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位·第三章·前往学院

“老奴实际上是一只亡灵骷髅。”

“呃……老人家您就别逗了。”炒饭兄吸了吸原因不明的鼻涕,“骷髅……哈哈,您是骷髅……”见欧德任然是一脸平静,炒饭兄不由自主地向车门挪了挪。

“回少爷的话,老奴的确是亡灵骷髅。”欧德很是歉意地低下了头,“让少爷受惊了。”

“呃……那个……”单超凡一下没了惊恐,向欧德凑了几分,“你……我,我就是紧张……”

欧德抬起头,一双异国男子独有的蓝色瞳孔中倒映着单超凡淡淡的影子,“多谢少爷了。”

“那个……你不要谢我……”炒饭兄有些懊恼,不就是一个骷髅吗……有什么好怕的……给自己壮了壮胆,迎头撞上了老者的眼睛。真是,真是,真是太好看了有木有!!“哇!欧德!你的眼睛好漂亮!!”

“……少爷若是喜欢老奴的眼睛,老奴可以送给少爷。”说着欧德便将手指伸到了自己的眼眶前……一颗晶莹剔透的“眼珠子”便递到了炒饭兄眼前……

“……欧德,你够了……”沉浸在惊吓中的炒饭兄并没有注意到另一只蓝色瞳孔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加长林肯直接开进了停机场,在一架小型私人客机前缓缓停下。

“少爷,我们到了。”欧德看着一边宛如石像的少年,制式校服那笔挺的领口隐约有了汗渍的前症。

“哦哦哦!”炒饭兄激动地递给了欧德那颗蓝蓝的眼珠,“这,这东西还是你自己留着吧……”说罢匆匆跳下了车。

欧德无奈地打了个手势,几名随从马上给单大少爷撑起了黑色雨伞。“少爷,这次与您同行的还有雷克斯家族的主支少爷和咱们家族的分支少爷。如果您不喜欢,老奴可以再叫一架来。”

“不用不用了。”炒饭兄连忙摆摆手。废话,人家从小就是吸血鬼,自己摆架子还不被拍死。

机舱内还没开灯,隐约间可以闻到一股奢华的气味。炒饭兄踩踩脚下的波斯地毯,好舒服~

“噔。”

机舱内亮起了灯,单超凡一惊,自己可啥也没干啊。

“我是雷克斯家族主支的少爷,莱蒙。”

单超凡闻声看去,一名穿着白西装的少年向自己伸出了手。少年一头金色的短发柔柔地贴服在他玉颊的两侧,略显苍白的俊脸上生着一双同是金光闪耀的金,异国男子标志性的通鼻下,樱红的薄唇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天使啊。炒饭兄默默地羡慕了一下,也伸出了手,“我叫……”

“蛋炒饭。”

炒饭兄吃惊地越过莱蒙,看向其身后的人。一名穿着黑色西服少年正半躺在欧式沙发上玩手机……是熟悉的小米系列……

“手机男!你,你怎么在这儿?!”

“噗!”莱蒙一下子笑喷,圣洁的脸上绽放出迷人的笑容,“格兰希尔,这名字不错。”

“哼!”炒饭兄自然是认得这种脸色,可不管怎么说不能丢了面子是吧!一咬牙挺起了小身板……

“……一遍~”炒饭兄得意地昂起了头。

“……”

“……”

“……”欧德捂脸……我不认识他……

“不过,手机男,你怎么来了?”

“我是维克多家族分支的少爷。”手机男白了单超凡一眼,“我们是一个家族的少爷。”

“所以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一个吸血鬼住了大半个学期?!”单超凡的眼皮都跳了起来,“是吗?”

“嗯嗯。”三人一脸“你才知道”的表情。

“我去……”炒饭兄捂脸,“你们太讨厌了!!”

“呃……”欧德默默地拉开炒饭兄。心道少爷你够了,竟然在分支少爷面前耍宝,太丢人了。

沉浸在被欺骗的世界里的炒饭兄并没有发现飞机已经起飞,倒在沙发上继续挺尸,期望众人来安慰一下。

小巧的飞机在z国上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在蔚蓝色的天空上只留下一道轻盈的银白色的云痕。装死的单超凡并不知道,未来的不久自己又将回到这里,这个感情并不是很深的“故乡”……

Y国从不缺乏贵族,自然也不缺乏神秘的贵族产业。四下的平常人都达成了共识,那些阴暗而豪华的古堡都被自动屏蔽了,不会有人自找苦吃。

偌大的古堡安静地守候在河畔,如同一只沉睡的巨兽,安静却令人胆怯。原本有些刺眼的阳光在那些灰色的雾气中被无数次地反射,最后古堡上空只有一层浅浅的光晕,宛如仙境。

炒饭兄摸了摸鼻子,看起来y国的空气污染指数也是满江红啊。

偏着头看向下方的莱蒙眯起了眼睛,平静的河面上闪过不同平常的浮光,毫无规律。

“在河面上降落。”

“嘎?!!”单超凡一手死死地拽住了沙发的一角,另一只手将靠垫紧紧地按在头上,“是,是要坠机了吗?”

格兰希尔依旧安静地看手机,欧德在安排好后则若有所思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呜……”炒饭兄见欧德也是一脸的平静,索性成大字型倒在有些嫌小的沙发上。老头都不怕,自己怕什么,自我催眠的炒饭兄却忘了一件事……欧德根本就是一骷髅……最不怕死的就是他了。

飞机缓缓向河岸滑落,那水波也越发地剧烈了。在莱蒙那双金色的眸子的注视下,无数根粗壮的藤蔓纷纷从水面下窜出,而后乖巧地互相缠绕着,彼此相连……就在众人眼下编织出平滑无比的停机场。当然,躺在床上的某人是没这个眼福了。

机舱大开,一席白色西装的少年在机舱口撑起了黑色雨伞,却怎么掩盖不住那一头耀眼的金发。“多谢了,雨上藤妃。”

好像是应了莱蒙的话,一抹绿色倩影缓缓从河对岸“走”来,一步一步走得随意,却有一片片娇嫩的藤叶忠诚地托起她的足尖。“莱蒙少爷,我是听校长说有新生到来才到此接机。”当下之意便是说莱蒙他自作多情了。

莱蒙温和地看着不远处的少女,眼中波澜不惊,好像没有什么能让他动怒。

看着少年温和的笑容,少女皱起了眉。

单超凡有些好奇飞机下那绿绿的是什么东西,于是一个鲤鱼打挺,几步走出了机舱,也看到了对面面色不善的少女。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