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眼神突然犀利,桀骜不驯的说:“哦?你是什么人?不要告诉我你也是命神,分辨同类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夏利尔笑了笑说:“我不是命神,你呢,是我的目标,只要干掉你,我就可以进阶一层,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男生也放下手中的书说:“哦,你是死神,怪不得接触到我时你会吃惊。那么你说说看,一个死神来到命神的精英基地代表了什么呢?”

“呵呵,代表你阳寿已尽,快去超生吧!”夏利尔化出自己的死神之镰,纯黑色的金属镰刀在淡淡的月光下熠熠生辉。

男生吹了声口哨说:“不错嘛,挺酷的。”男生伸出手,在虚空中一抓,手周围的空气流动,白光一闪,一把和夏利尔的镰刀一模一样的纯白色镰刀掌握在男生手中,在黑夜中显得格外刺眼。

两人也不动,静静地对视,嘴角都带着纨绔的微笑,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形成鲜明的对比,男生就如同世界的救世主一般,洁白无暇,仿佛圣光照耀,脸上的微笑也如同耶和华的救赎。

相比之下的夏利尔,就像一个潜伏的刺客,隐藏黑夜之中,脸上的微笑看似无害,手中冰冷的镰刀却会在这无害的笑容之中悄无声息的夺取你的生命,恐惧和慌乱仿佛就是夏利尔伴随的气场。

两人对视良久,夏利尔一勾嘴角,挥舞镰刀向男生冲去,男生嘴角的笑变成不屑,随手一反镰刀挡住夏利尔的攻击。

“叮!”两人第一次交锋后双方都挑了挑眉,夏利尔想着自己刚才那下没用全力也有五六成,对方的镰刀竟然一点伤痕也没有,可见虽然男生的镰刀等级与夏利尔相同,但也绝非凡品制造。

男生暗暗吃惊,自己的镰刀用的是极品的材料,并且由学校校长亲自试炼,在同级中可谓是无敌的存在,在面对比自己的镰刀高一级的对手也有一战的实力,刚才非但没有把眼前的死神震飞反而自己的镰刀受到了冲击,虽然只是挠挠养的程度但也让男生震撼。

而夏利尔的镰刀里封存了血族和死神两大种族的禁制,其他不管是命神还是死神的镰刀都是升一次级换一个高一级的镰刀,只有符合自己力量的镰刀才能自由驾驭。但夏利尔的镰刀是可以自己升级的,只要没有致命的冲击就可以用一生。而且还会随着夏利尔的升级而升级,当然也可以专门提升镰刀的等级。

夏利尔这个镰刀最大的好处就是,别的镰刀等级一般是不能超过自身等级一级以上。比如一个死神是无翼,他最高可以驾驭双翼的等级的镰刀,但夏利尔不一样,假设夏利尔是无翼,他最高就可以把镰刀升级到四翼等级。

就连自身等级也是可以达到同级之中无敌,遇到高一级有能力一战,不过相对的,夏利尔自身等级升级的比一般死神慢。

如果男生知道夏利尔的镰刀这么逆天的话恐怕会气的跳起来吧。

“这个’死神’’命神’是个强者!”

两人的脑中同时冒出这么一句话。

夏利尔收起玩乐的笑容,甩着镰刀说:“你是我值得认真一战的对手。”男生也严肃的说:“你是我在同级中遇到的最强者。”

夏利尔一甩手中镰刀,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色光刃冲向男生,男生也甩出一个洁白的光刃打破对手的招式。趁着这个机会夏利尔瞬间来到男生面前镰刀直接向男生脖颈削去,男生一惊,来不及挥舞格挡的镰刀一横,手柄挡住夏利尔的攻击,男生借着冲力继续顺着夏利尔的镰刀滑下去,镰刀的尾跟狠狠撞上夏利尔的心口。夏利尔喉头一甜,硬是让逼到口中的血咽了回去。夏利尔也顺着男生的镰刀向上绕到男生背后一拳打向男生的后心。

男生趔趄了一下,血从口中喷出滴落在地上晕开,男生转过身,看着半跪着的夏利尔擦擦嘴角的血笑了笑说:“能打中我,不错。多少年我没受过伤了。”

夏利尔看着他站起身说:“你也是,你是这几年第一个伤我的人。”

男生冲过去,一黑一白再次纠缠在一起。男生一边极速压打着夏利尔一边说:“我很好奇,你的速度很惊人,是怎么做到的?”夏利尔面对雨点般的攻击面不改色,冷静的说:“你猜,猜中了我也不告诉你。”他才不会告诉他因为自己是混血儿所以融合了两族的能力呢,速度是血族的一大骄傲,所以嗜血的本能尤其是在月圆之夜也一直困扰着他。

夏利尔右手挥舞镰刀,左手悄悄紧握,伸出食指中指并拢,手指周围环绕着淡淡的黑丝,这是能量聚集的表现。趁着一个空档夏利尔猛然挥舞镰刀划向男生,男生急急一躲肚子被划出一道血痕,夏利尔的左手手指一下子插进男生的伤口,手指边的黑丝瞬间融入男生的身体里,夏利尔拨出手指退开。男生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捂着伤口用镰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夏利尔在一边看着,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舔了舔唇。夏利尔把手指抬起放到嘴边,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尝到了血的味道,夏利尔的双眼变的变的血红,口中的獠牙也隐隐要露出来。

“啊!”男生痛苦的叫声惊醒了夏利尔,夏利尔的眼中的血色褪去,獠牙也回到了原本的小虎牙。

男生仰天大吼一声,身后白光乍现,衣服隆起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夏利尔静静的看着。

“唰!呼,呼,呼。”男生的背后出现一对洁白如天使的羽翼,在轻轻拍打着。羽翼出现后男生的痛苦渐渐散去,站直身子拔出插在地上的镰刀,对夏利尔说:“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你确实很强。”

夏利尔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双翼的命神现在的他是对付不了的。

夏利尔反手一把把镰刀插在地上,面色严肃,伸手舔了舔手指上的血,只听“唰!”一声,夏利尔后背上也出现一对翅膀,纯黑色的羽翼,看似刚硬的钢铁却柔软的拍打着。

男生笑笑说:“原来你也是双翼,怪不得这么强。”夏利尔歪歪脑袋说:“我还从来没有输给过同级的对手。”男生说:“我也是。”

两人相视一笑,下一秒身影便消失在原地,月光之下只能看到一黑一白两道光在空中不断碰撞,分离,再碰撞,分离,不时发出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

两人又一次交锋后夏利尔拍打翅膀向后猛然一退,男生紧跟而上,夏利尔向天上飞去,身后的男生手中白色的镰刀马上就要触及夏利尔的黑翼,夏利尔手腕一转,胳膊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黑色的镰刀挡下男生的攻击,夏利尔顺势转身以身体重力压迫着男生,两人向地面撞去。

男生一皱眉头,一脚踢向夏利尔的小腹,夏利尔不得不躲开,男生趁机占取上方优势,镰刀垂直向下正对夏利尔的心脏,男生拍打着翅膀身子向夏利尔坠。

夏利尔向后一退发现快到地面了,就在脚触及地面时突然用力,打算就地滚开躲过那一镰。夏利尔向后一看动作突然停住,转过头直面用身体撞上男生的镰刀。男生一惊,硬生把镰刀一转避开夏利尔的心脏,直直刺穿了夏利尔的左肩。

“唔噗。”夏利尔闷哼一声吐出鲜红的血液,在男生没看到的角度双眼血色弥漫,又很快平静下来退下去。男生赶忙拔出镰刀,对夏利尔说:“你为什么不躲?你明明都准备躲开了为什么不躲?”夏利尔捂着伤口没有说话。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