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房间,古檀的熏香淡淡散开,扑鼻的便是药味。能工巧匠用梨花木雕刻的门窗,用上好的美玉雕刻的桌,水晶杯,夜明珠,各类字画,巨大的紫檀木书架,门类齐全的书籍,夜光石做的地板。浅黄色、淡紫色的纱帘,将这样的一个女子闺房勾勒得有几分朦胧美。

通透的翡翠床上,躺着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女童。长而柔软的发,肤如凝脂,长而卷的睫毛,微抿的没有血色的唇,螺黛眉,紧闭的双眼,可以看出这个女孩得了重病。尽管如此,也不失她的绝色之姿。如今才七八岁,若是假以时日不知又有怎样的绝世容颜。一身素白色的蜀锦睡袍,上面细绣着淡淡的牡丹花纹。虽然颜色浅淡,却也可以看出牡丹的栩栩如生。丝绸细绣的锦被一样绣着牡丹的样式,看来她是极爱牡丹的。

躺在床上的女孩睁开了双眸,一双眼如水晶般透亮,似是一汪清潭,如此动人心魄。许若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有些诧异。自己此刻不是应该在天堂吗?或者应该是下了地狱。可是,这里是哪里?细看这里,古风古韵的布置,怎么也与现代的钢铁房差太多。仔细的回想,她的头又犯起了疼痛,手不禁扶额。却没想到,入眼便是一只又白又嫩的小手。这可不是自己的。她立马起身,看着自己,这蜀锦的衣服是怎么回事?这那么长的黑发是怎么回事?这翡翠的床是怎么回事?

她有些心慌,自己这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还是跟现在很流行的谣传一样,穿越了?可是,这可能吗?她,不是死了吗?

起身下床,她径自走到一枚铜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青丝如瀑,肌肤胜雪,细眉如黛,双眸如谭,只是气色不佳,唇色略带发紫。如此年纪,却又如此惊人的容貌。虽然年幼,却难掩其国色天香之姿。许若觉得,如果在现代的自己算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的话,那么这个女孩便是举世难见的美女。可惜,她还年幼。

忽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许若张皇的看向门外。如今她对这里尚不熟悉,如果被发现了自己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兴许会被当成怪物。或者,会被赶出家门也说不定。不过,她有些奇怪的是自己是因为死了来到这里,那么这个女孩呢?她是为什么?

门被慢慢推开,一名身着碧青色长衫淡黄色长裙的十二三岁女子走了进来。许若淡淡地看着她,大脑里没有半点有关这名女子的记忆。看来,她是没有办法依靠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在这里存活。只能依靠自己了。

女子手端着一碗看似是药的不明物体进来,首先向床的方向看去。但看见无人,便瞪大了眼睛,转眼一看,看到了在铜镜面前的许若。然后,便惊讶的将手中的碗给摔了。

“啊——”女子尖叫着,双手抚上了耳朵。许若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情况?

“小姐,你终于醒了!”女子高兴的大喊,朝许若奔来。然后在跑了两三步后有快速的离开,口中喃喃着:“我要告诉老爷夫人!他们一定会高兴坏的!”

许若有些犯傻,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女孩醒来难道是一件很大的事吗?还是说,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醒来了。或者说,她醒不来。许若暗自琢磨着。

不过片刻,就见一大帮人轰轰烈烈走进房,为首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刚才那个女子,一脸喜色的跟着一名美妇走了进来。看来这两个人一个是这个女孩的爸爸,另一个则是妈妈。端看这一对夫妻似乎也是一对恩爱夫妻。男的长的也是极为俊朗,一身月白长袍,绣的是仙鹤,浓眉大眼,线条分明,一米八几的个子,用发冠扣住一根根束的分明的长发。因为是赶过来的关系,还伴有微喘。而另一名女子巧笑倩兮,面目含有激动之色。一双玲珑的眼弯出刚好的弧度,因为生过孩子的关系身体略显丰腴,全部是万般风情。白皙的脸,高挺的鼻,唇色如桃,体香四溢。看来,这个女孩长成这样也是有原因的。

美妇一看见许若,便不顾形象的扑了上去。而后,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嚎着:“雪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娘苦苦等了你半年呐!”

半年?许若诧异了,这个女孩是睡了半年么?难怪他们那么激动。雪儿,是这个女孩儿的闺名吧。

“月儿,快些放开雪儿。这孩子才大病初愈,你别吓着她了!”男子轻声说着。面含忧色,这个女儿忽然醒来,他虽然很高兴,却还是有些奇怪的。太医都说没有十年很难醒来,怎么才半年时间就醒了过来。

“夫君说得对。”名曰月儿的美妇放开了许若,用袖子擦了擦自己一脸泪水的脸。

许若看得出来,这个女孩还是极得父母宠爱的。

“雪儿这才刚醒,还是唤几名太医来看看吧。”男子再度开口。不难看出,相较于女子来说,他到是更冷静更淡定。是因为身份吗?在古代,唯有古代唯有官封丞相才能着仙鹤纹的衣物。那么显而易见,这名男子是当朝丞相。所以,他才能比同龄人更冷静。同时,更冷漠。说着,他想身旁的几名婢女叮嘱了几声。婢女们便离开了。

“雪儿,身体可有不适?”美妇问道。面上甚是担忧之色。怕是爱的紧,所以倒是太过紧张了。

许若看着她担忧的双眸,笑着摇了摇头。这,就是有妈妈的感觉吗?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生活了。现在,心里还是有几分惆怅和叹息。自己在现代也许是死了,也许是成了活死人,所以她才脱离了身体魂穿来到了这个不知什么朝代的古代。在现代没有体验过多少父爱与母爱,所以老天是想要在古代补偿自己吗?

“当真无任何不适?怎么到现在也不说话?”美妇仍是有些着急。

“娘,我没事!你无需着急!”许若含笑开口。也许,自己是可以代替这个女孩在这里活下去。或许是一会儿,或许是几天,或许是几年,或许是一辈子。但是,无论是多久,她都会替她好好的活着,珍惜这种难得的爱。

美妇听许若这么说,欣慰的笑了笑,“雪儿没事就好!”

一旁的男子听到许若这么说,倒也放下了一颗担忧的心。或许,她是上天眷恋,本来就是从天上来的凤凰,又怎么会轻易被上天抛弃呢?

屋外是春,风起,一室花香。淡淡的春意笼罩在枝头,阳光正好!如今阳光清风依旧,我在彼岸的两头,看着时光悠走,从此青春缩了头。

允许我用一脸微笑,面对你灵魂的伤痛!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