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身世

加长林肯停在校门口,欧德一丝不苟地为单超凡撑着伞,愣是在单超凡进入轿车前没让一丝阳光透进来。

坐在真皮软座上的单超凡有点些微的不自在,总觉得这不是自己应该享受的待遇。

“那个,我养父他……他还好吗?”

“养父?”欧德有点愣住,“什么养父?单少爷哪里有养父?”

“嘎?!那我这几年来的学费是……”

“都是家族里的资产啊。”欧德认真想了一下,忽然明白了,有些苦涩地笑道,“单少爷本来就是家族里的大少爷,那纯正的血脉是老奴一辈子都不会认错的。”看到单超凡一脸的怪异,欧德更是无奈了,早知道就不应该让单少爷来z国避什么该死的风头。“家族的规定一向如此,只认血统,不认人。因为王上不在的原因,所有吸血鬼的后裔都存在着不确定性,即使是看着从母体生出来的,也不一定就是家族的子嗣。”

“等等!”即使自己平时再怎么脱线也好,可还是有点智商的啊,“你说什么,吸血鬼?!!”

欧德此时只想把家族里的长老会一锅端了。自家亲爱的小少爷一直生存在人类为主的社会里,现在让他接受自己是“异类”怕不是那么容易的。“是的,单少爷就是一名高贵的吸血鬼贵族,一名准伯爵级吸血鬼。”说着偷偷瞄了一眼单超凡。

果不其然,单超凡默默地低下了头,几个月没有剪短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双眸,看不出是什么表情。欧德心中一紧,很是心疼自己的小少爷。

“所以……我是一名吸血鬼?”

“嗯……是这样的。少爷,老奴理解您的情绪,可是现在您身上的……”

“哇咔咔!!!本少爷是吸血鬼啊!!太帅了!!!”炒饭兄激动地从不菲的座椅上弹起,华丽丽地撞到了车顶……

“少,少爷?”欧德睁大了眼睛,难道自己苦苦保护了十几年的小少爷一下子吓成了傻子?!

“哇咔咔!!吸血鬼喂!”炒饭兄瞪着一双堪比100瓦电灯泡的大眼睛死死地看着欧德,“帅呆了有木有!!”

“……”

炒饭兄自嗨了一会,突然想起了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话说……家族的资产……都是我的了?”炒饭兄说这话时有点不好意思,听起来好像是自己多惦记几个臭钱似的……好吧,自己还就惦记上了……

“理论上是的,但王上隐位,所有拥王党中的家族都会自动分为主、分两支,并各立一位少爷,以防止有违背王上意志的家主存在。直到王上回归,亲自选出各家的家主才算是真正的家族的主人。”欧德瞄了一眼情绪低落的小少爷,低声道,“所以少爷只能动用主支的力量。”

“好吧……”虽然不是什么家主,但总算是有了自己的资产,炒饭兄还是很开心的。“你说的那个什么王上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王上啊……”欧德一脸的向往,眼中是掩盖不住的仰慕,这种表情出现在一位看起来是德高望重的老者的脸上很是令人惊异,“王上是吸血鬼一族的王,是我们的至高神!”

单超凡看着老者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狂热的表情,心中不由一颤……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词才能解释——狂热徒!炒饭兄打了个冷战,太诡异了,以后看到了那什么王上可要绕道走……

“不过现在的少爷您肯定是理解不了。”欧德一脸“同情”道,“您还没有觉醒,自然也感受不王上的号召,那是深入血脉的牵制力。”

单超凡不以为然地按下撇了撇嘴,心道,狂信徒什么的实在是可怕。

“少爷这次去威伯林学院就可以解除血咒的力量了。”

“血咒?!”单超凡心头一跳,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某长老会的会议桌后响起了喷嚏声)

“少爷多心了。”欧德有些尴尬,都怪那几个老东西出的鬼主意,偏偏让小少爷去人类哪里呆了这么长的时间。“少爷出生时正值王上隐位,家族长老会经商议后决定给少爷您下了血咒,18岁以前您的体质和人类的一样,不会暴露出您身上维克多家族的血脉气息。”

“所以,这个血咒不是什么黑暗力量吧……”不得不说,炒饭兄是被无良的穿越小说给带跑偏了……

“当然,老奴怎会让他们做出这种伤害少爷的事情。”欧德义愤填膺道,“不过威伯林学院里有一个王上亲赏的祭台,少爷大可以在那里解除血咒。”

“那……”某神经大条的炒饭兄直接忽略了自己是不是人这个关键的问题……实际上,这事对于炒饭兄来说根本不算是事……“那我是不是可以有一些,呃……超能力什么的哈~”

欧德看着某人一脸的狗腿子样,默默地启动家族秘术……是自家的小少爷啊……

“欧德?”

“是少爷,老奴失礼了。”欧德暗下叹了口气,“每一名吸血鬼都有自己的血术,单少爷您觉醒后自然能领悟一项血术。”

“这样啊,那血术是不是也有高低之分啊?”此时的炒饭兄就像好奇宝宝,就差摇尾巴讨好眼前学识渊博的老者。

“这是自然,血统越古老越纯净就越有可能领悟到高级的血术。虽说老奴不是吸血鬼,但强大的血术还是有所耳闻的。比如上一届家主的血术就是嗜血,一旦发起攻击,对方流逝的生命力就会转化成自己的生命力;上届帕特里克家主的血术是幻影,可以制造出幻影进行攻击,其强悍度和力量值是本体的二分之一,而且像这样的高级血术会随着吸血鬼能力的增长而进化。”

“那么剽悍!!”炒饭兄眨眨眼睛,“咱们直接去学院吧!也好提前熟悉一下!”

“老奴早已安排好了,您现在就是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废话,看你那耀死人不偿命的眼睛,老奴再看不出来就不用在家族里呆着了。

“话说回来,你不是吸血鬼?”不得不说,刚才欧德的话炒饭兄还是有认真听的,不知道母校的老师听见了会有什么反映。

“是的,老奴是......”欧德犹豫地看了眼单超凡,自己当然是可以想象自家少爷接下来的表情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