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城】东方大陆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在蔚蓝色的天空之下,安静地睡着。

四月中的细雨.忽晴忽落,把空气洗得清凉。嫩树叶儿依然很小,可是处处有些绿意。含羞的春阳轻轻的,从薄云里探出一些柔和的光线,地上的人影,树影都显得很微淡。野桃花开得最早,淡淡的粉色在风雨里摆动。

“讨厌死了你了,为什么老是这个样子,能不能正经一回?”

蓝希一袭蔚然靓丽的紧身长裙,衬托着骨干曼妙身姿,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容颜,美丽的大眼睛,像黑色的珍珠一般,透彻的目光,透彻心灵。

【蓝希】蔚蓝城中城主大人的女儿,城邦建制下的蔚蓝城,蓝希就是这座城的公主,高贵的身份,天生丽质,二十岁的芳龄,她自然是这座城池的万千青年竞相追逐的目标。水系—武皇—中期—天命‘未知’!

在她的对面,一个大男孩坐在草地上,一副很不以为然的样子,笑嘻嘻的。

“大小姐,你怎么又生气了!我都说了,打架——最简单的招术,就是最好的。何必考虑那么多呢,什么武技,阵法,我才用不到呢!”

【子修.圣菲尔德】菲尔德家族,一个古老神秘,依靠炼制丹药传承的世家。作为菲尔德的三公子,他可不想练什么仙丹妙药,也许追求眼前的这位秀色可餐的大美人,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毁灭系—武皇—初期—天命‘未知’!

蓝希撅着嘴角,已经无计可施的她,像个怨妇似的,眼中尽是无奈。

“谁跟你打架了,我们只是在对决切磋好不好,哪有你这么玩的,不管我的水元素变换成什么,你都一个毁灭之光直接给毁了。能不能有点艺术性,能不能有点技术含量啊,明明就是懒到骨子里面去了,还给自己找冠冕堂皇的借口。”

她心里真是又气又恨又委屈,娇贵的眼泪都差一点流了出来。每个武者对于本系的元素都有着极强的控制力,所以能够将其变换成各种形状,同时有着不同的攻击效果。

比如说,蓝希的水元素能够形成一道水幕,或者一团水雾,水幕自然是极好的防御技法,而水雾则具有很强的渗透力。可是每一次和子修斗法,无论她变换的是水雾,水幕,或者是水刺。

他就一种方式,毁灭之光,就是一簇毁灭元素急速聚集,朝着一个方向激发出的一道极强的射光。

“可我就会毁灭之光,不会其它的啊!”看到她那无可奈何可怜兮兮的样子,沾沾自喜,微笑着说道。

“那你就不能研究点别的,我知道,我无论我的水元素怎么变换,你就一个毁灭之光就够了,把我的水元素毁得一丝不剩,可是如果换成更强的对手呢,那你怎么办。”

蓝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陪你玩了,我回家去了,以后也别来找我了!”

“你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他在这方面的反应总是慢了半拍,这才感觉到她真的生气了,即刻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没有错,毁灭元素本质剧烈,在最短的时间里就应该激发其最强的攻击力。” 蓝希方才舒缓了一下紧绷的表情,眼角滑下一颗晶莹的泪珠,回过头来。

一颗小小的眼泪,足够融化掉他所有固执己见的所有意念。

“不,我错了,若果你将每次召唤出的水元素,一分为二,一个佯攻,一部分偷袭,我一不小心就会输的!”

“我以为你不知道呢,那你为什么不防着点?” 蓝希觉得自己更加委屈,眼睛愈发泛幽怨的微红。

“因为我知道你是不会的,我相信你!”

“可是我们是在演练啊,万一是真的和别人对决,那你怎么防备?”她有点儿着急。

“我会加以防备的,这个世界,除了你之外,我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他深邃的眼神中,闪烁着些许恍惚,但是他确信自己所说的是什么,又是给谁许下的承诺。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么一说,而且是从那个一直以来桀骜不驯,飘忽不定的三公子口中说出来的。

“这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我的心早就被你给偷走了!”

“胡说,你才是小偷呢!”蓝希挣脱双手,偷笑着跑开,说道:今天下午陪我去藏经阁那边,我最近在那里找到了一本书”。

看着那灵动的蓝色背影,如同在天空中自由飞舞的蓝色蝴蝶,是那么的美好,子修心中有一种默然的冲动,如果可以,他会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支撑起一片明净的天空,只为她可以随心所欲,翩翩起舞。

圣菲尔德的三公子,子修,其实只是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世的孤儿,刚认识蓝希的时候,两人还是天生的一对死对头,谁都不肯服谁。一个是城主的女儿,一个是毁灭系的太子爷,能找到一个敢和自己作对的人,也是一件快意的事情。打打闹闹,不知不觉,敌我关系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一个下着大雪的夜晚。

晶莹洁白的天鹅绒漫天飞舞,冬的气息随之扑面而来。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房檐上的冰挂似乎成了一道风景线,无论走到哪里,都觉得它是美丽的。路边各种憨态可掬的雪人在做冬的迎宾,冬也毫不吝啬地洒下更多遗韵。

接一片雪花在手上,六片瓣儿,每一朵都是独一无二。贪婪地想保存下每一片剔透的美丽,它却因承受不起高温而悄悄融化。冬是冷艳的,是一种苛求完美的冷艳。而正是这种苛求,冬真的变得完美。

子修一个人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巷里,裹着油布蓑衣,天空飞舞着毛毛大雪,满天天大雪,一片白雪皑皑的景象,要将整个城市都吞没掉。

他在学院的锁龙塔里面修炼,整整呆了三个月,根本不知道现在已经是寒冬,才找了一件不知道是谁的旧蓑衣,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踏雪而行,步履维艰。

蓝希正好在自家门,和侍女一起堆着雪人,此时已是深夜,突然走过来一个人,她也很好奇。

“那是谁啊,真古怪,这么冷的天,怎么穿得这么少?”她轻声说。

就在他走到门前的时候,和蓝希也只有寸步之遥,突然停下了脚步,像是某种东西将他深深地给吸引住了。

“喂,你这人怎么突然不走了,快离开这里!” 侍女见来者不明,出于戒备,斥责道。

“小雪,礼貌一点。”蓝希并没有觉得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有什么恶意。“先生,对不起,小雪她不懂事……不知道您在看什么?”

善于察言观色,冰雪聪明的她已经发现了,他看的不是别的,正是自己刚刚堆起的雪人。作为水系的神修,蓝希对于水属性的冰雪元素也具有一定的感知,所以真力雕刻的雪人也惟妙惟肖,十分传神。

已经三个月不思茶水,声音干涩嘶哑,如同一个沧桑老人发出的声音。

“请问姑娘,您所雕刻的这个人是谁?”

“一个人,一个朋友!”蓝希淡然一笑“是一个一消失就是三五个月死变态!”

一旁的小雪气嘟嘟地补充了一句。

  ‘她怎么会雕刻自己呢!’他虽然已经有三个多月没照镜子了,但是还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还是那么帅气。

静默了一会,蓝希心里起了一点点波澜,不安地问道:“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只是好奇而。那个人如果知道了自己的模样能够如同镜像一样映在姑娘的心里,一定会感动的。”他说。

“但愿吧,但愿他会知道……”蓝希这才放下心来。

“这都是第三十二个,风大雪大,撑不了几个时辰就没了,小姐每天晚上都会重塑一个,一忙活就是大半夜。”小雪握着蓝希红扑扑的小手,心疼她。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眼角不由得落下一滴眼泪,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第二天,夜深如墨,白雪映衬着微微亮光,蓝希一如往昔,来到自家门前,一丝不苟地准备重新再做一个,第三十三个。

就在此时,衣冠楚楚的他从夜幕中走了出来,踏雪无痕静悄悄地地走到她地身后。

“蓝希小姐,大半夜的,你在忙活些什么?”

  “你什么时候来的……想吓死我啊?”

她被吓了一跳,惊慌失措地直起身来,看到竟然是他,神色慌张了起来。

她心里还在念想,‘幸好还没有弄好,如果被他知道了,就麻烦了。’

“大小姐,我又不是门神,我的雕像也不灵验……”他半开玩笑,眼中却是不由自主地浸润了,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

“你说什么呢,我哪有在弄你的雕像~”

她低着头,“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之前好多次,两个人一碰面就是争来斗去谁也不让谁,先打上一场再说。这样的氛围两人感觉都有些怪怪的,两个人很不习惯。

看着蓝希红扑扑的小手半缩在蓝色的袖口中,他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

“好吧,你没有,不过我有一样东西想给你看看!”

“都这么晚了,神秘兮兮的,三公子,你今天的态度有些奇怪啊?”

“有吗?”

“当然有,你不是每一次见到我都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怎么这一次突然这么客气了?”

她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心想‘坏了,难道昨天这个时候出现的那个人会是他?!’

子修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笑道:”还说我,你也不一样,每次都叫我三太子。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算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你的生日和我家九姑是同一天,二月二十,我当然知道。”

他很绅士地伸出手来,毕恭毕敬,说道:“请把!”

“看你还是有心的人啊,好吧,给你个面子吧!” 没想到他还能把自己的生日记在心里,她的心为之一暖。

就这样,子修挽着她的手,飞向了天空,融入了漫天飘雪中。虽然是寒风刺骨的深夜里,却像阳春白雪的春天一样明媚,洋溢着发自心底的喜悦。

两个人第一次靠得这么近,蓝希有点紧张。“三太子,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两个人在冰天雪地中,逆风高飞,很快来到了九天河的上空。洁白的雪花漫天飞舞,大地银装素裹,好一片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最终他们止落在冰封的河面上,寂静无声的冰河之上,两尊冰雕随风而立,一个美若天仙,一个孑然冰清。

终于知道他要给自己看的东西是什么了,两个冷冰冰的冰雕,惟妙惟肖,冷冰冰地站在那里,却牵动着两颗跳动的心。

他深情看着眼前的这对冰雕,接着转身过来,面对着蓝希,松开了她的小手。

“蓝希,我是不是不再孤独了?”

“你并不孤独啊,和你的塑像站在一起的那个是谁啊……?”蓝希不太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羞答答地回答说。

“我要守候一生的那个人,也是此时此刻,我眼中的那个人!”

看着她,终于抑制不住,流下了滚烫的眼泪。 他是个孤儿,从入世伊始,就一直在寻找那么一个人,一种一生的眷恋。

蓝希何尝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位毁灭系的大男孩,心里总是有种莫名的牵绊。

心里如同一团乱麻,这一刻终于可以解开那糟透了的凌乱。静默了一小会,她才轻声回答道:”原来真的是我啊,其实我一直在陪着你,不是吗?”

这么一说,他才放下心来,释然一笑,问道:“你看,我的作品怎么样,瞧,我没有把你弄走样吧?”

“嗯,还可以吧,我怎么觉得有点矮小啊,和你的相比?”

蓝希静下心来,瞧着惟妙惟肖的冰塑,蔚然一笑。

这么细微的差别都被察觉了,他咳嗽了两声,笑道:“没有吧,我的有那么高大吗?”

“讨厌,你就喜欢欺负我!”蓝希气得直跺脚。

最后他们紧紧地相拥在了一起,紧紧地相拥,忘记世间的所有,让时间在那一刹那间停滞。 就这样,两个人成为蔚蓝城里让很多人羡慕的一对,一个毁灭系的不出世的天才,一个蔚蓝城中最善良的姑娘。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