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然学院】远离蔚蓝城的喧嚣与繁华,躁动和激情,学院位于城市的西北的一隅,背靠着重峦叠嶂郁郁葱葱的蔚蓝山脉,一条天井的小河从校园中悄悄地川流而过。这里的天气也是醉人的温暖,恰好是樱花落尽的时季。

细沙的行人道上满是狼藉的粉色花片,有些便沾挂在平铺的碧草上。几树梨花还点缀着嫩白的残瓣。北面与西面小山上全罩着淡蓝色的衣校,小燕子来回在林中穿跳。

【子修.圣菲尔德】作为菲尔德家族的三公子,蔚蓝城中的名门之后,毁灭系天才少年,他一直被看作是圣菲尔德家族的未来的掌权者,乃至百万之众蔚蓝城的主宰者。他的身上还有一种毁灭独有的情怀,落寞与孤独,天妒与决绝!

子修走在阳春的校园中,微凉的秋风轻吹着他冷峻的面容,飘逸落落的黑青色衣摆很有节奏感地摆动着,一路走来,不知道迷倒了多少春心荡漾的清纯少女。

今天的大课堂是水系课程,正常情况下,作为毁灭系的修是不会来这里的。没错,因为蓝希,这位蔚蓝城城主的掌上明珠,已然是水系中的皇者。按照她的解释,水无形无色,隐则万里晴空,现即乌云密布,蕴在深山,滋养万千生命,同理水系的法则可以修身养性。

“早啊!”看到他姗姗来迟,蓝希调皮地调侃说。

很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空位子上,感受着那熟悉的体香,有气无力地说道:“蓝姐姐,我今天真心不想来的,昨天晚上我在圣菲尔德堡修炼了很久,一夜没睡,你就不能放过我一回啊。”

“那好,待会你睡吧,别忘了今天是金长老的课,只要你敢,我不会阻拦你的。”一身橙色的轻纱罗裙,身姿曼妙,身上散发着九月玫瑰红的味道,很俏皮地说道。

她所说的金长老,是小龙学院中仅有的几个武魂级别的长老之一,法力高深,脾气古怪,有事没事就喜欢找类似于子修之辈纨绔子弟的茬。

他很不屑地挤兑了一下不算很小的小眼睛,笑道:“那我可不可以搂着你睡吗?”

蓝希没有理会,只是暗地里狠狠地给了他一个无影脚,疼得他直叫唤。

偌大的讲堂,稀稀落落的,来的人并不多,这和小龙学院的学生数量有着颇为直接的关系。

由于新生入学控制得十分严格,所以学院的学生最多的时候也不过三百多号人,相对于一百多万人口的蔚蓝城来说,这些学生无疑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天才少年。两三百个学生分散到每一个院系,就更数不着了,水系得学生只有四十多号人,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了。

金长老金正男,名副其实的水系武魂级别强者,一身深褐色的水印长袍,褐色长袍的身后,印着一个巨大的古墓体‘魂’字,武魂的强大气场覆盖全场,一举一动气势十足,霸气侧漏。

“今天的课非常重要,希望大家要认真听讲,上课不要开小差,我的脾气你们都知道,我可不管你是圣菲尔德的三公子,还是城主的宝贝女儿,在我眼里都一样,犯了错误就该罚。”金正男站在讲台的桌案后面,看向并肩而坐的他们两个义正言辞地说道,引得台下一片嬉笑声。

也难怪金长老这么直接,他们俩可是小龙学院公认的金童玉女,这也不是金长老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侃他们两个了。

正式开始上课了,子修并没有把金长老的话当回事,也许是真的累了,斜躺着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看着他真的睡着了。蓝希很无奈地微微一笑,没有谁比得上她更了解身边的这个人了,随性,任性,天生就有一种不管三七二一的邪性。别说是上课睡觉了,听说在他刚来到学院的时候,就把司空校长大人心爱的鹧鸪鸟给抓起来炖了。

放眼望去也就三四十个人,再说,他一直都是众目睽睽下的焦点人物,金长老不会看不到。他已经睡了一刻钟了,金正男一直盯着蓝希这边,她被盯得脸都泛红了,这不,实在没有法子了,又在子修的小腿上重重地来了一脚。

这下子他咯噔一下,一脸错愕地看着蓝希,说道:“你怎么又踢我啊,睡一个好觉容易吗?”

“圣菲尔德.子修,请你回答一下武皇御器的三个要领什么?”金正男一丝不苟,把玩着一撮灰色的小胡子,追问道。御器的三个要领正是他课堂上传授的重点内容。

子修缓慢地站了起来,小腿部位还在隐隐作痛,估计已经淤青了,‘女人都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他嘴里念叨着。

“金长老,你能不能问一点有深度的问题,回答这种小儿科的问题,有意思吗?”没有一丝的窘迫,他理直气壮地反问了一句。

这一下子有好戏看了,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大家都知道金正男不好惹,也知道修决绝的个性,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翘首等着堂堂武帝长老接下来的举措。

一旁的蓝希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她心想是不是自己连续的两脚真的让他急火了,才将火气转移到了金长老的头上。

修就是修,不服都不行。金正男微微一笑,心中很是恼火,这小子居然敢公然挑衅,若有所思地说道:“那你听好了,你是毁灭系的,那你可否知道毁灭法则,生命法则,两种对立的法则是如何相互融合,成就亡灵法则的?”

【亡灵系】复合法系的一种,生命与毁灭的合体,最突出的特点是通灵异界,能够召唤法力强大的死灵生物。据说,武皇级别的亡灵法师,一次施法就能够召唤一支百万死灵大军,战斗力万分可怕,也使之成为军事战争中能够左右战局的存在。

亡灵法则,属于复合道系,想必只有复合道系的冥修才会对此了解一些,更何况这个问题很难概括性地回答。他沉思了片刻,似乎并没有想好如何作答,然后他就侧首看了看身边的大美女,好像在找灵感来着,突然间灵光一现。

“想好了没有,如果回答不上来的话,你应该更清楚我的手段?”金正男眉头微微一皱,恐吓道,他也特别喜欢收拾这种喜欢冒尖挑头的得意门生。

“毁灭法则和生命法则,简单的来说就是两种对立的运行法则,运行态势的不同决定了法则之间的对立,兼容,以及相互衔接的关系。这就是说,对立也是一种关系,关系就是法则,只不过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更趋向一种动态的平衡。”他说。

他来了精神,似乎对自己的回答并不满意,小眼睛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狐疑,补充说道:“就像男人和女人,虽然有很多对立的方面,但这不会影响他们生孩子的!”

没办法,子修总能让一堂普普通通的必修课变得振奋异常,好多人都情不自已地给出了无比热烈的掌声。

金正男大声说道:“安静下来!”他也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继续问道:“你是不是说,一般人男女关系会弄出一个小孩来,而你的男女关系会整出一套法则来?!”

场面完全失去了控制,大家伙乐得前仰后合,乱成了一锅粥。

子修始终都是一副淡定的神情,笑道:“这倒是可以试试的!”无意之中瞟了一眼身旁的大美女。

“你坐下吧,蓝希你起来,说说你的看法吧?”金正男矛头直接左转九十度,笑着问道。

蓝希只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应付着说道:“对立法则的对立关系,比较正规的说法是动态之下的反作用,力道的方向虽然相反,但是作用在同一个轴心点上,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运行节奏,也称之为轴心法则。修刚才的回答基本正确,除了后面的那一段狗屁不通的男女关系。”

出身书香门第,蓝希可谓饱读诗书,许多法则上的理论早已烂熟于心。

“你的回答也一样!”金正男也不好再追究下去了,随心的一笑,说道:“我只让你回答问题,没有让你对别人的回答作出评价,你们都坐下吧!”

蓝希坐下之后,很是生气地问道:“你知道什么叫做男女关系吗?”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教教我?”半开玩笑的,他很天真地问道。

“滚一边去!”蓝希的香腮都快被气肿了,恨不得一脚把他给踢出去。

上午的课程有两个钟头,若不是金长老后面关于武皇御器的部分很有意思,他早就开溜了,一溜不要紧,肯定少不了被蓝希奚落一番。虽然说两个人在一起,很少有不开心的时候,可是他现在也不过十九岁,通俗点讲还是个小屁孩,心理上有那么点小小的压迫感。

“如果以后你真的很累,可以不用过来,我又没有强迫你。”两个人肩并肩走在阳光明媚的校园中,蓝希一身暖色罗莎熠熠生辉,优雅地笑着说道。

他其实不太喜欢这样,和蓝希漫步在众人的注目中,相比之下,月光下的宁静更适合二人的世界,他猝然一笑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喜欢若即若离的游离不安。”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蓝希温柔的眼眸中满是少女的无辜,痴痴地问了一句。

修停了下来,很绅士地欠身说道:“对不起,大小姐,我刚才又在你的眼皮底下神游天外了。”

蓝希特别喜欢他傻乎乎幽默的样子,没有过多的理会,清脆地笑着,继续朝前走去“我父亲和我说,过两天,有一位凤凰城的小美人儿要来,传说她就是你想要的‘迷迭香’奥!”她笑嘻嘻地回头说道。

他一下子傻掉了,自言自语:“什么叫最她就是我想要的,我最多就是想要迷迭香而已,九月玫瑰红才是我的最爱好不好!”

【九月玫瑰红】蓝氏家族秘制的一种液态香料,清香弥久,玫瑰色,非卖品。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