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对面,梁军主营之中,一位身穿银色铠甲的中年人站在作战图旁边,下面依稀坐着十几身穿盔甲的彪形大汉。在作战图旁边的中男人不时的用指挥棒分析着整个地形的形式,还不时的分配着各将的进攻路线。

“开锋县因地形的关系分为三个的城门,在我们直面的是北门,这个城门很难一时攻下,所以只能佯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中年人看着作战图,细细的分析着:“庞将军,你带三千人马攻打西门。”

“是,属下领命。”

“吴将军,你带领五千兵马向南门进攻。”中男人转过身来,看了吴将军一眼继续道:“南门靠近东门,但哪里有座大山把东门给挡住了,所以开锋县的人可能不会在那里防卫太多,所以你的任务要大很多,一到南门便对这城上猛攻,而后在悄悄在分五百精兵慢慢摸上大山跳进东门。”

“是,属下一定办的到,请大帅放心。”

中男人走下台阶,来到大帐前,望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不由叹道:“要是这次能与林剑交战便足以,可惜大远皇室不会让他出战,赵兵这奸贼要不是他林剑怎会……”

……

开锋县府衙中,林风与储杰林高等人一样在研究地形图,就在储杰与林高争论不休之时,一个护卫兵急忙跑了进来。

“启禀林大人,国都方面来消息了。”

林风收起地图,坐在太师椅上,说道:“念。”

“国都兵部下令,十天内即刻赶往开锋支援,同时,还有兵部尚书林大人的带话,说是让林大人一个月内赶往国都皇家学院参加考核。”

“你下去吧。”林风挥挥手,眉头微皱:十天,兵部下令?难道是我父亲,不对,不可能,如果是我父亲三天就足以用神风驹赶来,毕竟他儿子还在开锋县中被梁军围住。

那既然不是父亲下的令又是谁呢?我父亲可是兵部尚书,还有什么职位可以直越兵部尚书下达军令?

林风站起身,走到门前,现在无需理会是谁下的令,回到国都之后便会清楚,现如今最重要的是怎么让这座城池在十天之后不被攻破。

林风挥手让林高下去之后,对着储杰说道:“让你安排的事怎么样了?”

“回大人,护卫队里所有林高的人,属下都已经清洗掉了,现在当值的全是属下的亲信部下。所有的民房也都拆了,大量的石头已经运上城门上了。”

“蒽,你做的很好,总有一天,你会因为可以站在我的身后而感到骄傲的。”林风回到座位上,看了看月色,说道:“你安排一百人到东门的大山的入口处守好,哪里密林众多,着实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储杰身子一颤,脑子里全是那句:总有一天,你会因为可以站在我的身后而感到骄傲的。好霸气的话,这位眼前的林大人和以前真是大大的不同,不仅是气质还是计谋都是高出以前太多,有的时候我都有些怀疑他还是不是以前的林大人。

“是,大人,我这就去安排。”说完,储杰深深的看了林风一眼转身离开。

林风回到房间,取出了上次在戒指内得到的地图,看了看上面的区域和红点,在细细的研究上面纹路所代表的山川树林和河流。

夜以入深,林风放下地图,自语道:“这地图也不知是在描述什么,这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会不会和吴云手中的那份有所关联?”

不过想想又有些不可能,这戒指是从地球带来的,而吴云的那份则是神迹大陆的,怎么样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关系,简直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想到这里,林风心中一颤,似乎想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貌似那神法则的一半是地球带来的,而另一半是神迹大陆的。良久,林风叹息一声:“这戒指和宝塔可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啊,还有那个师傅也是个神秘的家伙,他到底是地球人还是神迹大陆的人,自己都搞不清楚了,摇摇头,不在去想。

“啊!”伸伸懒腰,笑道:“夜深了,早晨的空气和深夜的空气是最纯净的,此时不炼,更待何时。”说完,林风便快速入定运气神法则修炼起来。

……

大远国都,林府之中,林剑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紧皱眉头的看着坐在台阶上的老者,紧张道:“爹,就让我去向皇上请命去开锋支援吧。”

“剑儿,现在国都已经是暗潮汹涌,而你的官职又极其敏感,我也不放心你,就算你去皇上那说,皇上也不会让你去的,其实国都的情况皇上是清楚的很。”林战看着林剑的着急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心痛,那也是我的孙子,我这当爷爷的也是很担心啊,但国都的大局观可不容许一个兵部尚书在这个关口离开,凡事当以大局为重。

“报!”这时,一个门卫跑了进来:“老爷、大人,二皇子突然拜访,说要见林大人。”

林战和林剑对视一眼,心中依然明了,林剑站起身道:“你下去吧。”随即又转身对着林战说道:“爹,这事我知道怎么处理。”

……

林风战在城墙上望着下方渐渐逼近的梁军,心中一阵担心,逼近开锋全城的护卫军只有三千,可梁军足足有六万大军,真不知道次战能不能坚持十天,可能还要更久。

林风看这下方铺天盖地的大军,急忙右手一挥,喝道:“去取本官亲自设计的紫金龙纹甲,准备迎战!”

“准备……”

“轰隆、轰隆…”

“上投掷车、运大石!“

看着城墙上开始准备的众人,一位身穿银色盔甲的中男人,银色关刀一举,喝道:“进!”

随着他的一声大喝,梁军快速举枪整齐的冲刺起来,漫天的银光闪闪。

从城墙长看去,只见整片大地都是银灿灿的一片,震动天地的脚步声,仿佛踏在每一个开锋护卫军的心脏上,每一步都让他们心颤一下。

一个身着银色金纹甲,手持银色关刀,头戴银龙盔的人从梁军中快速冲泡到最前方,大关刀向上一举,喝道:“止!”

看了看城墙上手拿玄弓箭的军队们,中年男人眼神一冷,大关刀斜挥指向前方,喝道:“掷!”

全军立刻一踏,银色长枪向前斜指,左手握住再从后方递上的长枪,大喝一声,猛地用力举起长枪向着开锋县的北城正上方掷去。

漫天的银色长枪席卷而来,飞向城墙上方,顿时通天的惨叫声在城墙上响起。

储杰见此,急忙大喝一声:“卧!”

全军听见储杰的喝声立刻趴倒在地滚向墙角,长枪飞过几轮之后渐渐没了金属的撞击声,储杰站起身走上前,长枪一挥:“起!准备投掷!放!”

“控!”储杰大手一挥,举起玄弓箭,向着下方的梁军喝道。

“控!”

“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