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吴安眼睛稍微舒服的时候,吴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原来的的房间里面,现在他在一个山谷中,山谷比他见到的所有地方都美丽,在山谷中开满了各色的花朵。每一朵花上都有许多熹微的星光辰辉围绕点点,泛起着神光,这些都不是普通的花朵,这里有着星辰花,龙须草......

吴安看着这些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花朵,神草......心中只是充满了难以言说的惊叹。身后的空间之门又是一道光芒闪过。莫愁出现了。

“哥哥,这里好漂亮啊。”莫愁看见了在翅膀上有点点辰辉在洒落的一只大蝴蝶惊叹道。蝴蝶飞过了吴安和莫愁的头顶。如同不像在人间可以存在的仙子那一般优雅。蝴蝶的身上有神光灿灿,凝聚成七彩的光雨降落在人间。

蝴蝶吴安前方扇动羽翼,降落在一株神彩光辉凝集环绕的巨大藤蔓上。蝴蝶望着吴安和莫愁。

恍惚间,吴安好像看见了一个穿着七彩霞衣的少女对着她俏皮的一笑。少女全身仿佛如同白玉削成,一头纯粹乌黑的头发披在她的肩上,吴安有点迷醉。

“咳咳--”猫大爷的一声咳嗽把吴安从迷幻中惊醒。吴安发觉自己竟然莫名的对一朵突然出现的巨大蝴蝶没有一点提防之心,不由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是七彩幻蝶,当年也是一个强大的种族,现在这个世间是否还有其他的存在也很难知晓了,她们这一族只有女性,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每一只七彩幻蝶的幻术当年都令无数人恐惧。一年出生,三年为蝶,五天化蛹,是为人身。”猫大爷说完叹息了一声。

”哎,可惜,当年老友托我养育他的女儿,现在女儿即将化形他却......“猫大爷看着七彩幻蝶说到。

猫大爷带着花猫,吴安等人向着山谷深处走去。路过一片古木作成的栅栏时才发现眼前风景突然一变,吴安看到在山谷里面有着一棵大树,大树很大,茂密的树冠几乎遮住了整片天空,猫大爷慢悠悠的向前继续走着。

猫大爷又开口了:“你们在栅栏外面看到的不够是这里面的一点投影。处在既存在也不存在之间。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只要知道这里的空间随机变换的,不要离开栅栏的里面,不然被空间乱流卷进去了必死无疑。”这次猫大爷说的很严肃,显然这不是再开玩笑。

吴安和莫愁赶紧乖乖应是,抬头发现原来那只蝴蝶一直在里面,正停在一棵藤蔓上面一直没有出去。

走了近乎一盏茶的时间,猫大爷终于带吴安停在了大树的树干边,看到了树干,吴安才终于认识到了这颗树到底有多大,站在大树面前,吴安发现这颗古朴粗壮的大树简直就像一堵墙,“估计没有三四百人不可能把这棵树给围起来。”吴安在心里默默的比划道。

猫大爷在一根突出地面的树根上坐了下来,吴安略微收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坐在了猫大爷的对面,至于莫愁则抱着花猫在捏它的脸。“喵呜,呜,喵呜,混蛋,竟敢捏本小姐的脸。”

“呀,你还会说话。”吴安一阵惊讶,莫愁赶紧扔开猫跑到的吴安的身后露出了一个小脑袋偷偷的盯着花猫。

花猫在半空中一个优雅的转身落在了一个树根,摇了摇尾巴说道:”废话,本小姐当然会说话,在村民面前可把本小姐给憋死了。“花猫显然因为在村子里不能说话而不满。

“咳--,阿蛮,不要无礼,小安子啊,老头子我叫你到这儿来是想给一件东西给你,再给你之前你愿意听我说一个故事吗?”猫大爷在空中轻轻的虚按手掌示意花猫阿蛮不要发出声音来。

“大爷您说,我和莫愁都在听着呢。”吴安很好奇猫大爷会说些什么,阿蛮和七彩幻蝶也从来没有听猫大爷说过什么以前的事。一左一右呆在吴安的两边。四人静静的听猫大爷说着那些尘封的事迹。

“当年我和几个同伴在大陆上历险好不快活。当时我们才步入宗师后期,在王国内没有几个人是我们的对手,而且我们几个都把其他人当自己的兄弟姐妹,一个人受欺负,就大家一起去为他找场子。那时真的没有几个人敢惹我们。”

“我们意气风发,觉得天下之大,没有几个地方是我们不能去的。可是当时我们去了大陆内部,发现了一个宗门的弟子杀戮百姓,利用百姓的怨气练功。老大龙傲也就是莫愁的亲生父亲第一个忍不住,当场就出手把那个弟子给杀了,我们受到了那里村民的感激,那个时候三姐和四哥已经相爱了。三姐在大家举行宴会的时候发现自己怀孕了,于是大家就暂时在那个村子里住下了。”

“在那几个月当中是大家最开心的日子。”猫大爷笑着摸了摸眼角,又说道:“当时老大爱上了村长家的女儿,二哥也再一次上街时认识了二嫂。”

“就在大哥和二哥的孩子出生不久。当时大哥还笑着打趣我也找一个老婆呢。那个宗门终于发现弟子死去了,先是几名弟子来这里探查,被我们发现了,他们竟然都是在利用冤魂练功。招式诡异,战气中有一些奇怪的能量。虽然境界没有我们高,但是最终还是跑掉了一个。”

“当时我们就觉的不对劲,这个宗门怎么有这么多练邪功弟子,怕不是邪魔道吧。可是几个孩子才出生,这里又有家人,村民,大家只是严加防备了。”

“那晚......那晚.....是我最伤心的一夜。那邪宗竟派出了圣域初期的武道高手,我是结拜兄弟中最小的一个,兄弟几个为了掩护我逃走,都战死了。只是留下了几个孩子被我带走。我燃烧了九十年寿命才逃掉。”

“逃出来过后我才从孩子们的身上发现了几封信,然后才知道大哥是自己家族中最后的一脉,最大的梦想就是振兴自己的家族。而二哥是更是从小失去了记忆,长大后才猜测自己可能是七彩幻蝶一族。”

“三姐、四哥是大家族出来历练的,但是我竟然连他们的家族在哪里都找不到。”猫大爷露出了恨恨的表情。“连找人为他们报仇我都做不到。”猫大爷全身暴露出了滔天煞气,吴安几个苦苦抵御,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了远古魔神。

猫大爷全是煞气一收。又恢复了沧桑老人的模样,开口说道:“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这么多年的恨不说出来实在难以安息。”

“后来在一个古城中问了其他人我才知晓,那个宗门专修邪功。宗门中据说还有圣域之上的存在,曾有几个宗门联合进攻,共有十几个圣域却全军覆没。虽然后来逃窜出大陆中部是突破境界,初步踏入圣域。但是那个宗门那个仇我实在是没用能力去报。”

“突破了境界,但是由于重伤寿命实在没有多少了。来到这里后,把莫愁托付给你的父母抚养。阿蛮和幻蝶要几年来化形就养在了身边,说了这么多,我只想问一句,你能帮你妹妹报仇吗?”猫大爷认真的看向了吴安。

吴安看着这几个人,很难想他们经历这么多的苦难。

“喵呜,喵呜,死老头子,你不是说本小姐是捡来的妖兽吗?为什么要说这些?本小姐伤心了,呜——,你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是不是?”阿蛮眼中含着泪水祈求的看着猫大爷伤心的表情,猫大爷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一言不发,阿蛮眼中的希望渐渐的黯淡了下来。

只有七彩幻蝶还在没有忧愁的扇动着翅膀,她在化形之前是无法记住不开心的记忆的。

莫愁在吴安身后轻轻的抽泣着,吴安赶紧转过身来把莫愁抱在怀里。轻轻的摇动着。吴安摸了摸莫愁的脑袋,抬头看着猫大爷说道:“你认为我会让莫愁一个人去报仇吗?”

猫大爷终于露出了一点点笑容,说道:“这几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老头子我活不到几天了,如果没有人去完成我的心愿,我死也不能瞑目,虽然拜托你们几个小孩子去报仇,我也觉得很可笑,但是什么......是......希望,对,是希望,你们还是有可能报这个仇的。有希望,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吴安认真的看向猫大爷,说道:“我一定会报仇,一定能。”吴安敢穿越时很迷茫,现在心中终于确立了目标。在地球上,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至少在他所能看见的地方都是光明的,虽然仍有欺压,仍有不公,但是整体上来说还是好的。

至少不像这里还有这等宗门。吴安曾听古人说过:“尽吾力也以尚吾志”。快意恩仇,除恶务尽。

猫大爷从怀里抽出了一个木盒,木盒古朴厚重,上面木纹隐隐约约形成了一本书的模样。猫大爷左手托住盒子,右手指尖在木盒四个角以一种奇怪的韵律轻轻的敲击。随着“咔--”的一声响,猫大爷停止了敲击,慢慢掀开了盒盖。

“除了比老头子高三个境界的存在,不然只有有这种方法才能打开这个盒子,这是当年出事后老头子回来的路上在一具白骨上捡到一本玉书。那白骨主人虽已死去,但那股气息仍然令老头子子颤栗。”猫大爷从盒子里拿出玉书递给了吴安。

吴安轻轻摸着玉书的封面,凝目向玉书看去,努力认出上面字痕:《造化秘典》。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