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妖界,“来人,给我滚出来”,“是,公主,请问有什么吩咐?”,“哼,去给我查,看看墨哥哥跟谁在一起?快去,慢着,那个女人好像叫什么小久,赶紧去查”,“是公主”,“哼,不管你是谁,墨哥哥只属于我,永远只属于我,我不相信我堂堂妖界公主竟然会比不过人间的蝼蚁”花非虞心里阴狠的想着。本来艳丽的一张脸变得狰狞无比,像地狱里逃脱的恶鬼。“凉秘书,等等,这是今天总裁需要签的字,麻烦你帮我交给总裁”一个职员将东西飞快的给了凉久姬,“好的,不麻烦”,“嗯,谢谢你了!”,“不客气”。“扣扣扣”,“请进”,“总裁,这是你今天需要看的文件”,“放这儿吧!”,“好”……

“好了,该下班了!小久我们去吃饭”,“好的!”墨隐寒开着车来到一个小巷,下车后牵着凉久姬走进一家环境优美的餐厅,宁静优雅,很有韵味。当你走进餐厅,迎接你的又是一番古色古香的中式格调,你会感叹于环境的宜人与精致,灯光是蓝色,餐具是蓝的,桌椅是蓝的,让人恍惚之间有到了爱琴海边的错觉,浪漫唯美的装修风格、充满欧洲风味的精致美食,处处洋溢着地中海风情,是情侣约会的不二之选,房子布置格调浪漫幽雅,处处洋溢着法国风情就仿佛进入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从外往里面望根本看不出它的美丽与独特,凉久姬还在感叹着这里是那么的深藏不露时被墨隐寒拉走说到,“带我们去以往的地方,老规矩”,“是,墨少”。“嗯,这里环境不错,可是……为什么开到这么僻静的地方?”,“哦!是我一个朋友开的餐厅,他只是喜欢做菜而已,并不是为了……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是啊!你好,我是这家餐厅的老板,我姓花,你可以叫我花非雾”突来的横插一句让凉久姬有些许莫名,不过她还是说道:“花先生,你好”。“别废话了,赶紧上菜”墨隐寒不悦的说到,。“切,怪不得呢,确实是比我那个刁蛮的妹妹好多了,眼光不错”说着对墨隐寒竖起了大拇指,“赶紧去”,“好嘞,等着”,“他在说什么?”凉久姬问道。“哦!别理他,他脑子有问题”,“菜来了,来,尝尝这个,味道还不错”,“好”,“嗯,味道不错,很好吃”凉久姬回复到,“是吗?有那么好吃吗?还没我做的好吃吧!”墨隐寒酸溜溜的说到。“吃醋啦?只是说好吃,比你做的差远了!,乖”凉久姬安慰着说,“真的?不骗我?”墨隐寒问道,“嗯嗯,真的,没骗你”凉久姬举着两只爪子保证的说到,“咳咳,你,墨……你真的是他吗?那个……大魔王?”花非雾纳闷的说。“你说呢?”墨隐寒阴森森的反问到,“不不不……不用了,你是他,是他,嘿嘿,我先下去了,再见”说着花非雾便溜走了!回到妖界,花非雾自言自语的说,真是奇怪呀!墨变得都不像他了,一脸温柔,竟然还会吃醋撒娇,嗯嗯~,好奇怪,难道爱情的力量真的有这么强大?却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双阴狠的眼睛在注视着他。等花非雾走后从石中出来了一个女人,她就是花非雾的妹妹花非虞。“该死的女人,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抢走我的墨哥哥?你是谁?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一定不会……”花非虞怒吼到。“来人,出来,我让你查的查出来了吗?”,“公主,查到了,她是魔王公司的属下,是魔王在人间的秘书”,“哦~是吗?原来只是个区区人类,我倒要看看这个低贱的人类究竟有多美”花非虞说完摆了摆手让他们都下去了,她独自一人坐在宫里坐在梳妆镜台前,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到“镜子啊镜子,你说我难道不美吗?我堂堂妖界公主,无论是谁都会喜欢上我,为我而争风吃醋,可是……可是为什么墨哥哥不会?为什么他不会为我这样做?为什么?啊……”,花非虞咆哮到,她抱着梳妆镜使劲儿一摔使“噼里啪啦……”镜子成了碎片,她又挥了挥手边的东西,梳妆盒还有首饰全都掉在了地上砸得稀巴烂了,“可恶,都是这个低贱的人类,都是这些低贱的人类,杀光他们,杀光他们,杀光他们……哈哈哈哈杀,杀,杀杀……通通都杀死,通通都杀死……”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红色的凶光,嘴里却温柔的说道:“亲爱的墨哥哥,是不是只有他们都死了你才会喜欢我?才会爱上我?是不是只有这样你才会爱我?既然你不回答,那我就当你默认了哦!你放心,我会将她们全杀光,全杀光,到时候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对吗?墨哥哥,你等着我,等着我……”像是在跟情人说话却又说着最残忍的内容。人间,“这就是人间吗?果然够低贱,不愧是养出这么低贱的人类的地方。”说话的正是妖界第一美人花非虞,穿着一身红色长裙,热情张扬,同时也高傲无比。在她想着心事的时候,一不小心被一个男人抓住了手臂“美妞,你真是漂亮,跟了我吧!我是市长的儿子,不会亏待你的!你要想的话,我可以让你做我的老婆,只要你跟了我”那个男人自恋的说到,花非虞顿时恶心的说:“愚蠢的人类,真是不知死活!你将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包括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哈哈哈哈……”说完红光一闪只留下一具骷髅,从穿着来看勉强看得出是刚刚的那个调戏花非虞的男人。“啊啊啊……”,“杀人了,杀人了!……”,“有妖怪,杀人了,妖怪杀人了……”场面一片混乱。人们四处逃窜的同时不忘叫唤,“果然是愚蠢的人类,这么贪生怕死,这么贪生怕死却又脆弱的人类墨哥哥为什么会看上他们?她们这样的低贱肮脏的人类不配做墨哥哥的妻子,不配做墨哥哥的心上人,只有我可以,只有我才配得上他……”说完便不见了踪迹。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