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安和莫愁等人站在猫大爷的家里面,吴安看着早就已经关闭的空间之门安慰着其他几个人:“阿蛮,幻蝶、莫愁,你们几个不要担心,猫大爷可是圣域境界的强者,肯定不会有事的。马上、马上我们就可以知道结果了,等一下大家可以做一顿大餐庆祝一下,对吧!”

莫愁看着紧张阿蛮小声的安慰道:“对啊,阿蛮姐姐,猫大爷是不会有事的。”

幻蝶特跟着轻声的说道:“对对,一会儿就可以请爷爷吃一顿好的了,五年了,爷爷一定很饿了,爷爷肯定会喜欢我给他包的饺子的,爷爷,那是哥哥发明的美味,可好吃了!”但说着说着,幻蝶的眼睛就慢慢的变红了。

吴安看着阿蛮,十分的担心,这五年来,别看阿蛮表现的最没心没肺,其实她比谁都担心,每天晚上的时候都会孤独的坐在房顶看月亮,只有她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但是大家都知道其实阿蛮的心是最柔嫩的,大咧咧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时一颗极度敏感的内心。

阿蛮低低的用近乎祈求的声音说道:“爷爷肯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一会儿看见阿蛮是先天境界的高手了,他看见一定会开心的。”

四人就站在猫大爷的房间里面,紧紧的盯着曾经空间之门出现过的地方,眼睛一刻都不敢偏移,生怕出现什么变化自己没有看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空间之门还是没有闪亮,阿蛮眼中渐渐的变得朦胧,泪水迷失了双眼,阿蛮低低的喃道:“爷爷......不会失败的,他一定会成功出来的,爷爷........呜呜........对,你们不要哭,爷爷,爷爷他看到是会不高兴的.......”

阿蛮抹了一下泪水,嘟囔了几句,最终还是自己也忍不住哭出声来,吴安紧紧的抱着阿蛮,心里想到:“丫头自己还是没有忍住,第一个哭出来,不过还是改口了,不叫老头子了。”

五年来,虽然阿蛮和幻蝶几次想要改口,但叫爷爷已经习惯了,也就没有坚持改口,但是阿蛮叫的最多的还是老头子。

夕阳渐渐的落下,阿蛮爷爷渐渐的变的更加暴躁、失望。幻蝶已经和莫愁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吴安看着已经只有最后一丝光芒还在普照着大地的太阳,也渐渐的失去了希望,心中不由的失落起来,变得悲伤,但是看着只有最后一丝希望在撑着没有崩溃的几个妹妹强颜说道:“不用担心,也许是日子我们记错了呢,也许......也许是猫大爷有什么事给耽搁了呢......也许,也许.......”

吴安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他已经编不下去了,日子是不可能记错的,他们这几年可以说是数天数过来的,而山谷严格来说并不存在,那只是一个幻相,那片空间其实是存在于一枚空间水晶之中。

据吴安听到的传说,空间水晶其实分好几个等级,大多数只能存储一些死物,活物可以在其中生存的空间水晶极少,古岩镇中据说只有几个家族的长老,族长一类的人物才有着空间水晶,里面的空间只有几个立方米大,只能存储死物,还宝贝的和什么一样,不允许其他人摸一下。

有佣兵从王都里回来和其他人炫耀说他在王都的一场盛大的拍卖会上看到过有人拍卖空间水晶,那可是可以存储活物,虽然不过只有十几立方米,但据那个佣兵说王都的几个大家族的族长都抢疯了。

至于和猫大爷那样看不出和真实空间有多少差别的水晶,吴安更是没有听说出了猫大爷还有其他人的身上有。

阿蛮紧紧的抱着吴安腰轻声的抽泣着,心里慢慢的变的绝望,在最后一丝阳光也即将消散的时候,吴安几人的心里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就在这时一阵笑声突然传来:“呵呵,几个小鬼,老头子我还没有死,哭什么啊,呵呵!”吴安惊喜的转头一看,发现猫大爷正从空间之门里慢慢的笑着走了出来。

“啊!老不死的你出来了,啊.......”阿蛮一阵惊叫,欢喜的又蹦又跳,但是又倔强的不肯表现的出刚刚哭泣过的样子,别扭的扭过了头,看着别扭的少女,吴安带头笑出了声来,其他几人也跟着呵呵的盯着阿蛮笑了起来。

莫愁还用手指抹了抹嫩嫩的脸颊说道:“阿蛮姐姐哭了,羞羞.......呜.......羞羞.......嘻嘻。”

只有幻蝶用着很小的声音为着阿蛮辩解着:“你们......不要欺负阿蛮姐姐了........不要啊......”

阿蛮看着几个人嬉笑着看着自己的样子,生气的跺了跺脚,睁大眼睛瞪着几人,最终眼睛看向了第一个笑出声来的吴安,“啊呜———”的吼了一声,直接扑咬了过去。

看着打闹的几人,猫大爷笑着说道:“看来你们这几年过的很开心啊!呵呵!”

...................

吴安推开院门请着猫大爷走了进去,笑道:“还得感谢你,猫大爷,要不是你给我父亲的那株人参,家里还是以前那么穷呢。”

猫大爷呵呵的摇了摇手说道:“那些只是小事,小事,呵呵,小事........”

正当着吴安领着猫大爷进去的时候,莫愁前者小姐妹幻蝶一路向着里面跑过去,边跑边喊:“爸爸,妈妈,快出来,出来啊,猫大爷来了。”

当吴父吴母赶来的时候,吴安已经和猫大爷在家里坐下聊天了。

吴父吴母看着几年没出现的猫大爷没有一丝意外,在他们眼中这可是“先天级别”的高人,几年不出现很正常,高人的行为必定是常人所不了解的,瞧瞧猫大爷的出手,吴安和莫愁一下子就成为了武者,千年人参说拿就拿,那是一般人干的出来的吗?这几年不出现指不定又在哪闭关去突破了呢,先天境界再次突破,想想吴父就觉得可怕,那可是古岩镇的几个族长的境界啊!

看着猫大爷桌子上没有一杯水,吴父勃然大怒:“吴安,客人来了不知道端一点点心上来,懂不懂礼貌!那个.....那个猫大爷您别介意,小孩子不懂事!”

吴母立马为猫大爷端上来一杯浓茶,歉意的说道:“那年您救了我丈夫一命,您又不让说,我们囊以回报,这这........不过你放心,对莫愁她们几个,绝对是比亲儿子还要亲........”

猫大爷笑着摆了摆手,呵呵的说道:“没关系,小孩子不懂事,大人就别怪他了,救命之恩就千万别说了,倒是谢谢你们夫妇带着几个孩子,不介意的话,可以在几个空房子里挪一间出来,老头子就在这住下了。”

“当然不介意,你住在这里是我们的荣幸,等一下就把房子收拾出来,您需要吃点什么吗?我立马就去准备........”

看着父母殷勤的样子,吴安翻了一个白眼。

....................

晚饭时间,吴父吴母热情的招待着猫大爷,莫愁和幻蝶在说悄悄话,不过基本是莫愁一个人在说,而幻蝶依旧害羞的听着,几年了,幻蝶虽然与家里人已经很熟悉了,但是仍然该不了还羞的毛病,稍微说了几句话就会害羞的低下头。

吴安看着害羞的少女,摇了摇头低声的叹了一口气,这样下去怎生是好啊!

阿蛮夹着一个饺子正大口大口的吃着,不经意间看见了吴安叹了一口气,怀疑的看了自己一眼,又瞪着吴安低声说:“你不会又在说本小姐坏话吧!“

“你好歹是个少女啊,今年十二岁了,看看你,吃的汤水淋漓,什么样子?”本来吴安不想说阿蛮,但是看着主动凑上来挨骂的阿蛮,作为多年打打闹闹的损友不说她一句心里十分不痛快。

阿蛮冲着吴安呲了呲牙,狠狠的咬了一口饺子,就像把饺子当成了吴安,瞧见吴安布不自在的表情才开口说道:“本小姐乐意这么吃,你管的着么你!”

吴父这时候见到他们又有打闹起来的样子就痛苦的摇了摇头,说道:“吴安你今年已经十七岁了,家里的事是应该管管了,也应该接触一下社会了,明天去古岩镇把家里的兽皮和几颗魔晶给卖了。”

“我也要去!”

看见吴安明天可以去城里,莫愁、阿蛮都举起了手,看着其他人,幻蝶也红着脸慢慢的举起了手。

对于几个女孩,吴父吴母显得有些犹豫,猫大爷笑呵呵的插了一句:“就让他们去吧,不会出事的!”

既然高人都同意了,想想几个女孩的境界都不低,尤其是阿蛮和幻蝶他都不知道到底处于什么境界,也就放心了。

...............

第二天一大早,吴安就带着几个妹妹坐在马车上出发了,这匹马是阿蛮从深林里抓回来的初级魔兽。自从来到吴家以后发现再也就不用担心食物和安全,于是就很没脸没皮的屈服了,每天都在吴家呆着,只是偶尔拉一下东西顺便被几个妹妹欺负一下,日子还算滋润。

吴安几人带着清晨的露水坐在马车上笑呵呵的打闹着向着古岩镇的中心---古岩城走去。

朝阳初生,带着一路的欢声笑语。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