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沥三十年间,妖主‘无痕’带领众妖血洗了魔界,战斗持续了整整十天十夜。最终以魔王受伤败逃而止。这一战,妖主带领众妖打下了魔界将将一半的领土。而引发这一场血战的原因,只因妖王倾尽自己所有,爱慕的,并以为可以与之厮守一生的女子,竟然会亲手将他置于死地。而这女子,便是魔王的大女儿,蝶礵。

妖主伫立凌阳之颠,俯首众妖。一头乌丝束于碧冠之内,发缎飘拂在肩头,一袭深紫长衣,衣袂随风而舞。长眉如墨,玉面上嵌着一双罕世的蓝眸,轻轻一转,便使所有人的心头为之一震,紧接着便会脖颈一凉,随即接踵而来的是一股未可言说的惧意。

“夜璃。”

被唤作夜璃的女子款步向前,对妖主恭敬的施以一礼。

“主上。”

“这里满是魔怪的异味,带人好生将这里处理干净。”

“喏。”

夜璃,妖主‘无痕’的右护法。虽身为妖,但生性善良,不喜杀生。虽不喜杀生,但其本质上顾还是妖,所以,一旦将其惹怒,必定血流成河。

妖魔大战之事,很快便被天庭所知。玉帝思其并未威慑到天庭,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与追究。

溯泌谷里,遥遥望见一女子身着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淡紫色的双眸,宛如两颗紫水晶的镶嵌,妖媚至极,随随便便的抛出一个眼神,便可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额头上有一雪花印迹,在阳光下绽出耀眼的光芒,嫣红的唇、沿上嘴角、只是珉然意蕴、浅浅一提、仿是偶染了烟霞,如樱般薄唇勾起一抹娆柔笑意,丝丝缕缕淌出淡淡妩媚,好一个绝美的女子!

女子慵懒的倚坐于凉亭之中,眺望着远处烟雾缭绕的山峰。

“大公主,出事了!”

一侍女气喘吁吁的跑近凉亭,单膝跪地,脸色十分难看。凉亭内的女子眉头一皱,显然有些不悦。随后淡紫色的双眸一转,看向阶下所跪的侍女。

“慌慌张张的,一点规律都没有!成何体统?”

看出女子的不悦,阶下所跪的侍女轻摇下唇,有些紧张。

“说说看,是何事,让你如此慌张?!”

“大王他……他……”

“爹爹他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见侍女吞吞吐吐的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女子有些急了,好看的眉头锁在了一起。起身,从凉亭里走出,来到侍女面前。

没错,这女子便是魔王的大女儿,蝶礵,也正是妖主因爱生根的女子。

“妖主携带众妖攻进了魔城。此次妖主来势汹汹,一心要锁大王之命。听闻大王不敌妖主,身受重伤,虽然逃离了妖主的围攻,但是现在却音信全无,不知……”

“派人出去寻了没有?”

“已经派了,可还是没有结果。”

“罢了,你下去吧。”

谍礵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侍女下去。代侍女下去之后,谍礵幽幽的谈了口气,眼神之中映出一种说不尽的苦涩。

“还是,不能原谅我吗?……”

【全文完】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