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沐雪儿第一次去除了楚芅以外别的男人家过夜。

所以,刚到凌瑾言的家的时候,她还挺不自在的,进去之后更是被里面的光景吓了一跳。

陈旧的公寓,地方不大也不小,但到处都是脏衣服、啤酒罐、垃圾和烟头,乱七八糟地仍在地上,很混乱。

沐雪儿没看到凌瑾言的父母,所以断定他是一个人住的。

她小心翼翼地挪了一步,将沙发上的男性*裤,快速扔开,然后颤颤地坐在上面,脊背挺得僵直,双手摊在腿上,指骨很长,手背上的血管清晰可见,两只手好看而秀气,带着女性的纤柔和细嫩。

“你家……很壮观。”沐雪儿看着满地狼藉,平心而论。

凌瑾言斜了她一眼,淡淡道:“我一个月会整理一次。”然后给她扔了一罐冰啤酒:“给你。”

沐雪儿笨拙接下,看到原来是啤酒,顿时苦着秀气的脸,弱弱道:“我不喝酒的……”

“我家只有酒!”凌瑾言青筋隐隐暴跳,已经有了要扔她出去的冲动!

沐雪儿小媳妇似的“哦”了一声,然后拍开啤酒扣,小小地灌了一口,涩涩苦苦的一如她的心。

她想起了以前楚芅对她的叮嘱,他说过不准她再喝酒的,因为她一喝就醉,醉了还不安生,偏爱乱来。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反正,她喝醉了,倒了,疯了,楚芅也不会再管她的了。那么她何必再听他的话?

喝吧,喝醉了最好,让她一醉起不来最好!

如此自暴自弃想着,沐雪儿喝得再无顾忌,一口接一口一罐接一罐,越喝越嗨,竟然和凌瑾言拼起酒来,仿佛恨不得自己喝死过去。

数不清喝了多少酒,地上全是啤酒的空罐,冰箱里的啤酒全被他们俩一喝而光。

沐雪儿烂醉如泥,缠在凌瑾言身上,囔囔叫着还要再喝。凌瑾言也有些醉了,看着脸色酡红的沐雪儿,竟然冲她咧嘴笑了,俊艳至极。

他将架子上的白酒拿下来,“啵”的一声打开,两人就着酒瓶口一人一口地喝起来,越喝就越迷离,都分不清现实了,理智在这个夜里成了狗屁!

不知道是怎么吻上的,也不知道是谁先吻上去的,沐雪儿也好,凌瑾言也好,在酒力的促使下,他们都迷失了、疯狂了。

*********** *********** *********** *********** *********** **********

*********** *********** *********** *********** *********** ***********

接下来发生的事,沐雪儿完全就失去判断力了,

直到最后, *********** ***********

这一夜,把自己的第一次,糊里糊涂地给了一个叫凌瑾言的男人。

酒醒,是人最迷惘也是最头疼的阶段,沐雪儿茫茫看着陌生的天花板,身下隐隐作痛,一条沉重的胳膊横在她xiong前,霸道地缠着她。

沐雪儿秀气的脸霎间就白了,她僵硬转头,男人俊美甚至称得上漂亮的脸庞,就近在她的咫尺!她甚至能看清楚男人没有毛孔的肌肤,以及他左眼的一点浅色泪痣!

仿佛,只要她稍微靠前一点点,就能吻上他了!

不可否认,凌瑾言长得真是出众,貌若潘安美如宋玉,但沐雪儿没有惊艳,只有惊吓!

要不是对方一脸无辜的睡容,她差点就要喊非礼了!

没有多想,沐雪儿本能做出反应,趁凌瑾言还没醒来之前,连忙爬起床来,忍着身下的不适,慌手慌脚地穿上衣服。

在看到床单上代表童贞的落红时,她心口划过一阵刺痛,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后悔也没用,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沐雪儿落荒而逃了,她拼命催眠自己:昨晚只是一场意外,逢场作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过不了几天,她就会把这个男人给忘掉的!

但是,女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生物,初恋男友和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忘掉的。

凌瑾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当他看到床单上潋滟的血花时,他迟钝了一下下,第一反应竟然是往自己身上看,以为这血是他昨晚喝大了玩自残。

但0.01秒后,脑海浮出一幕幕昨晚的****的画面,凌瑾言狠狠一怔,盯着那朵妖冶的血花,漆黑的瞳孔慢慢扩大!

他猛地下床套上黑色长裤,将公寓找了个遍,却没看到沐雪儿的身影。

“跑了?”凌瑾言异常平静,但声音低得像鬼魅似的,让人生怕。

突然,他一拳头打在墙上,脸色有些阴郁。

他上了一个处、女?

更甚,他连这个处、女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而这个处、女竟然背着他跑了!

一个月前

沐雪儿拎着一袋又一带楚芅喜欢吃的东西,驱车前往别墅区。

她笑的花痴乱颤,一腔热血的她,站在别墅门前,拿出备份的钥匙,轻松的将门打开。

沐雪儿进门,一双靓丽的女鞋赫然的矗立在家中的换鞋区,瞬间,她的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

她一步一步轻轻的走进去,一路散落在地的衣服,裤子,竟然还有女士的胸衣,以及小内内,中间夹杂几件男人的衣裤。

沐雪儿握紧粉拳,难不成家里进小偷了?还是隔壁家的阿姨偷卿偷到家里来了?沿着一路犯罪现场,她走到了二楼,竟在她的房间。我去,有没有搞错,偷卿偷到她的房间里了,不会去宾馆啊,这么穷吗?要去也应该去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去啊!可是后来她却后悔这样想了……

卧室的门微开,两人挑选的窗帘,此时派上了用场,室内一片紫色的调调,热气一浪一浪的透过缝隙扑在她的脸上。

“阿芅,你好棒哦,再来……来嘛,怎么样?我是不是比沐雪儿那个木乃伊要有趣多了?”女人嗲声嗲气的说着。

“当然,宝贝,我早烦死那个女人了,她怎么比得上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楚芅挑唇一笑,打趣的咬下去。

有没有搞错!有没有这么狗血啊! 抱着她的未婚夫,躺在她的床上,说着本来是他对她说着的甜言蜜语,结果……男主角没变,女子角却不是她……

两人……。

沐雪儿推开门,女人大喊一声,楚芅不急不慢的起身,丝毫没有遮挡的站在她的面前,她都替他羞得慌。

她拾起地上的衣服,扔给他。

“穿上。”

楚芅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在接住她扔过来的衣服后,穿了起来,当全部穿着整齐后,女人一直躲在被子里。

“阿芅,让她离开,我可以选择原谅你一回。”她最大限度的宽恕,只因她们的爱情长达十年之久,她爱他比爱自己还深,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可惜,这个男人终究还是负了她离她而去……

“别做梦了,沐雪儿,你要明白一个事实,我根本就不喜欢你,你了解过你的身份让我替你背上多少的负面新闻吗?如果不是你救了我父亲一命,我一辈子都不会考虑和你订婚的,别痴心妄想了,如果不是你,我和秦岚早就结婚了。不过……呵呵,现在也还不迟。”

“什么?”沐雪儿不敢相信的向后退。

但事情却出奇的对上了。

“我不相信,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跟我订婚?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跟我……?”她无法说出这般露骨的话,她选择安静,静待楚芅的回头是岸。如果他肯回头,她可以既往不咎,她可以和他继续在一起,一起结婚,替他生孩子,白头偕老,可惜……

只是,她将世界想的太过美好。

“沐雪儿,你别血口喷人,生孩子?这几年,我连碰都懒得碰你一下,你别忘了,我之所以和你订婚,完全是因为你救了我爸,如果不是这样,我爸拿命逼我,我TMD才不会和你订婚,你死了这条心吧!既然这样,事情更了然于心了,你主动提出解除婚约吧,从此跟楚家互不相欠。”男人绝情的下了判决书,将她一切一切的全盘否认,他的托词吧,既然这种话都能说出来,那还能奢望什么呢?

罢了罢了。

“我沐雪儿,祝你们两位百年好合,再见。”她潇洒的走出房间,她的泪不知不觉的流下,她擦干,再留下,她再擦干,那一晚,她的泪腺像没有关好阀门的水龙头一样,流个不停。

那几天。

她犹如人间蒸发。

他的婚礼没邀请她,她不顾家里的劝阻,还是去了婚礼现场,她对他的心终究还是死了,就他们的情这么结束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