告诉她,事情似乎没有简单。

“嗯。”林珍伸手把活页夹拿了起来递到雪儿的面前。

“谢谢大妈……”谁知雪儿才伸手想要接过来,林珍却迅速地将东西抽走,让她希望落空,她皱起眉头,纳闷地抬眸看着她,“大妈……你不是说公寓要给我?”

“公寓是可以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原来世上真的没有白吃的午餐的!

“什么条件?”雪儿小声问道。她不知道自己在林珍的面前还会有什么更高的利用价值。

“我已经跟黎海集团的黎海义说好了,让你嫁过去。”林珍的声音很轻很淡,好像是说着一件事不关已的事情。可是,听到这话的雪儿却像是晴天霹雳。

嫁过去是什么意思?当黎海义的小老婆?大妈怎么会这么说?那是她爸的朋友,而且他还有一个据说已经分居多年却并未正式离婚的妻子,怎么可以呢?

那个黎海义,以前爸爸在世的时候她也见过几次,年纪比爸爸还大上一些,每次在家里见到她,嘴角总是露出好猥亵、好恶心的笑。

现在林珍竟然让她嫁给那样的一个老男人?龌龊,她怎么不自己嫁过去,沐水灵不是很不错嘛,也是美女一个,她怎么不为了沐氏而嫁过去,“大妈,我不能嫁过去,他是爸爸的朋友,年纪还比我大那么多岁……而且他是有老婆的……”雪儿有些吓坏了,紧张地伸手将垂下的头发勾回耳后,脸色苍白,直摇头不肯同意。

“有老婆?”林珍似乎被句话刺激到,冷冷一笑,“你妈妈知道别人有老婆还不是一样爬上男人的床?只要你肯嫁过去,这个公寓就是你的。”林珍直接说出她的条件。

“可是它本来就是我妈留给我的……”“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妈不过是个小小的行政秘书,哪来的钱买公寓?还不是我老公出的钱?你以为你爸有钱吗?他是因为娶了我,从我娘家拿钱创立公司才有今天的沐氏企业,这公寓说到底,还是拿我娘家的钱买的!”

雪儿咬唇不语,虽然她一直都知道林珍讨厌自己,但她从没想过她会为了钱,逼她嫁给一个老男人做小老婆,而且对象还是几乎看着她长大的黎海义,那跟把她卖了、推入火坑有什么差别?

“沐雪儿,我老实告诉你好了,本来家里的债务可以慢慢偿还,但从去年开始,银行不断催讨,让你大哥扛这些债务扛得都快透不过气了,一样都是你爸的孩子,凭什么我儿子要为了沐氏企业,累得像条狗地看凌家人的脸色,你这个私生女却可以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在家当大小姐?”

大妈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是沐家的人,她为什么就可以一个人什么也不管地在国外游学呢?

这句话雪儿当然不敢说出来,谁让她真的是人家的私生女?谁让她的妈妈真的介入人家的婚姻?

“大妈,公司的事情我跟大哥让银行方面通融一下……”雪儿在公司实习了近半年了,当然也知道公司现在资金非常吃紧。

“通融?如果真的可以通融的话,我还会找你来谈这个事情吗?”那天,黎海义跟她保证过了,只要雪儿肯嫁过去,沐家拖欠他公司的货款,都可以一笔勾销,那可是上千万的货款,这么便宜的事,她怎么会不答应?林珍打量了下沐雪儿,确实是个小美人胚子,过耳的秀发又黑又亮,一双大眼睛水朦朦的、鼻子小巧精致、如花般的嘴唇微翘着、尖细的瓜子脸,长得跟她死去的妈几乎是一个样,她妈都能当情妇了,身为女儿为什么不能?虽然沐雪儿的外表是一副柔柔弱弱的纤细模样,看上去是青涩了些,少了股女人的风情,不过对于男人而言,把女孩调教成女人的过程,那是另一种让他们说不出来的成就感。

更何况沐雪儿那那娇嫩的清纯样、浓纤合度的娇小身材、光滑无瑕的白嫩肌肤,确实是够吸引男人,怪不得自家女儿一直都叫她狐狸精,在学校一定有很多的追求者吧?

不要说那些有色心的男人,就连她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几年前,她老公还没过世的时候,她就发现黎海义看沐雪儿的目光不单纯,没想到会趁这个机会,想将比他自己小了三十岁的沐雪儿娶回黎家当小老婆养着,真亏他有这色胆,也不怕商场上众人笑话他。

不过,既然黎海义都不怕那张老脸会丢尽向她开口了,她索性顺水推舟。嫁过去她根本没有什么损失,不只没有损失,黎海义也亲口说了,之后还会跟沐氏企业无条件地长期合作,有了这个保证,说什么她都要逼沐雪儿同意。

“大哥说公司一直有正常还贷款,让我不用太担心……”

“哼,几亿的负债,银行要我们马上缴清,不然就查封所有的抵押品,你以为你大哥能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钱吗?更不用说外头还有其他的债务!你不会这么没有良心,让你大哥一个背着这么沉重的债务吧?还是你想让沐氏企业毁在你的手里?”

林珍知道这个公寓对沐雪儿的意义,也知道自家儿子一向很照顾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如果这两个条件还不足以让她屈服,那她还有一个。

“大妈,等我二十二了再……再嫁吧……”雪儿实在是不愿意就这样被卖了。

“不差这半年了,你不是已经到公司帮忙半年了吗?”

“大妈,让我再想一想……”

“沐雪儿,你可以不在乎沐氏的生死存亡,也可以不在乎这间小小的公寓,不过,你那个在疗养院休养,每年要几十万护理费用的蝶姨,你也可以不管吗?”

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林珍也不想把后母的本性表现得更淋漓尽致,将打开的房产证收回手上,起身走人,走之前她放话,“想通了再跟我说,不过不要想太久,我怕你黎叔叔没有耐心等你。你蝶姨的病也等不起。”

一直到林珍离开很久后,雪儿双手握紧,僵直身子坐在沙发上,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只要她能借到钱,帮大哥还债,就不会被逼嫁给一个可以做自己爸爸的老男人,大妈一定也会将公寓还她,而且,蝶姨的病真的是拖太久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妈妈过世之后,在她未被接回安家之前,一直是蝶姨在照顾她。所以,她什么都可以弃之不管,可是,蝶姨她不能不管。

她就是她的第二个妈妈!

只是,这么大一笔钱,谁肯借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