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阿曼入宫之后,因其生性温婉,处处与人为善,大方得体而被慕容枫封为婉妃。

没过三月,婉妃怀有身孕,慕容枫老年得子,甚是高兴,于是宴请百官。

饮酒之后,丝竹声声,几位曼妙身姿的少女随着丝竹声舞动着身姿,婀娜迷人。正堂之上的慕容枫喝的半醉,眼神有些迷离,望着纤细柳腰的人儿,竟看得有些痴呆。

而一旁的婉妃也顾不得嫉妒,因为她发现乐师之中,一位琴师甚是眼熟。

那琴师低着头,认真的弹奏着,目光却总是不自觉的投向婉妃。

她是她吗?看她那从容冷静的样子,想必自己是认错人了吧。垂下头,温祁认真的弹奏起来,忘了心中的疑惑,忘了与她的离别,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演奏之中。

堂上的婉妃,优雅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纤细的双手慢慢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脸上浮现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宴会过后,慕容枫本想去婉妃住处,但婉妃怎会不知慕容枫看上了梨园舞女,于是向慕容枫引荐。慕容枫见婉妃如此大度,十分欣慰。

送走慕容枫后,婉妃遣退了所有宫人,坐在镜子前,打开一个精致小巧的首饰盒,在首饰盒的底部,有一层暗格。轻轻的打开暗格,婉妃将里面的一个玉扣拿了出来。

冰凉的感觉一下子让婉妃清醒不少。

“他不该留在这里。”暗自思忖道,婉妃拿起玉扣,推开宫门,打算将玉扣埋葬起来,却不想看见一白衣男子站在门外。

宴会使得众人醉的醉,乏的乏,此时又是深夜,故后宫之中十分安静,并没有什么人在外面走动,但温祁的这一举动令婉妃不安起来。

“你还是离开吧。”夜风吹来,婉妃淡淡的看着他,眼中似乎没有了丝毫的眷恋。

“祝你幸福。”

宴会结束后,温祁只是想知道婉妃究竟是不是四个月前突然离开自己的顾婉儿,因此来到了清泉宫,却没想到,正在他犹豫究竟敲不敲门的时候,婉妃将门打开了。他正欲开口,却见她手中拿着一个玉扣,那正是当年他们俩的定情信物鸳鸯扣啊,而另一只玉扣,此时正乖乖的躺在自己的胸口。

他不说话,想等她解释,解释为何她会一声不吭的离开,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宫,为什么会成为婉妃,又为什么,会怀上皇帝的孩子,他希望她告诉他,她是被逼无奈的,她是不想入宫的,她想让他带自己离开这儿的,但是,她却只是淡淡的让他离开,或者,是不想让皇帝知道她过去的故事吧,自己可能,成为她的挡路石了吧。

他想说什么,但最终,他无法恨她,他只能祝福她。也许是因为自己只是一个穷乐师,无法给她想要的吧。

温祁垂着头,离开了。

顾婉儿伫立在阶上,看着月光把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直至消失不见。

“温祁,我也祝你幸福。”一滴泪滑过,顾婉儿觉得心中十分痛苦,比她当初一声不响的离开时更痛,她没有办法,若是自己不这样做,那么温祁就只有死路一条。

回到宫中,顾婉儿看着手中的玉扣,不由的细细的抚摸着它。

皇宫外,无名湖边。

聿离看着密信不由的眉头紧皱,岚陵见聿离如此,十分担心,抢过信看了起来。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让人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

阿珠在代替奚阿曼入宫时被青衣教的人杀了,青衣教派顾婉儿代替奚阿曼入宫,为的是谋取更多的利益,或者,青衣教这个江湖组织,有称帝的野心。

“夜色已晚,咱们明日在商量吧。”岚陵拉着聿离的手,说实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别人,或者说,此时的她也需要着别人的安慰,毕竟阿珠是同她一起长大的,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却因为自己的安排丧命,多少岚陵心里还是有些自责的。

“嗯。”聿离拉起她的手就朝岛的深处走去,他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想到如今也不能够顾什么个人感情了,弄不好,这可能是天下人之事。

皇宫里,顾婉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温祁离开时的背影就一直出现在她脑海里,她很害怕,不知道他着冷静的面容下究竟是不是有着一颗必死的决心。

回想起她与温祁的初见,那是在她刚完成一个刺杀任务后,受了伤,还被一大群人追杀,她躲在破庙中,正巧遇见在破庙中落脚的温祁。她躲在了供奉佛像的桌子下面,朱红的布将她遮住。温祁就坐在桌前弹琴。

一群拿着刀剑的男人跟了进来,温祁见状仍安然自在的弹奏着。

“有没有看见一个粉衣女人?”一男子看见温祁,没好气的问着。

“看见了。”温祁淡淡的说着。

此时躲在桌子下面的顾婉儿手死死的握住,要是现在被发现,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这是自己加入青衣教的第一次任务啊,怎么就这么倒霉。

“她从后门出去了。”云淡风轻的说着,琴声并未停止,此时顾婉儿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待众人走后,顾婉儿走了出来,向他道谢。

本以为两人的交集会到此为止,却没有想到她会感染风寒。

而顾婉儿没有什么亲戚,温祁也不知道该将她送给何人,只好将她带到客栈,给她请大夫。

在温祁的精心照料下,顾婉儿总算好了。

她发现眼前的这个男子,不仅生的一身好皮囊,生性随和,擅长音律,很快便对他芳心暗许。而温祁,除了在他年幼时离世的母亲外,并没有怎么与女子来往,就算有姑娘因那副好皮囊相中了他,他也一一找借口回绝。

可是她却不一样,生性温婉,与人为善,大方得体,一身粉衣更是衬托人貌若桃花仙,或许是几次的对她照料,他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温婉的女子。

也就是那一年,青衣教内乱,张毅以为顾婉儿死了,故此也没有怎么去寻找她的下落。

自从遇见了温祁之后,顾婉儿只想呆在温祁身边,不想再回青衣教,于是她给自己编了一个离乡寻亲却遭歹人的一个身世可怜的小姑娘。对此温祁全信了,带着她,走遍天涯,去过许多风景迷人之地,也顺便帮她寻找亲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