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在体育场前的这片人堆儿里转一圈,可特么比从西安来咸阳还费劲。不过还别说,这地方的东西一点也不比菜市场的少,也一点不比菜市场的乱。

“什么乾隆官窑,假的。什么大明宣德炉还是假的。什么唐三彩,有这么红的玩意吗?这怎么这么多假货,逗我玩儿呢是吧。”

粗略的看了一圈,燕飞的兴奋劲儿算是全没了。不过这也可以想象,虽然大陕西几千年文化积淀,但也不可能满大街都是文物啊,好歹经历过各种战争、文革的冲洗,那么多宝贝早都被涮干净了。

而且虽然节目的影响力很大,但也不可能全陕西的收藏家都过来,毕竟有些大收藏家还舍不得把他的东西拿出来现眼呢。

“算了吧,这还只是海选。就算真的录起了节目,不还是有错东西吗,这整个体育场大大小小上万个物件,你总不可能一个一个的看一遍吧。”

我摇了摇头,忍不住还是折了燕飞的那点心思。

反观燕飞,他到还是不死心,想要在看看什么。唉,不说有句话叫贼不走空吗。燕飞现在也是这样,只要是个贼现在都不可能就这么回去,所以我也没办法只能继续转下去了。

“看我这瓷枕,北宋的。看着柚色,看这做工,要我说十万块一点都不贵。”

“你这算什么,看我这个鼎,看着一梆子铜锈。这才是传世精品,你那个跟我的简直没法比。”

看着远处围了一群人,顿时激起了我们的好奇心。

“我说燕子,那边儿好像有人斗宝,我们去看看,说不定真是好东西呢。”

燕飞听我这么一说,连忙扭头望去,果然那里围着一群人,好像在争论着什么。在这种场合,斗宝就显得十分平常了。毕竟这里人多吗,人多的地方总得来的有看头的动作,而斗宝就和斗蛐蛐一样,那都是有看头的,能拍手叫好的东西。

这不,两个人在这里你争我嚷的,好像不分出来个高下就不能停似的,而另一边围观的人也都有自己的意见。

有人说那个宋代的瓷枕好,也有人说是另外那个人手里的青铜器更胜一筹。这一下子你来我往的争论,倒是在海选之前唯一比较热闹的活动了。

“走,看看去。”燕飞点了点头,然后就先我一步往人堆里挤了过去。

只见人堆中央的站着两个中年人。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腆着个啤酒肚,拿着的是个,青白釉绘童子荷叶图的宋代瓷枕。

还有一个则带了个墨镜,穿着个大白衬衫看起来像个老板。他抱着的是个方形的青铜器,棱角分明,两边有把儿,上面还有个盖子。

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我也没见过,看起来既不是鼎也不是常见的簋、鬲、 簠、盂什么的。看起来到有点像青铜尊,还是方尊。嗯,就和前两年出土过的那个四羊方尊有点相像,只不过细看和尊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我指着那个四不像的青铜器问燕飞:“这是什么啊?”

而燕飞却看都不看那个物件,而扭头一直看着边的那个宋代瓷枕,好像对那个青铜器一点兴趣都没有似的。

“哟,这个枕不错。柚肥而不腻,圆润光滑看起来道像那么回事。”

说着燕飞就要伸手去拿那个瓷枕,简况那人一把把瓷枕抱在怀里生怕燕飞抢去似的。

那个抱着瓷枕的以为燕飞是想要,于是笑道:“哈哈,看兄弟也是明眼人,要是你真想要,我倒是可以让给你。”

燕飞一咧嘴,有些意外的摸了摸鼻子。心里想道:要是我真想要还用你让,我自己不会去拿啊。但是嘴上还是接道:“也不知道兄弟打算多少钱让给我啊。”

只见那人竖起两个手指头不说话。

“两千?”看他这般周围一小伙连忙问道。

只见他摇了摇头。

“两万?”周围人立马接着问。

那人依旧摇头。

旁边一大爷,瞪大了两眼说道:“好家伙,你是要二十万啊。”

只见那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呵,二十万。你还真敢要,我敢说我要是二十万给他买下来,不出意外的话十年我都看不见什么气色,前提是这玩意儿,他还得是个真的 ”

燕飞翻了个白眼,虽然宋代的瓷枕比较值钱,不过他手里抱着的只是个定窑出来的儿童枕。要是两三千入手,那是捡到漏了。两三万入手,那只能说是有的赚,十二三万入手那已经算是没利润了。

这家伙开口就是二十万,别说赚了,不陪都算好的了。燕飞说十年都没得涨那还是保守估计,按照现在文玩的行情,他那个枕头估计三十年都没得涨也有可能。

话二十万买,铁定是陪手里了。当然,前提是这还是个真的。要再试试假的,那更完了。哭都没地儿哭去。

“可这东西,他值二十万啊。”那人完全不顾燕飞的话语,依旧底气十足的说道。

“别逗了,真的假的且不论。就算是真的这玩意儿抵死了也就是个十七八万,我二十万买了烂手里啊。”燕飞毫不留情的说道。

“这小兄弟说的在理啊,这样要是阁下肯十三万割爱,我就要了 。”

之前那个喊价二十万的老大爷踌躇了片刻后,给了那收藏瓷枕的中年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

当然了这价格也就我们觉得合理罢了,那抱着瓷枕的可是一点都不肯的。

倒是那老大爷,似乎对这个瓷枕情有独钟的样子。看那中年人不愿意,似乎自己还有要加价的意思。

僵持了片刻,还是那老大爷先松的口。“十五万,不能再多了。”

而那中年人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其实也是个奸诈的主。本来要是再僵持一会儿,他就准备松口了。

可谁知道老大爷竟然加价了,那他可就吃了秤砣铁了心了。竟然老大爷喜欢这玩意他何不再挤挤,二十万挤不出开,十八万也能出的来啊。再说了,刚刚那少年不是说这东西抵死十八万吗。那我就买十八万得了。

打定了主意,那只那中男人当然只有两个字了。

“不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