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安全身的经脉血管都在激荡,心脏的跳动渐渐加快,整个胸腔似乎都在跳动,血液在体内左突右撞,四处在寻找着发泄的渠道。

慢慢的血液在身体里失去控制,汹涌的向着大脑冲去,一度将血管撑得即欲爆裂,平时柔韧的血管在血液的冲击之下渐渐的不堪压迫,失去了束缚力,细小的血管已经被巨大的能量所撕裂,找到了出口的血液从吴安的身体里喷射而出。

猫大爷见到吴安的情况十分紧急,抬起右手在吴安的背上“嘭-嘭--嘭---“的点向几处血脉,将其硬生生的压会吴安的身体里面。

吴安的身体被血液所浸透,加上狰狞的面容,如同一个血人,十分可怕。

正苦苦抵御着全身能量冲击的吴安已经顾不上血管撕裂的疼痛了,就在他体内能量即将彻底失去控制,吴安慢慢的变得绝望的时刻,一股强大的能量忽然从背后传来,同时还有猫大爷苍老的厉喝:”收束心神,我帮你控制药物的冲击,你自己全力炼化这股能量。“

随着猫大爷的声音传来,吴安立即感觉自己全身的血管中的压迫感轻松了很多,虽然血液还是一样的汹涌澎湃,但是在猫大爷的压制之下已经翻不起大浪了。

吴安深吸一口气,按照着《造化秘典》所诉,慢慢的运起了《烈焰战诀》。

......................................

据猫大爷的理解,《造化秘典》是一种奇特的修炼秘典,它并不是武者的主练功法,严格的说来它只是一种辅助秘诀,在武者每一层境界的时侯借助《造化秘典》都可在主修功法的基础上把其改动的更加完美,不要小看这一丝小小的改动,须知每一部功法都是前人毕生总结出来的结果,都经历了无数修炼者在前人基础上的修改,多数更是该无可改,本身已经是一种完美,一种极境。

吴安身体里的能量在他的努力之下渐渐转化成了浓郁的雾气,他在第一次修炼从外界吸收的能量盘集在心脏上方时就已经被细胞吸收殆尽,但这一次凝集而成的雾气却沿着经络汹涌而下,它们虽然在细胞的疯狂吞噬之下急速减少,但是体内的药力实在是太过充盈,哪些被吞噬的雾气远远没有生成的快。

体内雾气渐渐饱满,吴安运起雾气向着下方冲去,在到达心脏时雾气一分为五,分别向着四肢百骸流去,体内的细胞在雾气的滋养下渐渐的充满了生机,洗去了衰败之感,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光泽质感,曾经受到伤害的细胞逐渐在疯狂的能量中修复了,隐藏在四肢百骸中的垃圾,淤血被雾气排除,从汗毛孔向着身体之外挤去。

当吴安身体中充斥满了能量的时候,各股雾气迅速的向着丹田的位置汇聚,被一种透明无形能量包裹的丹田在一阵阵的撞击声中,渐渐的被打开一条裂缝,吴安看到这条裂缝,立即运起雾气向着裂缝奔涌而去。

”咔------,咔-------“吴安明显的听见丹田里的裂缝被打开的同时发出了咔咔声,这是生命在洗尽铅华时的喜悦之声。

奔流的雾气冲入了丹田,它们会渐渐的被运养成吴安的第一缕战气。

武者第一层突破了!!!

吴安欣喜的睁开了双眼,发现天地如同被水洗过一般,清澈明亮,耳畔清楚的听见风儿吹过的沙沙声,生命的跃迁,不由得的极度兴奋,重新看待这个世界。

“哇~~哇........哥哥不要死啊,哇.....嗯....呜呜........哥哥不要死啊!”吴安耳畔突然听见莫愁的抽泣声,转头一看发现莫愁正扑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但是吴安发现莫愁除衣服了眼睛和原来一样,其他地方已经充满了淤泥,就像刚刚掉进了一个泥坑中,衣服紧紧的黏在了莫愁身上,如同一个泥人小孩。

吴安看见莫愁想从过来抱着自己又怕怕的眼神十分不对劲,从那漆黑的眼神中竟然看见了惊惧。

吴安突然感觉自己不舒服,全身黏黏糊糊的,低头看了一下双手,上面尽然被淤泥和血液融合在一起结成了一个暗红色的壳子,模样可比莫愁恐怖多了。

猫大爷的声音悠悠的传来:“这是你们体内的暗伤和垃圾,以往排不掉,只有在突破境界的时候从体内排除一点。去树的另一面吧,那里早就为你们准备好了木桶和衣服,去洗洗吧!”声音中尽是揶揄。

吴安和莫愁一听到这句话,立马跳起来绕着大叔向着另一面冲去,跳起来吴安才发现自己的变化有多大,这一跳竟然有这一丈高!

顾不得惊讶,吴安才张开嘴准备感叹一声,差点被迎面扑来的臭气冲晕过去,里面追着莫愁向前跑去。

跑起来只听见耳畔的呼呼风声,眼前的景物在急速的变幻,吴安粗略的估计一下,百米赛跑他大概只需要五秒钟,这还只是使用肉体力量的结果,动用战气的加成的话,估计只需两到三秒钟!

不到十几秒,吴安就看见了前方有一间小屋,大门敞开,里面准备着十五六个木桶。

“呼--、呼--”随着两阵风声,吴安和莫愁冲进了大门,顺手带上门扉,分别向着两个木桶里一跳,激起一阵水花,吴安使劲的搓着身体,淤泥混合着血水掉落在木桶中,桶里清澈明亮的水瞬间变得漆黑。吴安立马向着第二个桶了跳去。

不经意间看了莫愁一眼,发现他一边搓着身体一边哭泣,嘴里还嚷着道:“完蛋了,莫愁变得不漂亮了,呜.......莫愁变成臭莫愁了,大家都不喜欢了,呜..........”

吴安一脑门子黑线,这才五岁的小女孩啊!就这么爱漂亮!真的不知是怎么想的。

........................................

等到吴安和莫愁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几个木桶里的水几乎全变黑了。

吴安新奇的看着自己的手,皮肤细白,全然不像男生的手,硬要说的话,倒比许多女生的手更加嫩白。

“我去--,想不到穿越了一趟,自己竟然变成了小白脸。”吴安在心里暗骂。

吴安转头看着莫愁,她倒是十分美丽,脸上粉嫩粉嫩的,就像一个瓷娃娃。粉雕玉琢,可爱非凡。

吴安牵着莫愁的手向着树的那一边走去,走到猫大爷身边时,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不管怎样,猫大爷对他两个是真的好的过分。

看见吴安和莫愁服服帖帖的样子,猫大爷开心的眯成了一个笑脸,咳嗽了一声说道:“现在你们才突破武者第一层,这两天就好好的巩固一下境界,熟悉一下力量,有多少人在刚突破时全身气机不稳,力量不熟悉就出来耀武扬被比自己境界低的人杀死。”

吴安认真记住,这可是猫大爷的经验之谈。

猫大爷见吴安认同了自己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远方,那里阿蛮和幻蝶在沉睡。

五天后,当吴安和莫愁在在练功时,猫大爷突然抬头看向了远方,那里有两道光芒在地面上闪烁,一道金色,一道白色。

猫大爷张了张嘴:“化形,终于开始了!”

等到吴安练完了今日的功课准备休息时,听到了远方一阵嚣张的声音传来:“哈哈哈,本小姐今日终于变成了人形,老头子给我好几份大菜,小安子给我过来给本小姐捶腿,莫愁丫头片子,让本姑娘捏一捏脸,报那一捏之仇。啊哈哈哈.......“

后面还有一个怯生生的声音:“阿蛮姐姐,这....不好吧!”

吴安抬头就看见两道身影迅速的向着这边闪过来,眼睛不由微微一缩,这两人的速度太快,身后几乎只留下道道残影。

话音未落,就停在了吴安身边,这两人一个大概七岁大小,就是嘴里喊着本小姐的人,头发银白色,长到了臀部,面容美丽可爱,穿着一件类似豹皮做成的紧身衣;另一人和莫愁一般大小,穿着一见五彩的镶金边花裙,一头金色的长发,带着略微点缀金色的丝织手套,不过一脸怯生生跟在银发女孩身后。

“阿蛮,幻蝶,既然你们两个化形成功了,就认吴安当哥哥吧,嗯?你两现在都是后天颠覆了随时突破先天?成绩还不错。”猫大爷淡淡的夸奖道,不过眼神中还是充满了笑意,显然不像其语气一般,还是很满意的。

“那是,本小姐是什么人!天资聪颖那叫一个强!等等,你叫本小姐叫小安子哥哥,不干。”看着只有七岁的小女孩阿蛮装着大人的模样,一口一个本小姐,吴安情不自禁的翘起了嘴角。

“嗯?他本来就是你哥哥!叫不叫?”猫大爷皱起了眉头瞪着阿蛮。

显然阿蛮还是有点怕猫大爷,不情不愿的对着吴安别扭喊了一声:“哥哥”,又迅速的别过了脸。

倒是幻蝶乖巧的叫了一声哥哥,就是声音吴安要不是突破成为了武者,肯定听不到!

看见两个女孩别扭的样子,猫大爷皱了皱眉头,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对着几人招了招手:“你们几个过来,有几件事要和你们交代一下。”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