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女孩的眼睛都红红的,马车里的气氛很压抑,低沉,似乎连空气都都凝结成了固态,密闭的马车内只听的到呼吸声和几个女孩的抽泣,吴安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安慰道:“这个故事还有一首歌!很好听的!”

说完愁苦的皱了一下脸:“不过我这五音不全的腔调,唱歌实在是够呛。”

莫愁挪到吴安身边坐下,双手揉着吴安愁眉苦脸的面颊,用一种吴安经常哄她们几个小女孩的语气说道:“噢,噢,唱嘛,莫愁摸摸你的脸,乖乖听话,啊!”说“啊!”的时候声调还上扬了一下,期待的看着吴安。

吴安隆拉着眉毛哭笑不得的将前一刻还在轻轻抽泣,但转眼就兴奋起来的小女孩的手从脸上拉下来,叹口气吴安说道:“我真的不会啊!”

无意间瞄了一眼阿蛮,她已经把小拳头揉的咔吧咔吧响,皱着小琼鼻闪着“如果你不唱,我就要揍你一顿!”的光芒,吴安向着后面缩了一下,将求救的眼神瞄向幻蝶。

虽然幻蝶在轻轻的扯着阿蛮的衣袖,小声点贴在阿蛮的耳边嘀咕着什么,但显然,她自己也很想听吴安唱上一曲,这五年来细细的想过似乎吴安并没有开口唱过一首歌。虽然貌似在拉着阿蛮,但是阿蛮的眼神却越来越凶,小拳头也咔吧咔吧的响的越来越快,小虎牙更是渐渐的露了出来,牙齿碰撞见咯吱奏响。

无奈的甩着金色长发摇摇头,幻蝶红着脸羞涩的给吴安递上一个眼神:“不.....不行,你还.....还是......唱......唱唱..吧!”似乎害羞过度,连眼神也躲躲闪闪的,断断续续的传达着意思,脸颊如同搽上了红色的胭脂,勉强传完意思立即低头不敢看吴安。

摸了摸下巴,又往后挪上半个屁股,后背彻底的抵上马车箱的木板,吴安狐疑的盯着幻蝶看了几个呼吸,把幻蝶的头看的更加低,几乎整个人都缩成了一个球,歪歪的靠在阿蛮身上,吴安在心里暗自猜疑:“幻蝶刚才不是在劝吧,不会是在怂恿吧!”吴安想到又点了点头:“对!就是这样,幻蝶小丫头不会骗人,这次害羞过度了,应该做了什么比较亏心的事,况且阿蛮听了幻蝶的劝告后不仅没有像往常一样给我个白眼再去安慰幻蝶,反而更加的兴奋!”

“快点唱,不然........哼哼!”阿蛮威胁的说完,又很很的从鼻孔里哼了两声。

吴安惊醒:“知道幻蝶怂恿又怎样,毫无用处啊!”快速的瞄上一眼夜蓉,吴安不报任何希望了,立即坐直身子,清清嗓子准备唱歌。夜蓉眼神中竟然比谁都兴奋,一扫红眼犹豫伤心失落女的形象,就等吴安开嗓子了!

吴安“咳、咳--”的重重的咳嗽两声示意自己准备好了,大家切勿急躁,安静!抿了抿嘴唇,咽下一口口水,吴安终于慢慢的张开了嘴,眼看就要唱出口,吴安又是一阵停顿,紧张的说道:“我唱的不好听,不要笑啊!”

“唱---”众女一声大吼!

吴安脑袋一缩,在众女的怒视之下,慢慢的开口了。

“啊~~,啊~~,啊~~,啊~~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

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

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

只为这一句啊哈断肠也无怨

雨心碎风流泪哎

枉缠绵情悠远噫

啦...

西湖的水我的泪

我情愿和你化做一团火焰

啊啊啊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

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

雨心碎风流泪哎

枉缠绵情悠远噫

啦...

................”

马车沿着大道缓缓前行,一路飘荡着有样的歌声,在众女的要求之下,吴安不得不把这首歌翻来覆去唱上十几遍才终于得以停歇。

吴安掀开马车的门帘,从里面探出头,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充满怨气的说道:“一首歌唱上十几遍,是人都受不了!”搽搽额头上的汗水,吹吹冷风清醒一下,又放下门帘钻了回去。

里面几个女孩都在轻轻的哼着歌曲,似乎还在那股意境中陶醉!

马车轻轻摇晃,向着吴安家晃去,夜蓉取出一只短萧,低头略微思考了几分钟,轻轻抬起玉箫贴在嘴唇旁边,十指虚按在玉箫之上,伴随着夜蓉身体的缓摇动,动听的曲调就从玉箫之上传出,回旋在车厢之内,哼着歌曲的莫愁几人不觉被感染,开口随着韵律而高歌:“千年等一回............”

清脆的嗓调伴随着萧声缭绕在马车周围,连马儿的步伐也更加的轻快而富有节奏,一路吴安都沉醉在歌曲之中,几位小女孩的歌唱别有一番风味。

.................

伴随着悠扬的歌声马车缓缓的驶进了小村子里,夜蓉掀开窗帘,充满好奇的看着雨城里截然不同的风光,虽然她小时候的生活挺苦,长大后又一直做着生意,但也一直居住在城内,除了在书上夜蓉还从来没有见过小村子。

比城里更加低矮的房子,村头一棵大树下几个干完活的农夫正在休息,卷着裤腿回想吹牛打屁,聊着东家长,西家短,田里生虫,谁家小鸡吃了谁家晒的稻..........

虽然嗓门很大,有些人说话直来直去,但是全都透着一股真诚劲,没有说话轻声细气,,但是却透露着虚假隔离的城内子弟身上那股作伪恶心的气息,这才是真正的淳朴,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没有今日以其为仇,明朝为钱认亲的恶习。

夜蓉闻着这里自然纯朴的气息,感叹似的说道:“原来你就在这儿长大儿的,父亲还一直好奇吴伯是在哪个终天地灵秀之地突破后天武者的境界的,对了!吴安,你不知道自己在古岩镇之内也是顶顶大名的吧!大家都从物价的那个执事哪里听说了,你可是二级武者呢!“

“嗯,还有,也没有看出这里有什么不同啊,虽然比书上写的其它村子富裕上一点,但是也不至于养出莫愁、阿蛮、幻蝶这样的美人啊!”

夜蓉似乎是感叹也似乎是提醒的说道,吴安一惊,想不到自己家里竟然又怎么多在其他人眼中不合理之处,也是,前几十年只是表现出略高于常人的吴父近来竟然突破到了后天境界,这可不是一般的小境界的突破,百十个三段武者巅峰境界的人只能有一个人会突破,吴父往年的表现怎么也不像这个唯一的幸运儿。

就算这是幸运,那么吴安的几个妹妹又是如何去算,粉雕玉琢,漂亮的不是一点点,简直千里难得一见,猫大爷在古岩镇中收的徒弟?吴家养女?早就被别人识破了,这么漂亮,出现在古岩镇在就引起轰动,不可能连家在哪里都找不到。

但是可能勉强和古岩镇吴家能扯得到一点关系,不敢明着去查而已,查了可就是得罪了,其实吴安猜测这几年之所以安然无事,可能和猫大爷有关系,也许.....也许.....他和城主打过招呼,圣域是不能理解的!

吴安尴尬的笑了笑,扯开话题:“夜蓉姐,前面就是我家了,嗯,喏,就是那个围着墙的。”

夜蓉见他扯开话题,似笑非笑的看了吴安一眼,顺着吴安的话题打趣道:“呦,想不到吴安小弟弟是村里的大户呢!”

吴安本来就不善于言辞,听到夜蓉的打趣明白她没有恶意,只是开一个玩笑而已,但还是说不出话来,而且还是一个如此漂亮的大美女,至于莫愁几人,嗯,漂亮是无话可说,但真的是太熟悉了,紧张不起来,面对夜蓉,紧张的吴安只是一个劲的搓着双手不好意思的傻笑着。

看着吴安傻傻的样子,夜蓉“扑哧--”一笑,倾城一笑百媚生,吴安都看呆了,连马车以经缓缓地驶入了院门都不知道。

.............

夜蓉和阿蛮、莫愁两人相继走下马车,只有吴安还沉醉在夜蓉的笑容中,迷醉,流恋。

走到吴安面前的幻蝶掀开门帘,发现吴安还保持者原姿势持续傻笑中,伸出左手轻轻推了下吴安,小声喊道:“哥哥,哥哥,到了!”

没反应,幻蝶吸了一口气再次轻轻的推了一下吴安:“哥哥,醒醒,到家了!”

还是没反应,两次三番轻推吴安没有效果的幻蝶终于鼓起勇气,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憋红了脸,使劲的推了一下吴安并且大喊一声:“哥哥!到家了--”

这是幻蝶认识吴安以来喊出最大声音,惊飞林鸟数只,下车的夜蓉几人前行的步伐顿了一下,回视马车,不由相视一笑:“呵呵--”

吴安被推的一个踉跄,耳朵震震作响,终于醒了过来,连忙向马上就要哭,泪水已经充斥在眼眶中的幻蝶道歉,好不容易安慰好了幻蝶,掀开门帘牵着小女孩走了出去。

刚出来就看见在前面笑成一团的几个小女孩,不由一头黑线!郁闷的指着几人说不出话来。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