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狮子全身呈现暗红色,火焰燃烧的爆裂之中似乎有着岩浆在流淌,高温,爆裂,无不是狂躁的象征,犀角狮子无疑是火属性的魔兽,在魔兽世界,火属性的掌控着也一般是狂烈的代表,魔兽施展魔法靠的是天赋,就是因为天赋,魔兽虽然起点比人类高,但也容易迷失在力量的海洋之中,魔兽的突破比人类更难。

几乎只要断定是什么品种的魔兽,就可以知道它们的境界,这在佣兵们之间屡试不爽,当然魔兽界也有奇才,它们常常拥有更高的境界,但是这些情况普通佣兵是很难遇到的。

由于魔兽的力量靠的是种族天赋,而不是自己苦苦修炼而来,所以魔兽们更易迷失灵魂,每一年都有无数的魔兽由于杀戮、傲慢渐渐的迷失,最终几乎变得看不得生命的存在,会无情的破坏着森林里的一切,这种毫无理智的行为不仅是人类厌恶,在正常的魔兽之中也是应当死去的对象,肆虐,疯狂,不可饶恕!

这只魔兽--犀角狮子就是这样一个疯狂的家伙,它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理智的味道,张达巨口一声怒吼,血腥之气铺面袭来,挥动着巨大的头颅,犀角狮子抬起前抓,重重的撼向地面。

“嘭--!”

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震得吴安耳朵鼓膜阵阵发痛,犀角狮子的犀角位于鼻翼的正上方,岩浆流液似痕迹隐隐约约的环绕在上面,明亮,暗红。

闻道了活物气息的犀角狮子愈发的狂躁,赤红着双眼迅速的转向吴安,盯着这个小小的“蚂蚁”,犀角狮子一声怒吼。

“吼--”

犀角狮子重重的拍着地面,犀角上环绕的岩浆流渐渐的加速流转,犀角尖端出现一个明亮红色小点,迅速的变大,转眼就从针眼大小变成篮球之大。

吴安虽然不明白犀角狮子的作为,但是他明白,绝对不能让犀角狮子完成魔法,这个火球已经给吴安带来了极度危险的感觉,他不是英雄主义者,更不是小人,他不赞同英雄正大光明在明处相互格斗,也没有小人的猥琐!

吴安绝不会傻傻的对着,眼中锐利的光芒一闪,右手斜着利剑憋住一口气急速冲向犀角狮子,到达狮子面前提气蹬地,身形左转,如行换影,躲过狮子的拍击。

吴安擦着犀角狮子的前抓迅速躲过,就想一种艺术的表演,如果不是由于修炼《造化秘典》带来的远超同级武者的灵绝,吴安也无法完成这种艺术,早就在狮子的厚抓身死于此,.........嗯........前提是阿蛮、幻蝶等人不出手。

疯狂的犀角狮子被灵敏的、左突右撞的吴安激怒,愈发的爆躁,阵阵怒吼,连绵不绝,无论它如何的用力拍向地面,抬起利抓时才早发现吴安这个“小虫子”早已不知何时逃去。

吴安沿着狮子右抓拍下之时直冲而上,运起战气在体表形成淡淡薄膜,隔绝狮子身上腾起的烈焰,吴安在火焰中冲突、暴起。

短短几秒钟之内吴安就从犀角狮子凝聚火球之始冲到狮子头顶,斜剑出鞘,力斩而出,重重的劈在犀角之上,激起一道火花,利剑陷入犀角之内,速度慢慢的变慢,犀角狮子狂躁的左突右跳,点燃了古木森林,激起一阵阵的大火。

吴安眼见利剑正在变慢,加速运转战气,利剑上瞬间荡起道道剑芒,低声漠然而道:“撕焰剑!”

肌肉暴起,挥剑隔断犀角,狮子的角上凝成的火球迅速熄灭。

撕焰剑是吴安两年前从《造化秘典》领悟而出,他早就觉得《造化秘典》非同凡响,不仅仅是对战气功法的提升,似乎对着世间万物都有着解释。

吴安由于来自地球,与这个世界的人看东西角度不同,但是吴安竟然从这里看出了对天体物理的研究,当时吴安难以置信,在几个月的反复研究之中,吴安逐渐的看出了生物,化学,乃至电子科技什么的,吴安从最初的感觉“这世界疯了!”几天后有冷静了下来,他想到,这世间既然可以依靠修炼延长寿命,那么那些老不死的突发奇想研究出什么也就不奇怪了。

时光是生命最大的敌人,不管是绝代红颜,还是英雄长歌,权倾天下还是笑傲江山,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没有不老的容颜,没有无尽的岁月,一群长生的科学家谁也不知道会发展到何等地步,假如李白不死,璀璨的诗篇又有多少歌传,假如爱因斯坦不死,那么又有多少理论诞生...........

顶尖的不死科学家可怕,普通的人不死也可怕,因为他们有无数的时间去学习,去研究,那群天晓得有多少寿命的极道武者在无聊中研究出这些就不希奇了,吴安勉强的用这种想法说服了自己。

吴安苦心的研究武技,这可是这个世界的立身之本,终于在一次无意间发现莫愁用木棍甩过火焰之中玩的不亦乐乎,带起“呼,呼——”的响声。脑海中灵光一闪,若有所悟。

关在房间里两天草创出“撕焰剑”,又创出的两年之中逐步的完善,对于这一式取义迅速的在空中挥起木棒会带动木棒本身的震动的剑法,吴安经过两年苦练,终于可以在用剑之时肌肉与战气共同以某一种频率颤动,带来一定的撕裂的力量。

阿蛮对这式剑法的评价从“小孩玩意儿!”变口成为了“勉强值得一看!”要得到阿蛮的钦佩,除非打败她!

吴安手中的利剑割下犀角狮子的犀角,近乎二十厘米长的犀角还没有落到地面,就被阿蛮抢去,狂怒的犀角狮子只觉一道不能肯定有没有的黑影闪过,落下的犀角就不见了。

低下巨大的头颅用力的撞向高大的树木,一路烟尘,一路火焰,吴安在狮子到达大树的瞬间跳起,目睹狮子“轰--”的一声停下,几千年长出来的大树拦腰撞断,但是由于其它大树的支撑没有倒下,静静的站着,却遭受无妄之灾,赶来的莫愁、阿蛮几人为这棵树默哀!

撞到了这棵树犀角狮子也不好受,反震的后退震倒在地,晕晕的狂吼,大叫。

怒气喷发,带出席卷周遭的火焰,嘭的一声爆发,又迅速回笼。

吴安落下狮头就散去了体表的战气薄膜,他只是二级武者,经不起战气无休止的挥霍,如果不是他马上就可以突破到三级武者而且战气比其他人更加雄厚,他也不能运起战气形成的薄膜。

散去了战气薄膜的吴安被犀角狮子突然的火焰喷张弄得措不及防,来不及远退就被火焰烧个正着,还好威力不大,吴安除了被燎的头发尖端卷了一点,灰头土脸,全身上下一遍黑灰色,郁闷的吐出一口烟气。

吴安不求平安打倒这只犀角狮子,但是起码不要出丑啊,尤其是在一个美女和几个妹妹之前,太丢脸了!

吴安低声怒吼:“干!”一直空有境界,没有理智的犀角狮子也杀不了,以后拿什么去吹牛?

吴安跳到狮子面前,这是狮子撞到在地,无法爬起来,吴安此,眼中闪过一丝喜悦:“机会来了!”

吴安运起战气,激发剑芒,单手握剑,迅速的运剑直接刺向犀角狮子的眼睛,锋锐的剑芒深深的扎进狮子脑内,血色,白色,已被那个流出。

吴安当即拔出利剑跳开,迅速的躲到一棵树丫上,任凭狂怒的狮子在下面发疯的找着敌人,点燃一大片树木。

吴安虽然刚才利剑刺入犀角狮子之时的表现可以用冷酷来形容,但是严格来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安全下来稍稍远离战场上的吴安立马就被恶心的场面刺激的直作恶,胃里一阵阵的不舒服,尤其是想到犀角狮子的惨状还是由自己一手造成,更加的不舒服。

意识的自己心态的吴安立即冷静下来安慰自己:“不要想多,这里是弱肉强食的社会,迟早要经历杀戮,对付没有理智的犀角狮子总比直接面对人好吧!这是锻炼,加油!,加油!”

吴安努力的催眠自己:“这只狮子不知道疯狂的杀戮了多少动物,残害了多少生灵,连魔兽都要杀它,镇定镇定,吴安,你这是帮助无辜的生灵复仇,嗯!替天行道!”吴安略微迷茫的眼神渐渐的坚定了起来。

这里的社会,法则就是这样,改变不了这个世界,就改变自己,努力的适应这个世界才是王道!

吴安压下自己不忍的心,看着犀角狮子在左突右撞,低声说道:“对不起了!”

跳下树枝,趁着犀角狮子不备,取出在树上砍下一个削成枪状的树枝怒吼的插入狮子另一个眼珠内。

使劲的送入,吴安跳出攻击之地,走到阿蛮几人身边,低声说道:“成功了!”

莫愁,幻蝶都察觉到了吴安内心的不乐,牵起吴安状若大人的说道:“哥哥,不要不开心了,噢。”声音糯糯的,自愈系的力量。

看着几个担心看着自己的女孩,吴安扫去心中的尘埃:“不要想太多,守护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环视担忧的看着自己的莫愁、幻蝶、阿蛮、夜蓉,吴安一笑:“放心,我还没有那么脆弱,担心我,不如担心怎么把那头大狮子运回去吧!”

吴安一指已经“轰隆--”一声躺倒在地,身上烈焰已经熄灭,死去的狮子.........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