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几人瞧着被吴安强势杀死的犀角狮子,更加的郁闷的说不出话来,老实说,在攻击这头狮子之前,并没有人想到如何处理战后,吴安一心想着战斗,提高自己的格斗技巧,莫愁、阿蛮和幻蝶三个小丫头片子会计划那们多吗?至于唯一的御姐,夜蓉更是没有意料到第一只碰到的魔兽就是犀角狮子,三级魔兽不可怕,虽然这是对着这个怪异组合而言。

吴安和阿蛮几个站在犀角狮子破坏的地域边缘,这里的熊熊大火还在燃烧,持续而猛烈的向着没有火焰地方侵染,逼人而灼烈的高温渐渐的卷曲的树叶,逐渐变得枯黄,失去的水分的树丫干枯而苍老,渐渐的被点燃,发出暴鸣声,眼看火焰向着其它地区蔓延,吴安和幻蝶、莫愁愈发的着急。

这里的火焰丝毫没有熄灭的迹象,出来犀角狮子躺倒的地方,由于之前犀角狮子的疯狂,这时反倒没有火焰在燃烧。

吴安焦急的看着带起滚浓烟的火焰,跺着双脚,莫愁和幻蝶窦站在吴安的身边,一般的急切,这般的火势是在是太大,一旦蔓延出来则是非同小可。

吴安回头,正巧发现阿蛮竟然是无所谓,好像一点也不担心,暗想:“阿蛮虽然表现的有点没心没肺,但是本质不坏,这般大祸绝对不会无动于衷,况且吴安还发现了阿蛮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

吴安挑一挑皱起了的眉毛,就欲开口询问,阿蛮抢先鄙视的答道:“笨蛋!”

吴安被咽的一口话说不出,郁闷的指着阿蛮,难道有疑惑提出还不对嘛?莫愁看着哥哥一口气呛得直说不出话来,善解人意的像个小大人一样举起小手拍着吴安的背部:“哥哥,不要生气了,哦~~”

幻蝶轻轻的摇着阿蛮的手臂:“姐姐,不要骂哥哥嘛,他.......他又没有做错什么啊,不要骂嘛!”

两个小姑娘虽然劝人的方式单调,但是其中所蕴含的感情倒是真正的真挚,委委屈屈的低声调节着吴安和阿蛮之间的关系,尽力化解两人之间的矛盾,如果不是两人能,吴安早就被阿蛮尖锐的语调、讽刺的语气闹得少活几十年,指不定就少年芳华几十垂暮之时,阿蛮的口气真是不留余地啊!

吴安虽然明白阿蛮心不坏,就是梦想中的治愈型萝莉的状态始终不会出现在其身上,“不过这种刁蛮型萝莉也可,治愈型有着莫愁和幻蝶就足够了。”吴安时常这般安慰自己。

与阿蛮生活在一起,必须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并且会自我调节,不然.........嘿嘿!

夜蓉见到吴安被阿蛮呛了一句,轻轻的在嘴角划起一个弧度,“好快乐的一家啊!”夜蓉在心里感叹道,真羡慕有着一个象着吴安一样的哥哥的阿蛮几人,自己就是有一个单调孤独的童年,格外能够体会到那种滋味的不好受。

夜蓉扫视一下周围,抬头瞧瞧火焰的上方,开口对着吴安和幻蝶,莫愁解释道:“你们就别吵了,说起来这样的大森林里有一些大自然的造化是很奇怪的,这里到处都是树木,枯枝落叶有不少,不管是天雷引发的大火,还是有火系的魔兽,人类的战气,魔法所导致的火灾,对自然的和树木都是致命的危害,但是,你见过森林被一烧殆尽吗?”

见引发了吴安几人的好奇心,夜蓉心里愈发的开心,微微的点了点头,小女孩总是爱引起别人的关注,呃.......夜蓉.......大女孩.......更是如此。

夜蓉继续开口道:“不知道多少年以前,森林里就就出现了一套奇特的现象,一旦出现大火,必然会在几分钟内迅速的出现大雨,扑灭大火,有学者提出这是森林里共同造化汇聚而出的森林意识的调节、自救的结果,也有人说这是高级魔兽的出,具体是什么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说到这里夜蓉轻轻的皱起了弯弯的细细的眉毛,似乎为这个问题得不到解答而疑惑,美女捧心,西子皱眉,格外美丽。

吴安看的有些入迷,这般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女前世可没见过。

凝神思考了一下的夜蓉继续开口说道:“建议你们马上打开魔法护盾,不然雨水,嗯.........看上面马上就要落下来了!小心,快点!”

抬头看着马上就要落下的雨水,它们正在天上急速的下坠,就像一层幕布一样飞速的向着吴安几人扑来。

吴安和夜蓉,妹妹们按动魔法道具上的按钮,淡蓝色的魔法护盾激发出来,就在雨水即将落在几人身上之前挡住了周身,稀稀拉拉的雨水马上变得就像水泼一样,从天而降,浇灭火焰,激得魔法护盾上出现了淡淡的涟漪。

站在魔法护盾里面的几人抬头看着天,上面被巨大的树冠所掩盖,但是接连而下的雨线势头十足,铺天盖地的大雨浇向燃烧的火苗,燃烧的火焰被雨水浇的“吱吱--”作响,火红的木头、烧成的木炭,在雨水的洗涤之下成为了漆黑色的炭头。

感叹的看着天,这种大自然的造化真是神奇,千年奇变,万年造化,自然界进化出来的神奇远不是人类可以想象的。

吴安几人在雨水之下仿佛心灵逐渐的被洗涤了,渐渐的变得平静,几人气机与自然愈发的吻合,雨水中的莫大的水元素争先恐后的钻进吴安几人的身体之内。

正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吴安和莫愁的身体之内早就被火元素所充斥,如今在水元素之下洗涤了心灵,同时也震荡了战气,原本单一的赤红火焰战气,渐渐的被挤到一边,另一侧被水属性的战气所占据,在旋转中共同形成了太极的样子,吴安在体内的一切变化却全然不知,只是闭目站在雨水之下,深深的震撼着!

这种雨水来的也快,去得也快,在浇灭了火焰之后雨水就迅速小了下来,在不到一分钟后,小雨也停了下来,待到雨水渐渐的停下之时,吴安的体内水火战气也形成了平衡,渐渐的运转了起来,沿着不同的经脉路线,但是绝对的存在着神秘联系的印证而造化运转着。

吴安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几人全都好奇的看着他,而且都有着一丝担心掩藏在眼神深处。

吴安被吓了一跳,连忙的上下看着自己,连连的摸着,没发现自己的不同,这几个婆娘疯了?这是吴安唯一能够想到的东西。

看着吴安自己全然不知,反而被吓的左蹦又跳,夜蓉首先提出了疑惑。

“你,真的不知道?”

阿蛮,幻蝶和莫愁愈发的担心,看得吴安越发的惊奇:“咋了?咋了?联合起来整蛊我吗?”

看着吴安真的不知道,阿蛮试探的提到:“你运一下战气试试看!”

吴安疑惑的试着运转一下战气,吓了一大跳,在火属性的战气之中竟然隐隐的感受到其它的气息,静下来仔细的内视着丹田,愈发的惊奇,害怕,他发现原本赤红之色的丹田中竟然还运转另一种水蓝色的战气,与烈焰战气平分秋色,呈现着太极形状,缓缓的运转,隐藏着一隔奇异的气息,在两股战气之间还隐隐约约的由水火战气滋生、融合的诞出一种乳白色的战气,只有这一丝,吴安试着调动一下,发现无论是火属性的战气还是水属性的战气都仿佛是从小练就的,一般的熟悉,一般的得心应手。

试着调动乳白色的战气,虽然隐约感觉自己能够控制,但是实际上准备将它微微的移动之时,却又发现无比的艰难,不论如何的努力乳白色的战气任然文思不动,虽然不知为何战气发生变异,但吴安觉得可能与《造化秘典》有着一定的联系,吴安全身上下,只有这件东西最是神秘。

这应该还是没有害处的,吴安怀疑《造化秘典》可能与五行有关,前世对于太极的情感,这一丝见到丹田里的太极也觉得十分亲切!

运了几圈战气,发现无碍,吴安睁眼对着大家发出一个笑容:“没事,没事!”

莫愁几人更加的担心,但是又帮不了吴安,只能专做没事,与吴安心照不宣的扯开话题谈其他的事情!

“呵呵!这只大狮子你们怎么想好运回去了吗?”夜蓉见吴安说没事,略微的放下心,指着狮子状若开心的说道。

吴安皱着眉头,好不容易杀死的狮子可是一身的天材地宝,怎么带回去绝对让人头疼,就这么遗落在这里是在是不舍得!

看着愁苦的几人,阿蛮得意的插着腰,挺着胸脯跳上狮子的头顶,伸出食指一一的点着吴安几人:“哈哈,你们都没办法了吧,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本小姐,看本小姐招呼一声,立马就有小弟前来报道。

欢呼雀跃的阿蛮登高一身喊叫:“嗷呜---喵!”

几分钟后,树叶飘下,没发应。阿蛮尴尬的一撩头发,说道:“肯定没听见,再来一次!”

“嗷呜---喵!”

又是几分钟,没反应。

再来一次,.........还没反应。

阿蛮终于暴走了,该死的小弟竟然不来,一起去看看,今天好好教训它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