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大殿恢复一片安静,夜风站在下方看着那最高处那道身影,他在此刻心中的情绪还是十分不平静,有激动有疑惑也有一些不安。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冷无涯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晰无比传来。

“为什么选择了我?”夜风是一个直接的人,他也用最直接的方式追问。他是一个自知进退的人,虽然自己能够渡过千里朝圣道心坚韧,但是他明白这不是眼前这位主管昊天宗的人物选择自己为徒的最好理由。他想要找到一个让别人看重自己的好理由,哪怕这个理由如何的荒诞都无所谓。

殿内突然再次安静了下来,夜风抬头目光坚定看着那道沉默的身影。

“理由很简单,因为你和当初的我很像。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们有师徒之缘。”

“师徒缘?”夜风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他在心里想了很多,却没想到那殿中最高处的那位却讲出了这样一个这样确实荒诞的理由。一时之间,夜风不知说什么才是好。

“昊天宗很大,既然我选择了你。就希望你能够在这偌大的昊天宗站稳自己的位置,不要给你自己或者是我丢了这份颜面。”那道身影顿了顿,再次说道:“日后,虽然你是我弟子。但是,一切事宜却要自己妥善解决。”

冷无涯这句话里表达的意思,夜风能够完全理解。就算以后自己是他的弟子,但凡遇到难事恐怕只能自己解决,冷无涯不会给他提供帮助,等于是说虽然自己有着这样一个宗主传人的身份,但基本上对自己帮助不了太大。

“若无他事,就先下去吧。”

“弟子告退。”夜风虽然心里还有一些话,但是却未能及时说出口。他转身离开,走出了这冰冷的殿中,走出了那至高的峰顶。

“十多年过去了。没想到,那块玉又出现了。”在夜风离开后,殿内那道人影神情怅然喃喃自语。在今天夜风进入殿中那一刻起,其实冷无涯的目光都停留在夜风腰间挂着的哪一块双鱼玉佩,他修为强横哪怕十里开外一只蚂蚁都能洞察,夜风虽然把玉佩悬挂隐瞒但是逃不过他的双眼。殿中长老虽然见闻识广,但是真正涉及到那块玉的传闻不要说是昊天宗哪怕整个汉国都没有几个人知晓,这关系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十多年前,冷无涯曾经亲眼见识过这块玉的神奇,原本他以为这块玉被哪一个人销毁了,想不到今日再次出现了。冷无涯心中的震动,简直像山崩海啸那般狂烈,就在刚才他甚至有着出手将夜风擒拿逼他说出洞内真正经历的想法。能够得到这块玉,他不相信夜风在洞内的经历会像他说的那般简单。夜风隐瞒了一个事情,很重要的事情。对于这块玉,冷无涯不是非常了解,但是当年他曾听那人说过,如果没有那人的允许,这块玉佩谁都佩戴不了在身上,强行佩戴也只能引发可怕的反噬。

“你是不是还活着。”冷无涯目光有些出神,这一刻,他不像是昊天宗那位威严的宗主,反而像是位普通人深思着过往。犹豫再三,他没有去追问夜风那块玉的来历,他没有表露出半点疑问,也许在他心中猜测出来了一个说不上好坏的想法。所以,这也是他才会在今日意外的宣布收夜风为徒。

这一天,整个昊天宗上下人心震动,因为两件事情。一件便是夜风顺利进入风洞取出四阳经,第二件便是宗主冷无涯意外宣布收夜风为弟子的事情。如果说第一件能够让昊天宗内众多弟子长老欢欣鼓舞,那么第二件事情则是让众多弟子议论纷纷甚至异常不满。流言蜚语,像是瘟疫般在昊天宗内散播开来,原本安静的昊天宗,在此刻突然变得热闹非凡。

“宗主怎么能够收那个刚加入宗门一个月的弟子为徒呢!要立传人也应该是立我们大师兄风无双啊!”

“宗主怎么这么糊涂,听说这个新晋弟子虽然是千里朝圣道心非凡,但是资质平平,现在还是武者境界,连武师都不是。论天份怎么能够比得上我们门内那杰出的几人啊!”

“我听说啊,可能那个叫夜风的新晋弟子有可能是宗主在外的私生子啊!”

“这位兄台你说的是真的?”

……

夜风倚靠着阁楼的栏杆,怔怔看着那不远处人影绰绰的山间小道,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一边还有两人,就是他熟悉的张十一还有小银。

“夜风啊,现在你都是宗主传人了。按照辈分,我们应该称呼你为师兄了。”

“十一师兄,这你就不对了。我们历代宗主传人,真正论起辈分来,那都是要称呼师叔的,和我们师傅是一辈的。”小银在一边,认真的解释说道。

“你懂什么,夜风年纪轻轻,咱们怎么可以把他喊老呢!真不机灵。”张十一用劲敲了敲小银的脑袋,痛的后者一阵呲牙咧嘴。

“十一师兄还有小银师兄,你们两个别打趣我了。”夜风叹了口气,揉揉脑袋接着说道:“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当了宗主弟子是好是坏。”

这几天,夜风虽然都在阁中修炼,但也是听了不少风言风语,无形当中能够感受到其他弟子自己的那种敌意和排斥。

“好了,夜风你也不要因为这件事太过担心了。既然宗主选中了你,相信有他的道理,你自己更应该努力在宗内站稳住自己的地位。“张十一看着夜风眉头微皱的样子,他又继续笑着说道:“别愁眉苦脸了,今天刚好是我们昊天宗一年一度的飞鹤大会,我们去那边看看热闹。”

原本夜风倒是不想出去,但是自己来宗内不久确实应该好好了解一下昊天宗,所以便随着张十一和小银一起去观看那飞鹤大会了。这飞鹤大会听张十一讲,虽然名字听起来响亮无比,但是只不过是宗内弟子选取坐骑的活动,昊天宗内专门圈养了飞鹤鹰兽等飞禽走兽来提供门下弟子外出代步,在这飞鹤大会中,只要有任何弟子能够以自身实力降服这些强大的飞禽走兽,那么便可以获取当中哪一只成为坐骑。

飞鹤大会是在昊天宗内一处山谷举行。一路而来,夜风和张十一等人就看见许多宗内弟子人影绰绰前来参加这大会。

“小银还有夜风,这次我便要让你们看看十一师兄我亲自降服一只鹰兽来当坐骑!”山间小道上,张十一信心满满,像是此刻已经降服了一只鹰兽那般志得意满。

“师兄,别开玩笑了。一只鹰兽最差的实力也是媲美武师境界的强者,你都还没有突破武师境,不要说降服了,不被咬死就算你命大。”小银抚着脑袋,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小银,你太不相信师兄我了。这次我可带着哪一件东西,这次必定可以降服一只鹰兽。”张十一故作神秘说道。

“我还是不相信,那件东西像是清远长老的命根子。不可能把他借给你。”小银满脸质疑,他猜到了那件事物。

“要不要我们打个赌。如果我降服了鹰兽,那么这个月你要给我十块灵晶。”张十一嘿嘿笑了起来。

“我才不赌。”小银很是机警,一口拒绝。

夜风丝毫没有理会两人,他看着周围景色和人影心里也充满了好奇。昊天宗确实很大,他了解的还是太少,也许以后多出来走动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突然间,夜风留意到一处山间小道走来的一个人,那人一身长裙飞舞,很是好看,待她走近,夜风愣神,这不是上次自己和张十一遇见过的那个女子吗。好像是叫什么宁巧儿。

“哇。居然是巧儿师妹。”张十一也留意那个女子,顿时大叫起来像是阵风般了过去。

“巧儿师妹,这么巧我们又见面了。”张十一满脸堆笑,自认为很是风度的和那女子打招呼。

“原来是你们这群大色狼!”宁巧儿重重哼一声,丝毫不想理会张十一和夜风等人。

“巧儿师妹,上次是个误会啊。我们认识那么久,你不知道你十一师兄的为人吗。”张十一像是只苍蝇般环绕在宁巧儿身边,怎么赶都赶不走。夜风和小银都是在后面不远满脸鄙夷的看着他。

山间小道上有很多弟子,但是此刻,他们的目光若隐若无都是像着这边瞧来,宁巧儿十分美艳,在整个昊天宗都是知名的女弟子。

“你们何方鼠辈?居然敢骚扰我的巧儿师妹!”突然,一个高大的汉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拦在几人面前。

“丁刚!”宁巧儿看着眼前这人,眉头皱了皱。

“我倒是谁呢,原来是丁师弟啊!”张十一看着眼前这人笑了笑,继续说道:“丁师弟,怎么有闲情雅致在合谷看风景来了?”

“你这废物,和巧儿师妹滚远的!”这丁刚脾气很是暴躁,向着张十一呵斥起来,丝毫没有半点礼仪。

“丁刚,注意你的言辞。”张十一虽然满脸笑容,但是笑声却有些发冷。

“巧儿师妹是我的。你再不走开,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丁刚,你胡言乱语什么!”宁巧儿恼怒,瞪起了凤眼。

“我和巧儿师妹相识,要不要走开,管你个屁事!”张十一彻底敛去了笑容,同在昊天宗内他之前早和宁巧儿认识,宁巧儿都没赶他走,这丁刚倒还越俎代庖了。虽然,丁刚在宗内追求宁巧儿是一件人尽皆知的事情,但是如此蛮横的态度和行为让人十分反感。

“你找死!”丁刚像是一只饿狼般,对着张十一扑击过去。

“我倒要瞧瞧你有何能耐!”张十一丝毫不同退却,挥拳向着丁刚砸去。两人修为不俗,四射的劲气飞沙走石,转眼间交手了几十招。山间小道上的人影都被这边的响动吸引过来,两人的交手也越发的激烈起来。

丁刚像是一只人形的猛兽,悍不畏死横冲直撞。而张十一身形灵巧,横移间躲闪随手攻伐,两人大开大合舍身相搏,周围平坦的地面上变成了坑洼不一,都是被两人狂乱的劲气震裂。

“你们不要打了。”宁巧儿在一边神色有些焦急。而夜风和小银却在一边,随时准备出手相助张十一。

丁刚脾气暴躁,眼见一时之间不能击败张十一,顿时不再保留。只见他狂吼一声,如同猛兽咆哮,他的身后浮现一道三足金乌的虚影,一股庞大的气势如同天威降临。丁刚一脚踏碎地面,一拳打出顿时金光璀璨,如同烈日炎炎。

“这是金乌无相功,没想到丁刚将他修炼而成!”周围有弟子认出了这门功法,不住惊呼起来。这金乌无相功,在整个昊天宗都是极为出名,是一部极难修炼的功法,但是一旦修炼成威力奇大,可破碎一切。

“你有功法,我就没有吗!”关键时刻,张十一大吼一声,发丝飞扬。他眉心裂开一道血线,一只金色的竖眼奇异出现并且快速射出一道流光,瞬间和撞击而来的金光碰撞。这时,虽然是白天,但是山间小道上一阵剧烈的光芒爆射伴随着轰鸣之声。

场中,张十一身形屹然不动,而丁刚却揣着气连退三步。可想而知,在刚才的拼斗中他占了下风。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