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小时侯夏季和这老男人是一对损友,夏季总是到处到别人家里拐弯抹角的弄到别人的宝贝,夏季是这老男人家里的常客。有了夏利尔之后夏季也总是带着他一块来。不过小时候的夏利尔总是嫌这个房子里的树太丑,老男人长的太凶,所以一直不喜欢这个地方。

“唉,堂堂七大家族第四的深宅大院竟然被混血的我嫌弃了,想想我也算是干了件了不起的事了。”老男人手里捧着一个檀木盒子走出来说“小子,你接好。”夏利尔伸出双手,老男人将手里的盒子一抛,盒子缓缓落在夏利尔手中。夏利尔看了看盒子说“就是这东西?”“嗯。拿去吧”夏利尔有点疑惑,以前老爸顺回来的东西不是个头特大就是特精美,这个盒子很常见,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夏利尔说“我能看看嘛?”老男人说“先拿去给你爸爸,他会让你看的。”夏利尔只好放弃打开盒子的念头。“多谢了老头儿。拜拜!”夏利尔身影一动便出现在深院大门,老男人看着夏利尔消失的地方无奈叹了口气“这小子比起上一次见面更进步了,果然不愧是夏季的爱子啊。可惜这性格竟然也随了夏季,要不是这性格,夏季如今又怎会。。。唉!”老男人叹着气走回屋里。

夏利尔一摇一晃的大步走出深院大门,对门口的守卫笑了笑说“刚才骚瑞啊,没控制好。不过这么快就能站起来你们真厉害。拜拜。”两个守卫的脸一下子黑的和衣服一样,幽怨的盯着夏利尔越走越远。

夏利尔走的脚步越来越慢,渐渐停下来,“噗!”夏利尔一口淤血喷出来,脸色苍白,“有点失算了,没想到还有余力,还好没在人前丢人,赶紧恢复一下回去吧。”夏利尔刚才受到的攻击现在又波动了一下,借此夏利尔把刚才逼回去的淤血喷了出来。夏利尔缓了缓身上显现出血色的光,血族之力在自我恢复。

夏利尔回到家的时候夏季不在家,夏利尔把东西放到夏季的书桌上便回房间了,房间里渐渐涌起庞大流动的黑色光芒,光芒里还夹杂着血红色的气晕。

夜晚,夏季还没有回家,夏利尔也不在意,收拾了一番出门,今天晚上他打算再去一次人间仙境。

来到熟悉的路口,夏利尔躲开路人的目光悄悄走进去。夏利尔进去后没多久,一抹洁白也闪进去。

夏利尔依旧坐在凉亭里,这次他盘腿坐着,仔细的感受着空气中的能量波动,从里面剔取精华吸收。“貌似没什么明显的效果嘛。”

“咻!”夏利尔猛一睁眼侧头一闪,一道寒光从夏利尔眼前闪过,夏利尔一眯眼顺着攻击来的方向看过去冷声“什么人?”“这是我要问你的,你又是什么人?”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夏利尔愣了一下,这个声音很熟悉。

一抹洁白映入夏利尔眼中,来人长发及腰随风轻动,清冷的面容上毫无表情,洁白的衣裙在黑夜中十分显眼,幽绿的草地萤火虫照亮来人。

“是你?”“素儿?”“你叫谁素儿,素儿是你叫的吗?”夏利尔万万没想到偷袭他的竟然是今天有一面之缘的素儿,夏利尔站起来说“素儿当然是你啦,今天我听那老头儿这么叫你的,反正你又不告诉我名字,我就这么叫喽。”素儿狠狠一皱眉举起右手,伸出食指中指并拢,手指周围黑色的剑气泛着寒光,素儿对夏利尔喝道“快滚出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夏利尔嘿嘿一笑说“怎么这么暴力呢?素儿这样不好啊,有好东西不能独吞是吧,我就来这里修炼,又不是搞破坏为什么不能来?”

素儿不回话,冲向夏利尔右手对准夏利尔的双眼。夏利尔双腿一用力翻身跃起绕到素儿身后落在草地上,素儿刹住力量转身盯着夏利尔,夏利尔带着微笑说“为什我不能来?你把理由说清楚。”素儿冷哼一声说“这里是我一手创造的,容不得任何人扰乱清净。”夏利尔摸了摸鼻子说“好吧,那我以后不来了,不过今天晚上,我还要呆在这里修炼,明天过后我不会再来了,保证绝不踏入此地。”素儿冷冷的说“既然来了就别想那么轻易得走。说留不得你就留不得你,一晚也不行。”夏利尔无奈的摊摊手“那你想怎么样?”素儿突然冲向夏利尔大喝“把你的眼给我留下!”夏利尔一惊侧身堪堪躲过,夏利尔渐渐收起笑容说“我已经做出最大让步,你要是再穷追不舍别怪我不客气。”素儿冷哼一声继续攻击夏利尔。夏利尔知道要是不解决这个女人自己就休想好好修炼,“速战速决。”

夏利尔唤出镰刀,一对黑色翅膀在身后轻轻拍打着,素儿皱了皱眉向后退开。夏利尔甩着镰刀说“就算是美女在战斗中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素儿右手的剑气散开,双手平伸身前虚空一抓,黑色光芒瞬间笼罩素儿,光芒散开后,素儿手中多了一把黑金色的镰刀,背后两对黑色羽翼拍打着。

夏利尔脸色立马就不好了,“这次栽了,谁知道这小闺女竟然是四翼啊,她的镰刀看起来比我小,不过既然是四翼,那么就应该是有了一些加持在里面,唉,肿么办嘞?”夏利尔虽然一脸苦瓜但并不焦急,依旧是淡定的耍着镰刀。

素儿一挥镰刀,一道黑金色的光刃冲向夏利尔,夏利尔面无表情的转着镰刀,“铛!”转动的镰刀正好挡下光刃,夏利尔长出一口气看着素儿,素儿在那道光刃的试探之后立马冲向夏利尔,夏利尔挡下素儿的一击反手一转,镰刀险些划开素儿的衣衫,素儿皱皱眉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手中镰刀发出黑金的光,一个刁钻的角度向夏利尔削过去。夏利尔翅膀一扇身子随之倾斜,黑色的镰刀由下而上直面撞上黑金镰刀。

“铛!”“唔。”夏利尔闷哼一声,镰刀传来的震动直接冲击着夏利尔的体内,“四翼就是四翼,以我双翼的力量有点勉强了吗?”夏利尔思量着加大手中镰刀的力量。

素儿不屑的哼了一声说“蝼蚁之力!”素儿镰刀反转上挑,直接化解黑色镰刀的力量将其挑来。

夏利尔顺势飞上半空,眼中血光乍现,一个闪身不见踪影。素儿面露疑惑,“这家伙跑哪了?”素儿把镰刀横在胸前,警惕的看着四周。

“呜!”素儿后背猛然一痛,她转身却毫无人影,“啊!”这次受击的是左胳膊,素儿感觉到夏利尔的力量一次比一次强。素儿气极怒吼“夏利尔!给我出来!”素儿身上突然爆发出庞大的气势,素儿已经四翼高级了,马上就要步入巅峰,加上生性刚强,突然所办法出来的气势可想而知不是夏利尔能匆忙挡住的。

夏利尔被气势所影响身影顿了一下,就是这一下素儿锁定夏利尔的位置,黑金的镰刀直接冲着夏利尔的心脏而来。夏利尔一惊,黑色镰刀急忙一挡,不过依旧挡不住发怒的素儿,夏利尔被强大的力量推动着一步步后退,快到湖边时夏利尔身子旋转化开素儿的力量。素儿来不及刹力直接飞身扑向湖中心,素儿身后两对翅膀一扇,衣角还未碰到水面身子便悬在半空。素儿在半空中看着夏利尔,手腕反转,黑金镰刀消失了,夏利尔一愣“这丫头把镰刀收起来干什么?不想打了?还是被我帅到舍不得打了?”素儿右手伸过头顶口中念念有词,夜空一道青光柱自天际而来直接灌到素儿右手心中,青光渐渐化为一把青绿色的细剑。素儿手握细剑翅膀一扇比刚才更快的速度来到夏利尔身后,夏利尔愣了一下匆忙躲开但还是被刺伤,素儿冷声道“青冥之剑,出鞘必见血封喉。”夏利尔皱了皱眉,“这丫头已经不是四翼高级了,有这青冥剑加上又增加的速度,已经是四翼巅峰了。”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