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月前,张毅看见了聿离,因为白凯的缘故,张毅曾见过聿离几次,白凯死后,张毅也就没怎么和他联系,直到那次无意看见,张毅才知聿离是暗鸢坊的人,后面一查,便知他想将让暗鸢坊的人代替奚阿曼入宫,在皇帝身边安插一个眼线,如此好的机会张毅怎会错过,可是苦于没有人选,青衣教之人杀气太过于重,而一个小姐,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重的杀气,最终再一次偶然间,他见到了顾婉儿。

当时的张毅早已经忘记了顾婉儿曾是青衣教之人,只是见她模样好看,浑身上下有着一种大家闺秀之感,便以温祁性命为威胁,迫使她进宫。

到最后张毅设计在半路杀掉阿珠,换上顾婉儿入宫时,他才想起,这个顾婉儿正是三年前刺杀张员外失踪青衣教教员。如此一来,他心中更是放心了。

况且真正的奚阿曼早嫁给伊忆为妻,奚石还没有那么傻说进宫的不是自己女儿,这样,顾婉儿也不用担心身份被拆穿。

可是如今温祁入宫,顾婉儿真怕自己一时没有忍受住,在与他发生什么纠葛,那死的可不止是自己一人了,这样牵连下来,奚家伊家以及温祁,全都会遭到不测,不,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她只能劝他离开,重新找个好女人。

宫外的乐师府中,温祁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离开后,他曾发疯般的到处寻找,她不在,他不肯进食,只是一味的找她,最终倒在了大街上。

当时一个乐师,见他手指纤细美丽异常,料定他定是一位琴师,而此时司音司正好缺一名琴师,那位乐师便将温祁救了回去,直到慕容洵设宴。

原来,她已经成了皇帝的宠妃,温祁闭上眼,任凭泪水悄悄滑落。

第二天,温祁早早的就收拾好行礼打算离开了,而此时,一位公公宣温祁入宫。

原来,昨日温祁所弹奏的那首歌谣,正是房州地区的民谣,慕容枫曾在房州呆过一段时间,对于房州十分喜爱,因此也对温祁十分有好感。

今日召他进宫,就是想让他再弹一曲。

温祁看着慕容枫,他身旁的人已经换了一个了,是昨夜侍寝的那个女子。

小太监拿来古琴,温祁便弹奏起来。手仍在继续弹奏,心却不知道飞到那儿去了。

若是她失宠了,她会怎样?

虽然她是皇妃,可是自己仍然放心不下她。这后宫之中有太多的女人因为争宠而丧心病狂,她性子善良,他真怕她会被人害死。

“碰”的一声,琴弦被温祁弹断,细细的琴弦将食指划破,顿时就流出了血花。

此时皇帝沉浸在美妙的琴音中,闻琴声忽然止住,不禁睁开眼,这才发现温祁手被划伤,立马让身旁的内监去宣太医来。

“奴才叩见婉妃娘娘。”远远地,顾婉儿听见温祁的琴声,不知不觉的走进了这里,但看见皇上在,于是便躲在门后看着温祁,却不想出了这等事,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内监已经走了过来。

“臣妾见过皇上。”温柔的嗓音,顾婉儿大大方方的从温祁身旁走过,径直走到慕容枫面前。

“草民拜见婉妃娘娘。”温祁起身,冰冷的声音响彻在大殿的每个角落。

“免礼。”顾婉儿回过头,微微一笑,举手投足间全是高贵,这令温祁有心心寒,或许跟了自己,真的会让她受委屈吧。

“谢娘娘。”听见顾婉儿这样说,温祁才敢从地上起身,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在皇帝面前他都能随和,不拘于小礼,而在她面前,他却越是要这样。或许,只是自己幼稚的想要气气她,不过她现在贵为妃子,除了皇上,还有谁能够让她生气呢。

“你先下去吧。”慕容枫见顾婉儿来找他,便知有事,于是挥一挥衣袖,就让人把他带走了。

“臣妾想让皇上陪陪臣妾。”慕容枫将温祁遣退后,顾婉儿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怎样错误的举动,这里是皇宫,除了他的丈夫皇帝外,她是不能向任何人动情的。但自己都已经来到了这里,若不找出个理由,恐怕惹人生疑,于是便想着撒娇让皇帝陪陪自己。

慕容枫很爽快的答应了,并且遣退了张才人,惹得张才人心里十分不爽,顾婉儿也不知道,今日之事,会给将来带来怎样的麻烦。

四处转了转,顾婉儿浑身觉得不自在,尤其是在看见温祁眼中的那抹失落,她更是心疼,可没办法,这就是命,就算现在她可以抛下青衣教与他远走高飞,但慕容枫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妃子与别的男人私奔的。

随意的找了个借口,顾婉儿离开了慕容枫,回到清泉宫。

痴痴地坐在铜镜前,美目中不见丝毫光芒。

“娘娘,该用膳了。”一位模样普通的宫女小心的提醒着。

“娘娘,娘娘...”看见顾婉儿没有丝毫反应,那宫女不由得加大了嗓音。

“嗯?什么?”顾婉儿回过神,有些发愣,一时间她竟然反应不过来那宫女所说的什么。

“娘娘,该用膳了。”小心提醒道。

“哦,你传膳吧。”挥了挥衣袖,顾婉儿显得有些疲惫,若不是因为有了身孕,恐怕她是毫无胃口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顾婉儿走到贵妃榻前,斜趟在贵妃榻上,缓缓的闭上眼,最近她总是很容易的就感觉到累。

“回娘娘,奴婢叫晓岚。”晓岚低着头,恭顺的回到着。

“你是从别的宫调来的?”仍然闭着眼,顾婉儿用手轻轻的杵着头,羽衣随着那曼妙的身姿泻在贵妃榻上,衬得她更像一位正在休憩的仙子。

“回娘娘,奴婢一直都是清泉宫的人,只是奴婢相貌普通,娘娘记不住奴婢罢了。”

沙哑的声音似乎正表现着说话人的真诚,普通的容貌让这个身材婀娜的女子显得有些平凡。

“备膳吧,本宫饿了。”再一次挥挥手,轻薄的衣袖如同飞舞的蝴蝶,轻轻在空中舞动了一会又慢慢落下,正好映在那下裙中的梅花中。

“是。”施了个礼,晓岚悄悄的退了出去,走到偏厅,让其余的宫女传膳。

没过多久,一盘盘美味可口的菜肴就已经摆满了桌子,因为顾婉儿怀着身孕,所以每一道菜都得有御医检查,可见慕容枫有多宠爱重视顾婉儿。

待御医试过无毒且不会滑胎后,顾婉儿再被一位宫女小心的扶到桌边,由贴身宫女布菜。

这一顿饭吃下来,用了半个时辰。

这几日阳光不错,一到下午顾婉儿就特别容易犯困。几日依旧如此,午饭后,顾婉儿在晓岚的搀扶下回到了内殿。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