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什么哭,要不是怕脏了老娘的手,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一会滚到管事哪里去领罚,从今以后不要让我在看到你……”老妇的目光微微撇了一眼从房间出来的林风,也并没理会多少,在喝斥了这个少女之后,对着林风微微点头便准备离开。

虽然这老妇的儿子是府衙的大队长,而以前的林风也却是无能了点,但毕竟林风也是这府衙的主子,老妇如此态度也是因为林风平时在府中没有任何威信,所以老妇见到了林风也没完全当回事。

也正因为如此,老妇才敢如此无视林风的存在,说完之后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就在这时,老妇都没拿正眼看的林风突然开口,很是随意却又带着一种上位者的气势让人不敢忽视。

这个败家子又不知道想干什么,老妇极不情愿的转过身来,微微侧头撇了一眼林风:“大人刚从外面回来,恐怕已经累到了身子,还是块回房里休息去吧。”

老妇说完,再次迈开步子准备离开,老妇的意思很明白,你虽然是这府衙的县令,但你始终是个小孩子,又没有能力,我儿子可是大队长,已经是神兵三品修为了,而你才神徒二品,想指挥我,可是很难。

林风在现代虽然是个普通的上班族,但在看古代电视剧的时候,也会有想当皇帝的感觉,心中不免有股子傲气和雄心壮志。如今连府中的下人都敢这样给主人脸色看,简直不知死活。

“来人啊,将他给本官抓起来!”林风的声音不大,但却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气势,就向一个将军在下达命令一般,不容任何置疑。

此时院门是打开的,不远次正有一对巡逻的衙役经过大门口,听到命令第一时间就要冲过来。为首的是府衙的两位副队长方成与储杰,两人虽然还不到二十,但两人那一米八的身高跟熊一般强壮的身体,一看就知道这两人的伸手很不一般。

“这声音……是林大人……”

“方队、储队,林大人那边有事……”

方成与储杰听到命令的瞬间,身体也立刻紧绷了起来,谁长了豹子胆不要命了敢在县令府闹事,但当两人转头看到了院子中的老妇之后,眼中的杀气立刻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浓眉缓缓向中间靠拢。

正当储杰要带人冲过去时,方成一把拉住储杰,说道:“那可是林高大队长的母亲啊,你真敢去抓啊?”

“可是方队,刚才林大人有命,我等不能不从,你要是惧怕那林高的话,就别去了。”说完,便带着几名衙役冲了过去。

“抓我?哈哈……”听到林风的话,随即放声大笑,老妇仿佛是听到了这时间最好笑的事。

听到林风命令的储杰和几名衙役,见此双眉一皱,这些衙役可不是一般的家丁,他们一个个都是经常和长江对面的敌国人交战,身上自然有股子杀气,虽然除了储杰达到了神兵之外,其他人都只是神徒修为,但却身上的杀气却很是强烈。

修炼神力每一境界,三、五都是最难跨越的瓶颈,神徒境界也是如此,无数人终身都卡在某一境界上。神徒三品会让人力量增加一倍,只要勤奋一些但村修炼身体也能达到。突破三品以上,便会感应到天地神力的存在,开始修炼神力。

而当修为达到神兵境界之时,则拥有的力量会是神徒期的十倍之上,最重要的是出手之时,可是利用体内神力加以增幅,威力惊人,单凭身体强度便可以轻易将石头击的粉碎。

“林大人,你可想清楚了,我儿子可是府中的大队长,一身修为更是达到了神兵三品。”老妇说着,不屑的看了一眼周围的那几个衙役,他们杀气很足,但毕竟都只是神徒境界罢了,虽然那个储杰副队长有神兵一品的修为,但比起自己儿子可差的远了。

神兵三品?林风从原来那杂乱无比、色情之极的记忆中再次寻找,才知道这个叫林高好像是林家的二叔派过来的,一身修为高深之极,之前县里的几个不法的犯罪组织更是被他给一锅给端了。

虽然林风不知道那个二叔派这个林风来干嘛,但林风可不会就此放过这个泼妇。

老妇看到林风微微皱眉,神情更是得意之极,也不想想我儿林高是谁的人,也是你这个如今已经不再被家族看重的小孩可以招惹的么……

“林高的母亲是吧?”林风迈步走向那跪在地上的少女,看着少女那浑身打颤而又瘦小的身子,林风看老妇的眼神就变的更加不爽,目光看了眼储杰又看向老妇:“本官管你是林高的母亲还是林矮的母亲,就以你目无主子,以下犯上,本管就可定你死罪,不过念在你儿子也为开锋县做过一些事,本官便免你一死,不过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林风句句如锋,口齿伶俐,以下把老妇说的无言以对,而储杰众人则是愣在当场,这还是那个胆小怕事的林大人么?这气势就年储杰都有点心颤。看向林风的眼神也渐渐的有了变化。

林风见到老妇有些发愣,心下冷笑一声,一指那老妇,冷厉道:“来人!把她拿下,拖出去,重杖八十!”

储杰等人微微一愣,以前林大人可是非常怕林高母子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而且这语气跟气势,让他们仿佛在面对一个将军一样,儲杰可不管老妇的愤怒,听林风这么说便立刻握刀冲了上去。

“林风尔敢……”见储杰等人真要冲上来,老妇身子一颤,急忙向后退去。但无奈储杰一个踏步便把她给擒下,拖了出去。不一会便传来那老妇的大叫声和惨叫声交叉而来。

“我要见林高,我要见林……啊!……林风……你……不得好死!“

林风看着地上的少女,说道:“下去洗洗,以后你就过来服侍我。”

此时林风心中还时时牵挂着那本秘籍,刚才的事让他清楚的知道,没有实力就连一个下人也敢在自己面前叫嚣,所以林风渴望得到实力。没有多说,看了一眼在外面的储杰一眼,便转身走进房屋。

储杰被林风这么一看,心中一动:这是在暗示吗?

……

此时不远处的一个阁楼上,林高听着方成的述说,双拳紧握,目光中杀气涌现:“林风,要不是大人吩咐,老子早就把你给……。”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