荏苒岁月覆盖的过往,白驹过隙,匆匆的铸成一抹哀伤。时光眨眼之间,又逝去了半年。

微风轻拂脸颊,初春的柳絮透着淡淡的清香。枝头的树叶又抽新芽,似乎什么都没有离开。去年深秋,那些纷纷落下的叶,是否归了根?无人可知!湖畔风景依旧,你盛夏独采的荷,早已落了序幕…..所有往事再也回不来。这半年来,发生了不少事,许子墨病情太重住进了医院。明泽熙每日都回去墓园看望许如琬。而许若,一个人撑着公司和许家……

许若手提一盒美玉斋的糕点,这美玉斋的糕点是许子墨最爱吃的。其实,是外婆最爱吃的。只是,外公喜欢用美玉斋的糕点来怀念外婆。就好像外婆从来没有离开。这,是他的执念。走在医院长廊里,周围医院刺鼻的药水味扑面而来,让她的速度越来越快。她讨厌医院的味道,因为太浓太重,总让她觉得被死亡给包围着。十三年前,她便在这里呆了很久很久。亲眼看着妈妈、爷爷奶奶被盖上白布。但是,她这三个月几乎都呆在医院里。因为,外公的病必须在医院接受治疗。

周围静谧的吓人,打开最里间VIP病房的门,便可以看见一张素白色的床上躺着一个老人。他平躺着,穿着白色病服,全身都插着管子,曾经高大的身影此刻看起来是那么无助。许若忍住想哭的冲动,缓步走上前,放下手中的糕点。小心翼翼坐下,然后便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老人。似乎,一眨眼他就会不见。

如果说,半年前的许子墨是苍老的。那么,这会儿躺在病床上的许子墨便是枯槁的。他不能说话,不能吃饭,不能喝水,凡事正常人能做的事他都不可以。他的脸苍白的吓人,似乎一触碰就会散。而他此刻也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一米八几的人啊,顷刻之间,便只剩下如此模样。似乎还是昨天,他微笑着,坐在枫树下向自己招手,说着:“小若,过来!”可又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躺在病床上。时间,当真是一把利刃,往人胸口捅。

床上的老人似乎并未熟睡,闻到动静缓缓睁开了眼。见是许若,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尽管笑得有些瘆人。他是许子墨,他曾经在中国一手遮天呼风唤雨,曾经将许氏一次又一次渡过劫,曾经风华了一整段年华。但是,无论他曾经站的有多么高,现在也只能躺在着白色病床上,用意志与病魔作斗。医生说,现在他能活着全是靠的他的意志。其实,现在的药物对他已经毫无作用了。三个月的期限早过,他苦苦捱了三个月。只是因为他担心、他放不下许若。

“外公,我来看你了!我还带了你最爱吃的美玉斋的糕点。虽然你吃不到,但是看看也好!”许若微笑着,尽量掩饰自己的悲伤。她不能再表现出自己的难过了,不能再表现出自己的懦弱了。因为,她舍不得外公再为自己受苦。她知道自己的难过和伤心会让外公更放心不下自己。她可以看见外公忍痛时全身的青筋暴起,可以听见外公夜晚被病痛折磨的声音。她再也舍不得了,她宁愿不要陪伴,也希望外公别再为自己受苦。所以,她必须微笑着,装作很勇敢很无畏的样子。这样,外公才可以安心的走。

许子墨不能说话,只能笑着用全身力气点了点头。他还在捱,但恐怕也捱不了多久。

许若再没有说话,呆呆的看着许子墨,似乎在思考怎么开口。她知道,恐怕自己一旦开口,此生此世便只剩下爸爸和自己两个人。覆水难收,她最爱的外公也会就此离开自己。

沉默良久,整个病房只听得见均匀的呼吸声。窗外风绕树叶,整个医院安静的吓人。阳光透过窗,淡淡的光线照着许子墨一头白发,他,是静谧的,和这阳光一样给人温暖。墙上的钟滴答作响,窗外的风吹散了一树芳华。如果可以,她希望时间能就此永恒。但是,不行!

“外公,你听我说。不要睡着哦!”许若轻声开口,声音开始颤抖。

许子墨笑了笑,眨了眨眼,似是安慰和答应。但他心里,却透出寒意。

“小若今年二十四岁。接手公司三年时间,公司已经基本稳定了。我也能独当一面了。我想,我是真的长大了。已经完全不需要外人帮忙了。公司可以在我的手上继续运作下去,许家和明家的基业也可以得到继续发展。所以…….所以…….所以外公可以不需要担心公司,小若可以做的很好。”她再度哽咽,泪湿眼角。没人能知道她的难过,她是真的舍不得,但是,这是她唯一能做的选择。

“小时候,我总是喜欢缠着外公,希望外公可以寸步不离。那个时候,我是真的不懂事。总是觉得陪伴才是最好的爱,你们不陪我,就代表你们不爱我。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幼稚呢!但是,外公也总是对我有求必应。偶尔在老宅,晚上我怕黑外公会拿着故事书,像妈妈那样念给我听。偶尔我要求去游乐场,外公会抽出时间来陪我。虽然只是一小会儿,但是已经很难得了。我害怕一个人,总是大吵大闹,外公总是包容着我的任性。”说着,她笑了,泪水顺着嘴角的微笑落下。“可是现在,我长大了。可以不需要你们的陪伴了,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读大学的时候我不是在国外呆了四年么?而且,我也不会是一个人,不是还有王叔他们吗?所以,外公也不需要担心我一个人会活不下去。我会很坚强、很勇敢。一个人照顾自己其实也可以。”

许子墨终于明白许若的意思了,他知道外孙女心疼自己。但是,他真的难以割舍。他了解许若的逞强。他明白许若这么说只是不舍得自己再受苦。所以,他害怕自己一旦离开,世界上就剩许若一个人了。 尽管这个孩子一直很坚强很勇敢,可她也只是个孩子而已。

“我知道,外公会遗憾。是小若说了谎,我没办法让外公看到我嫁人和心爱的人一起步入婚姻殿堂的场景,没办法让外公听到你的曾孙和曾孙女喊你曾爷爷的声音。但是,这一切我都会努力的去做。我会和一个我爱的人爱我的人结婚生子,过得很幸福。所以…….所以外公不用担心我的婚姻大事。我会得到幸福的。”

“外公,你走吧!安心的离开吧,我一个人也可以。曾经我觉得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可是现在我才明白,爱一个人是希望他能过的安乐开心。外公不开心,因为我外公从来就没开心过。我知道,外公一直都想去陪着外婆和妈妈。但为了我一直在煎熬。可不可以,不要再逞强。我希望外公也可以得到幸福呀!”许若扑倒在许子墨的身上,眼泪打湿了棉被。许子墨哽咽的哭着,他没办法说话。他不知道,这个孩子其实一直都懂自己。这辈子,他唯一做错的事就是让妻子一个人孤零零的走。

不知道哭了多久,许若俯在许子墨耳畔再次开口:“外公,你走吧!不用再为我付出了!我知道你很爱我,我也很爱你。所以,不要再逞强了。去找外婆吧!她在等你!”等了很久很久了……

许子墨沉默了,缓缓闭上了双眼。小若,这一次我真的要走了,外公再也陪不了你了。没有我在的日子,你要学会勇敢,要学会坚强!往后的风雨只能你自己一个人扛了!

窗外的阳光调皮的洒在他长长的睫毛上,他似乎就是在熟睡。心跳计数器响起了声音,他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许若从被窝里抬起了头,绝美的容颜猩红的眼,她微笑着,红唇微启:“外公,我会幸福的!”

听到了声音,医生们全部都赶了过来。看到许若和许子墨一脸泪痕的模样,忽然懂了什么。许若转过身,右手食指抚上了唇笑着说:“嘘!别吵到他,他想要好好的睡一觉!他已经很久没睡好觉了!”她唇畔含笑的模样带着几分调皮,似乎没有半点哀伤。似乎许子墨只是睡着了而已。

医生们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整个病房里,就剩下许若一个人,她安静的看着许子墨。其实你不知道,是你教会了我勇敢,是你教会了我坚强。

耳畔又响起一个女孩调皮的嬉笑声,“外公,来追我呀!追到了我我就去学算数!”可惜再没人会回答:“外公跑不动,小若你慢一点,别摔着了!”

……

安静的房里传来一声轻叹。整个世界就此惆怅。

……

许子墨走的很安静,整个过程只有许若和明泽熙两个人参与。许若一瞬间成熟,再也不会在脸上透露出哀伤,再也让人猜不透她的所思所想。这样不悲不喜的表情,让明泽熙暗暗心疼。但他依旧无能为力。他也陪不了多久了。

灵堂前,许若跪在许子墨的遗像前。不知她在想着什么,但只见她目光清明,从此,她再也不会软弱。

良久,她起身,看着站在一旁的明泽熙开口道:“爸。如果你要离开,我不会掉一滴眼泪!”

明泽熙看着许若一脸冷漠的样子,忽然笑了。他唇畔含笑的样子极是好看,就像有阳光在他嘴角。他明白,自己的女儿长大了。“好!”

别墅外枫叶正盛,绿色的叶子如一幅画,写意着山水。许若从老宅走出,挺直着背。她微笑着,飘扬的长发随风舞动,阳光斑驳落在她的身上,此时的她比画更美!

原谅我一步一个年轮,独自承受着岁月带给我的伤痛。我习惯着逞强,习惯着勇敢,防不胜防的心墙兴许会将我封闭,我独自在大海里乘船,却被潮浪埋没。固执的坚强,何不是我自己的磨难?

我划破了岁月的阻碍,终是撑不破这个城墙。也许会就此被包围,但是若是被包围后再也看不见伤害和苦难,我宁愿作茧自缚。孤独,是我一个人的城墙。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