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安站在马车上,牵着幻蝶的手愤怒的指着前面三个笑得前仰后翻、花枝乱颤的女人,呃......还有女孩,真心调皮!或者说腹黑,吴安在心里郑重的警告自己,指不定夜蓉突然展露出的无限风情就是在整人,此等教训应当深深的铭刻在内心,佛主说的好啊!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古人早有留言:色字当头一把刀!

吴安紧紧的握着幻蝶的手,还是幻蝶乖巧,平时文文静静,要求有求必应,对比前方面似天使,心若魔鬼,尤其是两个笑自己哥哥的小女孩,枉费自己平时那么疼你们,吴安侧着头,伸出另一只手摸摸幻蝶金色的柔发,还是幻蝶听话,像一个降落人间的天使,这才是哥哥贴心妹妹的榜样,呃......如果把害羞、爱哭的毛病改掉就更好了!

院门又一次被推开,吴安放下摸着幻蝶脑袋的手回头一看,喝!是父母回来了,推着一辆独轮车,上面有着一只野猪,嗯!估计将近有,一千斤,狰狞的野猪头的右眼上深深的插着一只箭,直没箭羽,吴母的肩上斜挎着一个箭袋,手上拎着一只暗红色的雕羽弓,这只野猪是吴母打倒的,而吴父应该是去保护吴母的。

“爸妈,你们回来啦!这是野猪?”吴安牵着幻蝶走向吴父吴母,又狐疑的看了看吴母手上的长弓,猜测道:“这只倒霉家伙不会是妈.....你打的吧?”

吴父把独轮车斜靠在墙边,长出了一口气,重重的拍了一下吴安的肩膀大声说道:“怎么,瞧不起你妈?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吴安嘿嘿的笑而不语,在心里暗自吐槽:“老爸你从来不用弓箭这东西,常说用剑啊、弓啊这类东西没有男人气概,为自己选则使用剑还揍过自己好几次,要不是老妈,估计这辈子都不能用剑了,唉!不过说回来,这野猪身上只有一道箭直入体内,老妈箭术还真不错,要是老爸,估计这时候野猪身上还有几道恐怖的伤口肌肉翻出淋漓的流着鲜血,庆幸吧,野猪,还好你遇到的是老妈!”

莫愁和阿蛮蹦跳的拉着夜蓉走到吴父吴母身边,莫愁习惯了吴父常带回来的“恐怖型号”野猪,一点也不受死去的野猪影响,甜甜的对着父母说道。

“爸妈,这时夜蓉姐姐,可好了!是老哥俩魔兽小铺的大小姐哦!”

吴父用力一拍胸脯,砰砰作响,豪爽的笑说道:“夜蓉侄女,就把这当成自己家,好好玩!”说完又转头看向吴安:“吴安,带着夜蓉侄女好好逛逛,不要怠慢了人家!”笑眯眯的看着吴安,挤眉弄眼的拍拍吴安的肩膀去清理野猪了!

吴母接着吴父的话头笑眯眯的瞧着端庄的站在面前的俊秀姑娘开口说道:“好俊的小姑娘,乡下小地方招待不周还请不要建议,来来,让伯母好好看看。”吴母说着就有牵着夜蓉好好打量的架势,放在男人身上就是标准的色狼看见美女样子,很是迫不及待。

夜蓉还没来的及说上一句话,就被吴母拉着向着屋内走去,只来的及无奈的看了吴安几人一眼。

吴安瞧着明显不会理自己,正忙着打量夜蓉且越走越远的母亲,又回头看看一心对付野猪的吴父,他已经把清水,道具都准备好了,正托着巨大的木桶走过来。

吴安只得向着莫愁几人招招手:“喂,你们几个非要买这么多东西,快过来,搬它们!”

莫愁带着两个小姐妹只得无奈的对视一眼,耸耸肩,过来搬着买回来的巨多产品。

.........

夕阳下,吴父正在分割着野猪肉,计算着每一刀的角度,尽量把他们分的差不多大小,等一下还要送去给村里的其他人,自己家富裕起来了,也不能忘记街坊邻里,远近亲朋。

割好的猪肉整齐的摆在一边,都是一般大小,吴父这么多年分割各种野兽,魔兽肉都是练了一手不错的割肉技术,通常一只野猪也只需一个时辰就可以搞定!

吴父对着野猪一刀斩下,砍断骨头,在用刀细细的磨着肉皮,嘴里念念有词:“这一块等会儿这块就给张老伯,他年纪大了,该是炖一些骨头汤好好补补,嗯,再加上一点肉!老人家不容易。”

在吴父不远处一条黑狗舔着地上的一些流下的猪血,摇着尾巴吃的正欢,这是莫愁在村里抱回来的小狗,虽然只是普通的农家狗,但是远比那些宠物狗更加的忠诚,没有强健的体魄,但是家里人永远觉得这只狗比那些斗犬可爱,用的更加顺心,由于昨天无意间吴安说土狗寿命短,几十年后就见不到它了,惹得莫愁嚎啕大哭,硬生生的球的猫大爷躲进房子里去调试药剂、钻研修改功法去了,争取让这只土狗也能修炼,长寿。

在吴父的右手边就是“客厅”,或者说是一间大房子,可以接待、可以吃喝的地方,吴安新修的家整体结构是吴安仿照前世记忆中四合院形式做的,虽然有很多地方由于文化的不同,实在难以表答,导致修成的屋子吴安在某些地方总是感觉怪怪的。

客厅后面是几个房子,吴安家的人就居住在里面,四合院,勉强有点那种气息,有点古香古色,唯一的亮点就是吴安费劲心机才在院子后面开辟出的一个小花园,大笔一挥,吴安题字挂匾于其上,自号为“瑶池”。虽然小花园中确实有一个小池子,清澈透亮。

吴安姐啊的院墙整体由木头混着土石构成,虽说不坚固,但足够阻挡视线,刷上石灰朱漆漂亮多了。

据吴安所知,昨晚猫大爷连布出一道阵法,防御力绝对惊人,光是这道墙就被加成到了比古岩镇宽大古朴的城墙更加坚固,具体多少,没法测试,影在暗处的防御更不知多少,吴安深刻认定自己家比碉堡更加结实。

至于墙体的高度问题,跳到墙上就会触发隐藏的自动识别体系,由一个炼金生命负责,和猫大爷的树有点类似,只不过这种炼金生命更加特别,只有圣域级别在炼金时才会偶然...确切的说是几白万次都不见的会出现一个,是普通魔偶的进化体,它们会渐渐的完善自己的生命,认知、感受这个世界,逐渐产生自己的...灵魂,变成一个正真的...生命,为何会出现灵魂,谁也不知道,不过有圣域颠覆的炼金术士提过猜想,他认为那是元素。

在自然中流动的元素极少数会产生对真正生命的渴望,碰巧遇到炼金作品的产生,极巧的融入魔偶中,产生感情,思想,诞出......生命!

猫大爷运气好,五年前练了几个魔偶,接连失败终于在最后一次成功,而且这次搬来吴家的时候猫大爷发现这只魔偶竟然静静的,挪动的看着一只蚂蚁,那是祥和的气息与人一般无二,之后猫大爷就在晚饭时惊奇的“咦--"了一声,开始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她,将院子里阵法中枢交给她,可以更好的观察正常人的生活,争取在十年之内成为一个完整的、有情感、有思想的生命!

..........

夕阳渐渐弯下枝头,红红的阳光斜射在院子里,映照在几人的身上。

吴安带着三个妹妹总算是搬好了所有东西,她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撑上一个懒腰,扭扭腰,甩甩腿,摇摇脖子,齐齐的对着空空的马车喜悦的感叹:“总算是搬完了!”

吴安反手使劲撑撑带起一阵“咔咔--”骨节作响之声,瞄瞄屋内,老妈终于和夜蓉谈完了,不过好像有一起去厨房了,嘀咕一句:“这女人之间话题怎么这么多话题啊!才见面就说了个不停,呃?饭没有煮好?”

又瞄眼吴父,这时他已经割好猪肉,拎着一个篮子准备去送了,看见吴安几人正好在悠闲的甩胳膊,随口吩咐道:“吴安你去下了马车,再把这儿收拾一下,莫愁,把这块猪肉送给你妈做菜!我走了!”

幻蝶和阿蛮见自己没事可做,就主动的找来扫把扫地,莫愁“啊呜--”一声大叫拎着肉欢快的一边蹦跳,一边嚷着冲到厨房去了:“妈妈,夜蓉姐姐,有肉,今晚做红烧肉吃,哦哦!嗷嗷!”

蹦跳的莫愁连口水都差点流了下来,她最喜欢吃红烧肉,自从吴安“发明”红烧肉这道菜以来,莫愁简直无肉不欢,不管是多是少,一两、一斤、还是十斤全都可以自己一个人搞定,还怎么吃都不胖,依旧保持着可爱苗条的身材,吴安认为莫愁出生在这里简直就是一种幸运,倘若在地球被那群节食减肥恨不得不吃的女生看到绝对会被怨恨、妒忌的眼神给射死!

莫愁就属于怎么吃都不长胖,光长出一股神力的人!

吴安前牵着马儿向着马棚走去,随着“呲啦--”一声放下马车,把贱马揣进马棚里,恬不知耻的贱马回头讨好的冲着吴安“哧溜溜~~”直叫,还学会了狗的绝招,甩着尾巴。

吴安“啪--”一下一拍马头,甩进去一大堆干草,嘴里直嘟囔:“你说你这个贱马,刚来时谁也不理,一副高傲无比的样子,发现来了后没有猛兽的捕猎,也不用为食物发愁就爱上了这里,赶也敢不走,还学会了卖萌,耍赖,掐媚,甩尾巴那是你该干的吗?”

又甩了一把草,也不关马棚门,双手绕在脑袋后面,嘴里吹着叫子向着阿蛮走去,悠闲悠闲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