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睡有是两天两夜,然而让我们全家人意外的是灵玄子竟然也在我们家整整住了两天两夜。

知道第三天早上我才慢慢起来,一起来就看见一堆亲戚围在了我床边。不过我却似受了惊吓一般,直往墙角缩。

“大师,这?”

父亲看我这样,连忙回头问向坐在不远处的灵玄子大师。

“放心吧,孩子只是受了些惊吓。不过有些事,我恐怕得和二位商量一下了。”灵玄子拉着父母二人神神秘秘的出了房间。

“什么事啊大师?”

一出房间,父母连忙异口同声的问向灵玄子。

“你知不知道你们镇上夜里有鬼,太小的孩子不能再这里留宿?”

灵玄子问的话我父母亲当然也知道,不过这不是情势所逼嘛。如果不是家里老爷子出了事父母亲也不会急急忙忙的带着我回来,如果不是那天大雨我们也不会困在这石镇出不去。

然而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巧合,要不我也不会因祸得福的开了天眼通,要不我也不会阴差阳错的得到阳泉啊。

“什么?!!!大师,你说这镇上真的有鬼!”我父亲徐民诚惊讶的大叫道。

“怎,怎么可能。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怎么会有鬼……”母亲张秀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连她自己都不太听的见了。

也是,若不是镇上有鬼,怎么解释那流传千年的租训。要不是镇上有鬼,怎么超儿夜半会起来开门。要知道超儿还没门把手高,而且四岁怎么开得了那厚重的大门。

“唉,说了你们可能不信。都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我们人有人间,鬼自然也有鬼界,按理来说人间和鬼界应该互相没什么关联才对。但是世事没绝对,你们镇上阴气实在是重,白天太阳高照天下充满阳刚之气,所以没什么。可一到晚上,除非是打雷下雨有天罡去煞,否则极强的阴气就会打开人间和鬼界的入口。而你家孩子刚好年幼通灵,所以就进了那鬼界了啊。”

灵玄子这么一通把我父亲母亲说的云里雾里的,几乎就没有听明白多少,只是感觉上似乎事情很严重似的。

“这么跟你说吧,就是你家孩子这几天下到阴间去了。我这么说你们能明白?”灵玄子看我父母亲这般,就换了个比较通俗的。

这下我父母才明白了些。

其实阴间是确实存在的,毕竟无论是东方道教还是西方基督教甚至是佛教,都有地狱一说。而这地狱确实就是鬼界,这鬼界就和人间一样是人死后因为某些原因不能成佛而游荡的地方。

而且鬼界和人间还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鬼界的诸多布置都与人间雷同。但二者之间,却又不互相通。人没法去到鬼界,鬼也无法留在人间。二者之间的关系,就像最近比较盛行的平行宇宙说一样。

但当达到某种条件时,鬼界和人间就能互通。这一点也和平行宇宙说差不多,只要速度和质量达到,引力就有可能突破介质从而穿梭时空。

只要条件足够,鬼界就有可能会和一部分的人间发生重合,这种表现就如同石镇的百鬼夜行一般。当然,不光是石镇。在世界的许多地方,也都有着关于冥界入口的传说。

“那难道,进了鬼界会有什么后遗症?”父母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连忙问道。

“对了,这孩子这样几天了?”灵玄子好像并不急着回父母的话,而是自顾自的问道。

“算算应该有七八天了吧。”我父亲徐民诚稍微算了算,报出个比较精确的数字。

“什么!七八天了!”

“额,不是。是算上您来,已经七八天了。”

母亲连忙补充道,而一旁的父亲和大伯也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哦。”灵玄子略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那你们当时是在哪发现他的?”

“在哪发现的?”我父亲一下子就疑惑了。

看见我父亲楞了一下,我母亲连忙指着院门说道:“我知道,就在那里。”

“门里面外面?”

“里面!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我起来看见超儿就呆呆的靠着门坐着。两眼无神,额头还紫红紫红的。”

听着母亲斩钉截铁的话语,灵玄子的心一下子跌入谷底。

也就是说那天晚上,街上的诸鬼已经有一部分进入屋子里了。而且我已经至少被那些鬼缠了有三天之久。三天,能活着就是奇迹了。

灵玄子又转过头看了看这小院里的几个人,倒是面色红润没受什么恶鬼的影响。

“奇怪不应该啊。”灵玄子自顾自的低声喃喃了一句。

按理来说数十只鬼进了院子,不可能一个人都没受影响。难不成……

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灵玄子里面转身跑回我躺着的厢房里。右手抚在我额前,然后惊讶的将手缩了回去。

片刻后才幽幽的吐出一口气,脸上震惊中夹杂着几分感动和悲叹。那种悲天悯人之情虽然这小院里的人读不懂,但是多少能感觉的到。

“善啊,至善至臻啊。”

“大师,这是……”

“唉,没什么。没什么啊。”灵玄子忍不住低头再叹一声。

古有佛祖割肉为鹰,而这少年以身饲鬼倒也实在是令人感动。虽然意义不大,但至少这种作为没几个人办得到。

“这小子,要不是觉醒了天眼通早就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家超儿吧。”闻言父母连忙扑通一声,双双跪在地上。

“放心吧,现在已经救回来了。不过……”

“不过,不过什么啊?大师!”

“只不过这孩子通了灵了,要是弄不好,估计以后就这样了。”灵玄子叹了口气道。

“就,就哪样啊?”我父母连忙追问道。

虽然不愿意听见,不过灵玄子还是给了一个最不幸的消息。永远这么魔障下去,甚至会彻底疯了。

一听见这消息,我父母顿时瘫坐在地上。这无疑是个噩耗,不过灵玄子也确实是照实说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