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三级魔兽金纹豹吧,也只有吴伯这样的后天高手才可以轻松的捕获它,金纹豹以难以抵挡的速度、皮糙肉厚而出名,普通的三级武者绝对无法与金纹豹想抗衡,普通的精炼铁剑更是无法突破金纹豹的防御,也只有后天境界的人才能轻松斩杀它啊!”夜蓉一脸的惊叹。

吴安看着夜蓉姐姐,张了几次嘴还是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这可不是吴父达到的魔兽,那是站在你右手边看起来一脸不高兴暴力小妞阿蛮打下的啊。

“小弟弟,如此完整的上等豹皮可不常见啊,这个金纹豹就计价一千五百两银子如何?魔兽晶核另说!”夜蓉抚摸着金纹豹的皮毛,眼中充满了迷醉。

吴安早就听父亲说过这家店铺价钱公道,出来时吴父就交代过,这头金纹豹顶多只价值一千三百两,出到以前五百两可就没有多少赚的了。

“是,是。夜蓉姐姐还会骗我吗?只管处理,你办事我放心!”吴安一拍胸脯让夜蓉自己处理。

待到清点完所有的物品以后,吴安手里已经多了几张价值万余两的银票了,赶紧揣入怀里,搁在几年以前,不说万余两了,几两银子家中也很难拿出来,吴安看着阿蛮就像看着一堆会移动的银票,这些魔兽多数可是阿蛮每天晨练的结果,只从阿蛮女侠化成人形以来,魔兽森林里的魔兽就源源不断的转变成吴安家的财产,他们家也成了“老哥俩魔兽小铺”的重要客户。

夜蓉看着正在清理马车的吴安指着阿蛮她们说了一句:“你们是要去格斗场吗?”

扫了扫马车的座位,用袖子拍去上面的灰尘、兽毛。听到夜蓉的问话吴安无奈的看了一眼正在说悄悄话的几个妹妹:“没办法啊,她们非要去,这些可是小祖宗啊!”吴安摊着手咧嘴笑了笑。

夜蓉轻笑的说道:“正好我也要去,不介意一起吧!呵呵!”除了阿蛮不爽的瞪了一下夜蓉,其他人都表示热情的欢迎。

..................

坐上马车还没有赶到格斗场,夜蓉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阿蛮几个已经和她好的就像姐妹一样了,夜蓉坐在马车上一边与几个小女孩望着小游戏,一边与吴安轻声的交谈着,随口应着夜蓉的问话,靠在窗边的吴安迷离的看着外方熙熙攘攘的人群,略微有点失神,他仿佛又像回到了地球,过着每天挤着公交车过着单调不变、死气沉沉的生活,毫无一点激情,平淡的生活实在是忍无可忍,这不是那种温馨、相忘于江湖的平平淡淡,而是一种毫无希望,黑暗的单调,“也许这就是来到异界的原因吧!”吴安在心里嘀咕了一声。

夜蓉发现吴安竟然走神了,陷于自己的幻想世界不可自拔,生气的重重哼了一声:“吴安!吴安!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嗯?”

从夜蓉的哼声中惊醒的吴安略显淡定的直起身子,从容的微笑一下,对着夜蓉咳嗽一下嗓子说道:“你见的在理,嗯,说的不错,我很赞同。”

就在店铺中与各类客人打交道的夜蓉怎么不能识破吴安的掩饰,他分明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略显嗔怒的白了吴安一眼再次把刚才说过的话重复一遍:“我说,你们知道这次是哪两个家族的子弟在格斗吗?”

看到吴安和几个妹妹立马被自己充满了打趣的腔调的话给吸引住了,夜蓉接着说道:“这个格斗场是四大家族联手修建起来的,平时家族子弟的争端,佣兵们的决斗都在这个格斗场举行,无论你处在什么境界,只要在城里一律不准动武,格斗场是维一的例外,有什么恩怨都可以在这里解决。此次听说是由于叶家的子弟叶水从和李家的天才弟子李平山引起的,那天叶水从在城外猎到几只小兔正在烧烤,谁知道被一向狂妄自大的天才弟子李平山看到,几个出门打猎的弟兄一拥而上,准备抢走烤熟的兔子,谁知平时表现平平无奇的叶水从竟然是二段武者,还是中期,但是李家人多势重,叶水从还是没有讨到好,但这个小子可真够狠得,临走还打折了几个子弟的腿。小霸王,无法无天的李平山觉得这是生平奇耻大辱,带着五六个人竟把叶水从给跑了,回到城里就添油加醋的和长辈说叶水从如何如何的欺负他,抢走了他的烧烤,几个长辈勃然大怒,谁不得说一下的小天才竟被叶家的小子给欺负了,下午就带人上门。活该李平山倒霉,叶家也爆出来叶水从是秘密培养的子弟,是李平山带头围攻叶水从,最终谁也扯不清,闹上了格斗场,嘿嘿!”

看着掩着嘴貌似娇羞实则在坏笑的夜蓉,吴安不紧一阵恶寒,又是一个长着天使外表的魔女啊,刚才差点就被那美丽的外表给欺骗了。

格斗场类似古罗马,一样的圆环形,不过代表的意义不一样,古罗马在中间表演的是奴隶,这里的却是各类人士都有,跟在夜蓉身后的吴安在到达格斗场的门口时,差点被鼎沸的喧闹声震得聋掉,在寄存处停下马车,吴安紧紧的牵着莫愁和幻蝶,夜蓉拉着阿蛮走在前面,三个小女孩走鼓右盼。

突然莫愁拉了一下吴安的衣袖,指着小贩说道:“哥哥,要,羊肉串!”

正好被回头的阿蛮给看到,使劲在来着夜蓉回来跳起来说道:“我也要!”

夜蓉看着被三个妹妹缠着不走的吴安,轻轻的掩嘴笑了一笑,再大声的对老板喊道:“老板,来二十串羊肉串!”

回头对吴安感叹似的说道:“小时候店铺里生意还没有做起来,手里很少有钱,即使偶尔积攒了一点就都买小吃的给买掉了,那时候吃到小吃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了!现在想想,真是怀念啊!”

看着美丽优雅的夜蓉,吴安不由的有点感叹,没想到这个腹黑的大美女也有忧伤的时候,不过这样忧伤起来也别有一番风情。”

.....................

坐在贵宾间内,吴安透过窗子看着下面拥挤热闹的人群,再看看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小口吃着葡萄的淡绿色衣衫美女,不由得感叹:“毕竟和地球不一样啊,决斗有什么好看的!”

不要看夜蓉坐在椅子上,但是从她每隔三十秒瞄一下窗外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吴安放松的退后一步靠在摇椅中,打了一个哈切,使劲的撑上一个懒腰,眯着眼睛看着在玩闹的莫愁几人:“莫愁,呜,过来,拿一个水果给我。”

吴安对着莫愁招了招手,还没等莫愁过来,阿蛮就砸了一个紫色的水果过来,有点象苹果。

吴安也不在意,顺手接过水果外带瞪了阿蛮一眼“咔嚓--”的咬了一口。

阿蛮一点也不怕吴安的怒视,冲着他呲了呲牙,就拉着莫愁坐下继续和幻蝶指着窗外笑闹着。

吴安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哎!这才是真正贵族的生活啊!夜蓉妞,给老爷我端上一杯茶来,嗯----”

夜蓉横了吴安一眼,兰葱玉指轻轻的拂过垂向眉头的发梢,慵懒的起身到了一杯茶,给吴安端了上来。

“是,是,大老爷,请喝茶!”夜蓉娇滴滴的说道。

吴安掀开茶盖,抿了一口:“嗯!不错,味道不错!”

说完,吴安和夜蓉相视而笑,看着爽朗大笑的夜蓉,吴安微微有点失神,盯着仿佛白玉雕成的玉颈,吴安感到脸上有些发热,连忙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降降温。

夜蓉感到一阵火辣的目光盯着自己,随即立马逝去,掩饰般的回过头向着桌子走去,脸上一遍晕红。

阿蛮看见吴安被夜蓉所吸引,嘟着嘴说了一句:“哼!大色狼!”

“什么狼?”没听清阿蛮说了什么的莫愁和幻蝶齐声问了一句。

阿蛮挥挥手:“没有狼,看外面,是不是就要开始了!”

..............

“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本次比赛的主持人利奥,欢迎大家前来,相信大家已经等急了吧,闲话掠过,下面有请两位选手入场。”

“这位是来自李家的天才选手李平山,自幼就展现了高人一等的天赋,现在已经是二等高级武者,大家为他欢呼吧!”

“哦哦,加油!”

“我们李家的子弟不能输,打败叶家的小鬼!”

“看来大家对李家的天才选手很期待啊!安静下!我左手边这位就是来自叶家的后起之秀叶水从,从小被家族秘密培养,现在已经是二等中期即将突破成高等的武者了!也是一个天才!”

“不知道是李家的天才弟子技高一等还是叶家的后起黑马略胜一筹!大家拭目以待吧!”

“裁判就位,护卫师准备好魔法结界,三等强度!”

“两位选手,你们准备好了吗?记住,长老不允许你们签生死状,点到即止!明白吗?”裁判厉声问着叶、李二人。

李平山对这叶水从“哼---”的一声说道:“明白,嘿嘿,不杀,虐死他!”

叶水从缓缓的点了一下头表示明白!

裁判对着李平山的回答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什么,而后退到一边,大喊:“决斗,开始!”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