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等待的夏天从街角那家冰淇淋店开张开始到来、港口的CD店一直重复唱着汪苏泷的不分手的恋爱,你的眸子被阳光折射的那么耀眼你掌心的温度一点一点漫延开来。。我不像你那么坚强.所有痛苦都自己抗

我有点自私,喜怒哀乐想让你看到,让你哄、任我闹.……当初秋夏暮的第一场大雨离你离开我十五天。。公园的秋千、你随手系上的红绳结,还有我们手拉手走过的台阶,你涂鸦过的老墙,…那些记忆就在脑中冲荡,这些依存的温柔总被我用来骗自已、说你从没离去…从来没想过结局依然没结果而日子依然要路过.青春的励志激情早以剩的可怜…我们的时光被封尘了、遗忘了、谁都长大了、怎样遗忘都只能换来重新的悲伤…现实只是残忍的炽烫、表面华丽的刀伤…或许最初的无所谓会慢慢演变…只有痛极才会痛定思痛………

为什么,那些夏天的阳光那么忧伤。为什么,我们的笑容那么苍白痛不过太阳。一直在怀念那一年的阳光,那些花香。那一年的我们那么的疯狂.即使遍体鳞伤,也要笑的张扬。记忆里那些爱上夏天的孩子、给我的感动像阳光!令我坚强!

天台上扫尾的风在低低吟唱.午后的阳光开出了大朵大朵灿烂的花…谁的告白落在裙摆上、谁的秘密偷偷咬着谁的耳朵…明白了一句话…邂逅都是恶

这天,天气晴朗,黄昏的脚步缓缓走来,夕阳映照之下的云朵份外的漂亮,在一间豪华的别墅里,有两个漂亮的女生在聊天,准确地说,是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身穿红衣服的女孩子不停地央求着,“雪儿,我求求你了,今晚我的相亲晚宴你就替我去吧?”

黄衣服女生翘起殷红的小唇,面露难色,“这怎么可以?我才刚大学毕业,准备要去国外了,我可不想招惹这样的事情。”

“我喜欢的人是瑾言,这你一直都知道,我怎么可能还会背着瑾言去相亲,会遭天谴的。”红衣女生依然不放弃,而且相亲的对象可是数一数二的花花公子,自己幼小的心灵怎么会受得了这个?还是让胆大的雪儿去吧,反正她也快出国了,即使被对方看上,也找不着她。

在轮番的央求下,黄衣女生总算是点头,“好啦,好啦,我答应了,反正我也快出国了帮就帮,今晚去哪里相亲?”

“今晚的相亲很特别,是在化装舞会上相亲的,反正你身高身材都跟我差不多,只要戴上面具,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红衣女生很明显的已经仔细想清楚了。

“问题是今晚的相亲是楚芅安排的,假如我跟楚芅一起出现的话,他岂不是认出来了?”

“不会的,楚芅是舞会的主办方,将预定好的礼服和面具送来给我之后,就已经去舞会现场了。”再说那个楚芅,一副不安好心的模样,谁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酒店的宴会厅里,一场展示财力与权力的化装舞会开始了,说得好听一点,这是为了筹集什么慈善基金的盛宴,但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只不过是变相的奢华与炫耀,完全只是上流社会的一个缩影罢了。

一个长相柔美的女子站在舞池的边缘,戴着白缎的面具无法掩饰清纯的外表以及璀璨如星的无措眸子,一身粉红公主裙,似乎与周遭艳光四射的妩媚女人们有些格格不入,她是没雪儿,刚大学毕业的她,在好友的拜托下来参加的晚宴。

此刻的她孤身一人,晚宴里她一个人都不认识,双眼渐渐的盈满了怯然。

浑然不知一双邪魅的俊眸却已经牢牢的锁住了她,就如同猎人锁定了猎物一般。

这时,灯光却已经暗了下来,沐雪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人紧拥进怀。

“今夜,你是我的了”,醇厚好听的磁音响起后,炽热的唇瓣已经贴上了她的,幽暗的周遭令她看不清来人,随即一抹惊慌染上了她的双颊,想要挣扎,却被越搂越紧,想要张嘴大叫,却更被对方火热的舌趁机探入了齿间。

沐雪儿颤栗不已,是谁?竟然那么无礼?竟然趁着黑暗夺去了她宝贵的初吻?挣扎之余,对方却倏然放开了她,出其不意地在她雪白的脖子上深深了印下一吻,不?这不是吻,吻怎么会那么痛?她拼命推开了对方,并要出动粉拳挥向对方,咬牙切齿地,“滚开,你这个色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时,灯光亮起,沐雪儿瞪大双眼想要看清来人,却找不到对方的踪迹,脖子上的印痕仍有些疼痛,于是逃离般地去了洗手间。

另一道异样的视线紧跟在她的背后,楚芅对此很满意,眉毛挑起,露出了一抹算计的笑容,接着将目光转移到了刚走至他身旁的男人身上,“感觉如何?”

男人闻言后,唇角邪魅的弧度随之延长,“品尝起来的味道还不错,很期待她揭开面具的时刻,更期待与她的缠绵之夜。”冷俊的轮廓、清晰的浓眉……,这是一个好看到足以令人疯狂的男子。

楚芅点点头,“你满意就好,也不枉费我的一片苦心。”

男人剑眉蹙起,有些不解,“你是如何留意上她的?你们认识?”

楚芅绽开不自然的笑容,“算是认识吧,相信绝对不会令你失望的。”双眸闪现一丝诡异,他当然认识她,她就是父母指定的儿媳妇秦岚。

说起这个儿媳妇秦岚,楚芅真是恨透了,在他十二岁那年,他的母亲终于厌倦了和他父亲长期的冷战,用安眠药结束了一生,一切的悲剧却是源于一个妖艳情人,而那个妖艳情人就是他这个未婚妻的妈妈。父亲喜欢秦岚的妈妈,可惜秦岚的妈妈最终选择了秦岚的爸爸,也就是现在的丈夫,而他的母亲只是他妈妈的替代品……

所以,他的这个未婚妻就是他今天要报复的对象,他特意给他未婚妻送去华丽的礼服以及特制的雪缎面具,骗她今晚过来相亲,今夜,她即将沦为花花公子的“床上用品”,他就是想要看见那个妖艳情人为之生气而扭曲的面容。(那时候秦岚也不喜欢楚芅,但是瑾言那时候没有晾出自己的真正身份,后面的后面,所有的疑惑后面揭晓……………………)

但楚芅唯一没有预算到的是,他的那个未婚妻已经将这个重要的相亲任务交给了沐雪儿。

沐雪儿还浑然不清楚这个单纯的相亲竟然会是一场阴谋,此刻的她正呆愣着看着镜中的自己,雪白的脖子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吻痕,她为之气结,那个可恶的秦岚真是害死她了,早知道说什么她都不会答应这个荒唐、可笑外加耻辱的相亲,发生这种事情,她也不想再待下去了,该死的相亲,滚一边去吧。

从洗手间出来的沐雪儿,径直朝晚宴门口走去,却被服务员及时的拦住,“秦小姐,请这边请,楚先生要找您。”

听见对方提起楚先生这个词语时,沐雪儿轻愣,随即想起对方指的是楚芅,这才卸下心来,毕竟跟秦岚认识那么多年,楚芅对她一直都很不错,有时候待她甚至超出一般朋友的范畴,隐隐中能感觉得出楚芅是很喜欢她的。以至于后面长达十年的爱情长跑。

沐雪儿没想太多,就跟随着服务员而去。

服务员将她带到一个房间,“楚先生就在里面等着您”,然后就离开了。

推开房门的沐雪儿直接埋怨起来,“楚芅,你在搞什么鬼?”话刚落下就愣住,因为房内只有一个男人,但此人并不是楚芅,陌生的面孔令她感觉头皮发麻。

*********************

这是一个装饰奢华的房间,墙壁和周遭的一切摆设都闪烁着熠熠的金光,但沐雪儿根本无心去欣赏这些,此刻的她正睁大双眼去看清楚对方,虽然她知道自己的这个举动是徒劳的,因为对方戴着狐狸面具,但可以确定的是,对方绝对不是楚芅。

“你是谁?楚芅呢?”沐雪儿狐惑着,该不会是酒保带错地方了吧?

“他有事先走开了,让我们在这里等他。”男人答复时唇间漫开满意的弧度,审视她的双眸泛着危险的光。

“那我在外面等他就好了。”沐雪儿还想找楚芅问个明白,这算哪门子的相亲嘛,她可怜的初吻啊,就这样被夺走了。

“既然都来了,就进来喝杯水吧。”男人开始设下“陷阱”,虽然眼前这个类型的女生不是他喜欢的款,但就刚才那一吻,他几乎可以做下今夜的决定,他一定要得到她。

眼前的男人,根本不能看清真实的面貌,沐雪儿怎么可能单凭几句话就跟陌生男人相处?她摇摇头,走到了房外。

不久后,酒保再次走来,给她递上一张纸条,是楚芅写的,“小岚,那个戴着狐狸面具的男人是我的好朋友,你先跟他聊着,我待会就去接你回家。”

事实上,这时候的楚芅早就吹着得意的口哨回到了家里,路过秦岚的房间时,还朝着紧闭的房门露出狡诘的笑,他现在这还要乖乖的等着看好戏就好,在她们母女面前,亲切微笑一向是他最擅长的哄骗手段,实际上他之前的种种忍辱负重要等的就是这一天。

自从来到这个晚宴,沐雪儿一滴水都没喝到,感到有些口渴,环视了一下,看见桌面上摆放着色彩鲜艳的饮料,于是提起了裙子,坐到椅子上,取过酒杯试探着喝了一口,随即发现味道很好,又多喝了几口,“好甜,真好喝,这是什么饮料?”

男人挑了挑眉,“伏特加调酒。”饮料?看来眼前的这位女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稚嫩。

沐雪儿开始感觉到晕眩感,一脸懊悔着,“天啊,我不该喝酒的。”

“是吗?”男人失声笑了,“你大概还没成年吧?”他真是想不清楚楚芅极力向他推荐她的目的是什么?

沐雪儿咬咬唇,“不,我22岁了,已经成年了。”

“够了”,男人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望向她那双清澈的眸里,“你以为你假装清纯,我就会喜欢吗?”他一点都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调教小女生之上。

沐雪儿闻言,利用脑海中的仅存的清醒,甩开了他的手,朝他抛去一记白眼,“谁稀罕你喜欢?”

男人很不耐心的开口,“我们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各自都很心知肚明,劝你别再故作矜持,还是直接进入主题就好。”

正当沐雪儿用酒醉的理智努力思考着什么叫做“进入主题”的时候,男人已经开始接近了她……

待续……

**************************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