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枕头真的很完美,完美的一点瑕疵都没有。”

李立正这话一出来底下的人就跟不明白了。竟然完美,那为什么还怀疑这是假的。

“这物件错就错在它太完美了。”燕飞忽然对我说道。“在宋朝,要烧的技术根本达不到这种境界,这样子的枕头放进宋朝的定窑只有一个下场。”

“什么下场?”

燕飞并没有接着像我解释,而是指了指大屏幕。

“在宋朝,其实是烧不出来这么完美的瓷枕的。宋代没有现在的技术,像这么一个瓷枕送进窑里面那肯定是要烧炸了的。”

“宋朝的窑匠在这些瓷器进窑烧造的时候,都会在一个比较隐秘的角落上开一个窟窿,使内部因为高温膨胀的气体可以排出来,这样就不会把瓷器挤坏了。而等瓷器烧成之后,之前开窟窿的那个小钮就出不来了,所以在刚拿到这瓷枕的时候我摇了摇它。为的就是听听那里面钮在不在,而这也是鉴定这是不是宋瓷枕,最简单的一个办法。”

众人听李立正说完后这才明白,尽管这个瓷枕做的在精细可还是个错东西。玩古董就是这样,对的就价值千金,而错的就一文不值。哪怕这个赝品再怎么精细。

王明走出演播厅表现的十分低落,也难怪,昨天怀里还抱着二十万,今天就一文不值了。这事搁谁,谁不低落啊。

“唉,都怪我。要不是我昨天多事,这家伙今天也不会这么低落。”看着如此低落的王明,坐在我旁边的燕飞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我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事不怪你,是他太贪心了。要不是他这么贪,那件货昨天就十五万出手了,他有这报应也算是公平的吧。”

“额。”燕飞细细想了这么一遭,也不得不同意我这么个说法。

“好,多谢古陶瓷鉴赏专家李立正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堂,十分受用的宋朝瓷枕鉴赏课。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我们明天再见。”

主持人说完结束语后,那场外直播的大屏幕就息了。

这次我倒是没有急着回去,莫名的我觉得我应该看看明天的节目,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奇妙的直觉告诉我,明天会有事情发生。

而燕飞也是懒得回去,毕竟今天都没有出什么五十万以上的物件,燕飞也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了。

随意吃了个晚饭,我们就回宾馆各自的房间睡下了,第二天早早的就起来了。闲来无事我们就随意在咸阳转了转,咸阳市并不大,但这也不错我们半天转一遍刚刚好。

“嘿长生,看那个。”正走着,就听见旁边的燕飞忽然拍了我一下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我不解道:“那个?”

“那个啊!”

顺着燕飞的手指放向,我看见了一个女的。确切的说是一个美女,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的。

都说一白遮百丑,然而燕飞指着的那个女的不光非常白,而且还非常美。那女子穿着一身淡蓝色连衣裙,丰胸细腰,下面的裙摆刚好道膝盖处,裙摆下露出半截俏丽的小腿,白皙如玉,笔直修长。本就窈窕的身材配着一双米白色帆布鞋,更显得婀娜,再加上一张清纯如邻家少女的脸蛋,那女子确实是绝美的。

“八分的脸蛋,十分的身材。就是胸小了些也就是C吧,可惜了,估计连D都没到。”

燕飞摸着下巴,略带几分惋惜的说道。

“诶我说,你倒是给句话啊。”

“说啥?”我一愣,下意识反问了燕飞一句。

“我擦,平时看你挺机灵的,咋现在这么木,该不会看傻了吧。”

我终于算是明白燕飞说的是什么,要是我没在邙山上修行那么几年我现在肯定跟他一样,可惜我还是练了那么几年清心寡欲惯了。

而且每个门派都有每个门派的禁忌,我们天机门走江湖,也有三忌。

俗世切记三不触,妖邪法师美人心。

天机三忌:一忌,妖邪。一忌,戏法师。还有一忌,那就女人。

修道和练武不同,道教大多分两类。一类是主炼丹修仙的,我们称之为天师道。这一类主修仙以长生不死为目标,属于上道。还有一类主平妖正邪,我们称之为太平道。这一类主捉妖以黎明苍生为己任,属于下道。

而我们天机道,由于所习十方符道的特殊性我们既不属于修仙那一派,也不属于抓妖那一派。所以我们虽然看淡生死,但也不会轻易去招惹妖邪,此乃第一忌。

而戏法师我之前也说过,不光是我们,几乎没有哪个混江湖的敢招惹他们。至于第三忌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竟然是祖师爷留下来的我也就且听这吧。

只见那美女正面相着我们走了过来,我这才看清楚了她的正脸。确实很美,没有浓妆艳抹是个纯天然的美女。

我不由得想起来一个以前的一个故交,她是个女医生,只不过和眼前这美女不同的是,我那个故交没这种春风拂面一般的温柔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冰山气质,估计是职业病吧,每次我见她都被她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镇的满天大汗。

唉,扯远了。

就见那越走越近的女忽然一个踉跄,朝我这般跌来。直直的栽在我怀里,我连忙把那女孩扶稳。然后和燕飞一起,轻轻的把她放倒在路边的台阶上。

“这该不会是中暑了吧。”我无奈的掐着那女孩的人中,问向一边的燕飞。

只见燕飞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32D,深藏不露,真是深藏不露啊。”

我:“……”

“哦,你刚才说什么?”燕飞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朝着我问道。

“我说,你去买瓶水啊。卧槽。”

“哦哦。”

燕飞应了一声,连忙拍拍屁股,往路口的小卖部去了。

燕飞回来没多久那女的就醒了,然后一脸吃惊的看着我和燕飞,而燕飞腆着一脸淫笑朝那姑娘越凑越近。

那姑娘眼里的吃惊慢慢变成害怕,眼看着就要喊出那句耳熟能详的非礼啊!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