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的夜,寂静无声。繁星在天空稍显渺小,落叶伴着簌簌的风声落下。转眼,今夕非昔。

苏晨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知道醒来时夜已深,空气凝结着沉默的气氛。他,在一室寂静中睁开了沉重而猩红的眼。昨天,哭了多久?哭到他自己都无力而昏睡。他在大脑疼痛欲裂下蓦然起身。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因为睡姿不当而乱蓬蓬的衣服,还有红到刺眼的双眼。一时间,心乱如麻。

昨晚,闭上眼,脑海里浮现的永远是那张绝美的脸。那个人,站在沙滩上,风吹乱了她的衣角,她的发丝随风舞动。那样的她,让自己不能移开眼。她在朝自己招手,甜美而优雅的口吻,“苏晨,过来!”只是,他站在原地,无法动弹。他看她的每一眼,都好像一眼万年。而她,却越走越远,远到自己再也抓不着,看不到。而自己,又站在原地,一个人傻傻的流泪。

苏晨,这还是你吗?

他无数次的问自己,现在自己是否还是自己。但是,却没有任何答案,脑海里有一个声音,无数次的说着:“放手吧!苏晨,放开她吧!她有她的未来,而你只能成为她的束缚。放开吧!”尽管心里亿万次的狂喊,“不行!”但是,每一次的呼声都那么无力。他明白,的的确确是该放手了。就算,是为了许外公,也该放手了。答应过的,不是吗?

苏晨叹了口气,责怪着自己的懦弱。迅速的打开水龙头,用手盛着水浇洗着自己因为哭泣而疼痛的眼,只是眼泪又顺着水而留下。他一遍又一遍的泼着脸,终于将眼泪止住。只是,嫩白的脸被手拍的有些红肿。

他快步走到房里,这个时候家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爸爸在医院陪妈,不用担心自己这一副狼狈的模样会吓坏他们。打开家里全部的灯光,什么时候起,他那么害怕黑暗?坐到桌前,他看着桌上的一切,似乎每一样东西都与许若有关。他写的日记是写他和她发生的事。他买的笔,是她最喜欢的蓝色。他桌上的照片,是他和她的合照。他抽屉里的东西,保存下来的大多数是她送给自己的礼物……那么多那么多,多到自己都数不过来。太多的回忆,都与她有关。这样的自己,如何能放开她的手?

从抽屉里拿出那厚厚一叠的相册,看着一张有一张的老照片。有三岁的、五岁的、十岁的、十五岁的…..每一张照片自己身畔都站着她。脑海里又浮现出当年曾今的记忆。那个时候,自己该是很快乐很快乐的吧。不然,为什么他的脸上总带有笑容?

目光定格在一张他和她穿背带裤的照片,他又想起了那天。

“苏晨,你说明天我要穿什么好看呢?是穿背带裤,还是穿小洋裙呐?”那个时候她才九岁,总爱穿着裙子到处跑。而他,只爱穿背带裤。因为,她说他穿背带裤的样子很酷。为了第二天的见面,她前一天晚上特意打电话来征询自己的意见。

“穿背带裤吧!”他想了一下后答道。

“为什么?我穿裙子不好看吗?”

“不是了啦。只是,我喜欢看你穿背带裤的模样!”他那样回答。只是,她不知道,他只是不想让别人看见她穿裙子的模样。因为,穿着裙子的她太过美丽,曾一度让他惊艳过很久。

“哦!那我穿背带裤吧。”她回答。话末还补充了一句,“总觉得像情侣装呢!”

他不知道,听完这句话后,他偷笑了很久,情侣装,也不错呢!

记忆拉扯回现在,那套背带装他到现在还留着。他以为,很多年以后,他们还在一起。他可以拿出这套衣服,告诉她他们曾经多么美好,很多年前的事自己依旧记得。但是,现在想来,一切都那么讽刺。自己在多年以后,对她而言什么都不是了吧。

窗外,星星斑斑点点,风声渐大。窗内,回忆曲折漫长。曾经以为的永不改变,如今却希翼着快点改变。以为故事会很长,却没料到短暂的让自己心疼。

他不敢再回忆曾经是怎样,他开始害怕,若有一天自己离开去再也忘不掉她,那种思念到疯狂的日子该怎么过?他翻开桌上的日记本,第一页是自己二十一岁烙下的痕迹:

六月二十三日 阴

今天我终于和小若在一起了,在那个海边,她答应了要和我在一起。她的脸颊羞红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就像一个红苹果,让我想咬一口。握着她的手,总觉得她太瘦了,骨骼分明。但是,她的手又很柔软。不是第一次紧握她的手了,为什么和以前的感觉不一样?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堂堂正正的拥有她,所以感觉就像她是我的所有物一样……如果她知道我是这么想的,估计会嘟着嘴生气吧!

……

完了,现在我的大脑完全不受控制的想她,第几遍了?可能是太兴奋了吧,她会不会和我一样呢?爱情,是不是就是这样?会让人发疯,发疯的莫名其妙。

……

快速的合上日记,苏晨不敢再看。那个时候的事情,现在看来都像是一个梦。自己,再也不会像曾经一样了,可能再也不会再去爱上其他人了。因为,她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心。

所以,那句分手,他该如何开口?

黑夜无限延长,寂静的深夜,他该怎样捱过,似乎一分一秒都是度秒如年……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